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這個修士很危險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水至

第一百六十四章 水至


      老辦法,許易次第敲醒了所有的下三濫,所得供詞匯總,確信了光頭大漢的供詞。
  
      “白色光幕有強大的吸力?”
  
      許易咀嚼著這句話,伸腳踢過一人,勁力把握得巧妙,那人滑到光幕前丈許遠停住,卻根本無有任何吸力產生,不提吸走人,那人的衣衫都未震動一下。
  
      心下煩擾,許易凝思片刻,從須彌環中,喚出兩根縛蛟繩,各自捆住一人,分別朝兩片光幕丟去。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白色光幕果然產生了巨大的吸力,若非脫手得早,許易自知必定也被拉進光幕去。
  
      黑色的光幕,甚是奇妙,人方進去,堅韌至極的縛蛟繩便在光幕處斷截,像是被最鋒利的裁刀精準剪裁過一般。
  
      兩種不同的光幕,兩種不同的吸收方式。
  
      按理說,齊名被白色光幕吸走,許易該當毫不猶豫地投白色光幕而去,可他隱隱覺得,若是入白色光幕,只怕便和今次的機緣斷絕了。
  
      正躊躇猶豫間,感知半徑內,竟又有人闖入,來勢極快。
  
      許易心念一動,尋了個距夏子陌不遠處的壁角,撲倒在地,摒絕呼吸。
  
      他方撲倒,先前被夏子陌用霹靂彈封堵的甬道,轟然炸開,巨石亂飛,虧得他選擇的墻壁,緊靠著那側甬道,巨石四散,卻是朝另一側墻壁飛得遠了,未有加身。
  
      煙塵落定,一行十數人出現在大廳之中。
  
      ……………………
  
      卻說,許易和齊名才見到血炎果的當口,眾陰山盜僻居的茅屋左近,已匯聚近百人。
  
      百十丈外,鎮魂碑飛天后遺跡,已化作一片灰白的光幕,幽幽滲人。
  
      這百余人俱是距離此處最近,窺見天變異象,火速趕來,存心入墓尋寶之輩。
  
      除了第一批到達的附近山匪光頭大漢等人,搶先一步下了古墓,這百來人分無數批,趕了個前前后后。
  
      正因著團體不同,初到者畏懼后來者暗算,不敢入墓,后來者又遇更后來者。
  
      不多時,竟聚集百余人,三三兩兩散落四周,相互虎視眈眈,卻又彼此投鼠忌器,竟這般僵持住了。
  
      忽地,一聲尖銳的鶴鳴,繼而,數聲銳鳴,湛藍的天幕,一行白鶴迎著明媚的陽光,破空而來。
  
      “排云鶴,水家人!”
  
      人群中爆出一聲驚呼,喝破來人的身份。
  
      飛行座駕極多,但整個廣安,一次能出動十幾頭排云鶴的,舍水家,再無第二人。
  
      因此,這排云鶴也成了水家的標志。
  
      果然,白鶴穩穩在茅屋前的空地上落定后,一隊十余位玄衣人中,出現了水長老和水明月的身影。
  
      出乎預料,實力驚人的水家長老水中鏡,并未處在領隊的位置,而是恭敬地跟在一位鷹鼻中年人身后。
  
      顯然,鷹鼻中年人身份更為顯赫。
  
      眾人落定,鷹鼻中年輕輕揮手,十幾只白鶴排空而去,直沒云霄。
  
      “中鏡,帶小輩們將這些閑雜人等,速速清理,時間不多了,嘿嘿,咱們占了先手,可得守住。”
  
      鷹鼻中年吩咐罷,負手而立,仰頭而立,一聲玄衣,說不出的落寞、神秘。
  
      “領叔祖法旨!”
  
      水中鏡躬身一句,直起身來,一身玄衣無風自動,揚眉道,“此處乃水家禁地,旁人速速退去,半柱香后,若仍有人停留于此,莫怪我水家辣手無情。”
  
      口未大張,聲卻激昂,于曠野之中,竟蕩出了回聲,一字一句,精準地傳入眾人耳來。
  
      場間立時有聲喊道,“水家禁地!好一個水家禁地!明明是無主古墓,人人可探,怎么就成了水家禁地。水家身為廣安高門,我等仰慕已久,還望水家大人切莫說有辱水家門庭之言,做敗壞水家門庭之事!”
  
      水家名垂廣安已久,四大高門,哪個行事不霸道。
  
      若是單人匹馬對上,只怕沒有幾人,敢對水家口出妄言。
  
      然而,此地聚集百余人,水家不過十數人,兼之古墓動人心,天降的機緣,自是誰也不愿錯過。
  
      由是,便有膽壯的出言抗辯,果然,立時便挑起同仇之心,滿場一片鼓噪,更有粗鄙之輩,惡聲大罵。
  
      “明月,交給你了!”
  
      水中鏡淡然一句,負手不語。
  
      “諾!”
  
      同樣一身玄衣的水明月,長身玉立,一聲應罷,身子凌空而起,雙臂平推,一道強勁的氣流,如龍噴涌,橫絕近十丈,西北方向,一個肥大的身影,竟被凌空吸了起來。
  
      先前正是此人隱在人群中率先鼓噪,形雖隱秘,卻又怎逃得過氣海境強者的耳目,水明月既要立威,自是挑他下手。
  
      胖大的身子,轉瞬就被吸到近前三丈,忽地,水明月雙掌一錯,氣流交割,竟如萬千飛刃,瞬間將那胖大身影割成碎片,除了滿地澎湃的鮮血,如雨噴涌,哪里還有那人的半點蹤影。
  
      “水某數三個數,還有敢停留此處者,殺無赦!一,二……”
  
      不待第三個數吐出,場間已然散了大半,待“三”出口,水明月再次動了,鬼魅一般的身影,朝人最多的地方飚進,長嘯一聲,丹田中純紫氣海掀起驚濤駭浪,雙手叉開,十指如劍,氣流激射,中者無不立斃,瞬息滅殺十數人。
  
      誰也沒料到水家隨便出來個年輕人便是如此勇悍,伴隨著十余人倒進血泊,再無一人敢停留原地,如受了驚的土撥鼠,四散朝密林深處遁去。
  
      “指劍如虹,不愧是純紫之湖,明月實乃我水家麒麟兒,前途無量,爾等后進皆需向明月看齊。”
  
      始終仰望蒼天的鷹鼻中年,蒼然出聲,他始終未朝戰場投注注意力,卻將水明月使出的招數,說得滴水不漏。
  
      得鷹鼻中年贊揚,以水明月的心性,也忍不住一陣激動,看向水中鏡的眼神,更增感激。
  
      若非水中鏡全力資助,耗費五顆神元丹,助他突破,哪里能成就純紫之湖,若無湖海,哪里又使得出指劍。
  
      “閑話休提,時間不多了,中鏡,帶小兒輩布陣,這個先手,咱們可得站住了。”
  
      鷹鼻中年廣袖一揮,再度頒下法旨。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