悠悠書盟 > 三國之帝霸萬界系統 > 第六百八十六章 隋國動靜

第六百八十六章 隋國動靜

    “我宇文家愿派出使者前往臨濟,出使漢國。”
  
      應著楊廣的目光,文臣為首一人,如今權傾朝野,也是隋國的風云人物,宇文化及。
  
      他是隋國的丞相,更是宇文閥的第一繼承人。
  
      “丞相出使漢國之后,有什么打算?”楊廣看了宇文化及一眼,又追問道。
  
      “自然是締結我大隋的善意。”宇文化及看了楊廣一眼,然后轉過身面朝文武百官。
  
      面對宇文化及掃視的目光,滿朝文武無人敢與之對視,紛紛低下了頭。
  
      從這一幕就足可見宇文家在隋國的權勢。
  
      “宇文家。”
  
      楊廣看著宇文化及的表現,眼底深處釋出了一抹寒意,不過轉瞬隱藏。
  
      其實。
  
      隋國之所以能夠立國,還是從宇文閥的手中奪走了江山,原本的宇文閥扶植了一個外門弟子建立了周國,那時候的楊堅也本來只是周國的一個將領罷了,但是在武道大成之后,楊堅的野心也是隨之滋生了,繼而滅了宇文閥扶植的國,滅周立隋。
  
      再后來真正的宇文閥發難后,楊堅靠著自身實力,還有資源說服了宇文閥,愿意提供資源,這才讓宇文閥平息怒火。
  
      可以說。
  
      隋國能夠有今天,卻是屬于宇文閥的寬容了。
  
      不過隋國楊氏對于宇文閥的忌憚從沒有斷絕過。
  
      “如此,丞相可挑選一人為使者入漢國,朕也加派一人,帶著靈石百車為賀禮,獻給漢國,以結我大隋愿與漢國相交之心。”楊廣對著宇文化及道。
  
      “皇上英明。”宇文化及思慮一刻,也是同意了下來。
  
      顯然。
  
      楊廣并不愚蠢。
  
      知道如若是單單宇文閥派遣使者前往大漢,那結果就是宇文閥與大漢交集了,他隋國就會被漠視,楊廣不昏庸,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
  
      “眾愛卿可還有本奏?”
  
      議定了出使大漢之事后,楊廣再次出聲問道。
  
      “臣等無本。”隋國文武百官齊聲道。
  
      “那便散朝吧。”
  
      楊廣從龍椅上起身,離開了朝堂。
  
      “漢國,漢皇,還需要與閥主去商量一番。”宇文化及看了楊廣離開的背影一眼,也是立刻迅速離開了朝廷。
  
      皇宮深處。
  
      有著隋國精銳士卒把守的禁地。
  
      縱然是宇文閥也不敢染指觸及的地方,而此刻,楊廣正步入其中。
  
      這禁地內。
  
      沒有一點皇宮內奢華的氛圍,反倒是有一種簡樸為實的武道氣息。
  
      到處都是石柱,天地靈氣異常的充沛,并且似乎還帶著一種陣法的痕跡。
  
      “父皇,我有要事求見。”
  
      楊廣來到了禁地外,躬身,恭敬的喊道。
  
      一會后。
  
      自禁地內傳來了一聲威嚴的聲音:“進來吧。”
  
      聲音一落。
  
      轟,轟轟。
  
      這禁地內的石柱忽然移動,一個直通其中的門戶出現在了楊廣的眼前。
  
      隨即。
  
      楊廣面帶敬畏,步入其中。
  
      禁地最深處。
  
      一個穿著麻衣,看起來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頭,可身體內卻蘊含著恐怖力量。
  
      他正是隋國的開國之君,昔日以武道打下碩大隋國的楊堅。
  
      “今日你來有何事?”楊堅抬起頭問道。
  
      “父皇,今日我之所以會來打擾,全因為有一件關乎宋閥的要事。”
  
      縱然楊廣為皇,但面對他的父親仍然有著一種難言的敬畏,不敢逾越,畢恭畢敬。
  
      “宋閥?”
  
      提及宋閥,楊堅的眉頭一皺,涌現了一種怒意。
  
      “宋缺被打敗了,兒子也死了。”楊廣嚴肅的說道。
  
      “什么?”
  
      原本表情還算平靜的楊堅忽然站了起來,一臉激動。
  
      但不知道是忽然用力太猛,還是怎么的。
  
      剛一站起來。
  
      楊堅的臉色就是一變,由紅轉白,還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咳。”
  
      “父皇,這么多年了,你的傷勢還沒恢復嗎?”楊廣立刻上前,擔憂的扶著楊堅。
  
      “宋缺全力一招,天刀斬,我能夠在此刀下活命也算不錯了,至于這傷勢也差不多了,最多再給我三年時間,我的傷勢就能夠完全恢復了。”楊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父皇當年與宋缺的大戰究竟達到了什么地步?居然讓父皇受到了如此傷勢?而且還讓我大隋對宋閥百般忍讓?”
  
      對于昔日的大戰。
  
      除了兩個當事人外,普天之下無人知道那一次大戰的情形。
  
      戰后不久楊堅退位了,宋缺也閉關不出,這令天下人都不解。
  
      “當年一戰,其實是我輸了,但宋缺也不敢太過逼迫我,于是讓我立下了誓言,他在一日,不可染指嶺南之地,我立誓之后,他才放我離開的。”楊堅嘆息的說道,語氣之中帶著無盡屈辱。
  
      作為帝王。
  
      在生死逼迫下立下誓言,可以想到是十分違心的。
  
      這對于楊堅的帝王之道,乃至于武道也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除非他日后能夠親手打敗宋缺,否則根本不可能從這屈辱下走出來了,武道也難以得到進步。
  
      “父皇,今日我來求見就是為了告訴你這宋缺被打敗的消息。”
  
      看著楊堅的落寞,楊廣極為動容的道。
  
      “你將前因后果告訴我,誰打敗的宋缺?是三大宗門?還是其他的門閥?”楊堅果然從落寞中回神了,立刻追問道。
  
      “不是宗門,更不是門閥。”楊廣說著,變得嚴肅:“而是一個忽然出現的勢力,名為漢國,宋缺就是敗在了漢國之主,漢皇的手中,而且漢皇還親手殺了宋缺的兒子,在宋缺盛怒之下打敗了宋缺。”
  
      “盛怒之下打敗宋缺?”
  
      “這等人物絕非默默無聞?為何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楊堅的臉上帶著一種疑惑。
  
      “父皇放心,這一次我已經派使者前往漢國了,順便可以探探這漢國的虛實,如若可以結盟不為敵,那就再好不過了。”楊廣深邃的看著楊堅道。
  
      “你干得不錯,已經具備了為帝之責了,你要記住,對于一切未知的事物,先行探查其虛實再行有所籌謀,否則不知敵人虛實就去動手,則會大損自身。”楊堅對著楊廣教誨道。
  
      “多謝父皇教誨,我明白。”楊廣鄭重的道。
  
      ......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