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這個修士很危險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迎戰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迎戰


      論修為,自己只是鍛體境,比起體力,定然大不如氣海后期的兩大強者。
  
      唯一的結果,便是生生被耗死,更何況,時間拖得越久,到來的追捕大軍只會越來越多。
  
      “不能這樣下去!”
  
      許易當即立斷,心中一發狠,“拼了!”
  
      念頭是瘋狂的,鍛體巔峰之境,要對戰兩大氣海后期強者,天方夜譚,不過如此!
  
      但擺在許易面前的路,竟是這條是最好走的,他不得不選!
  
      當下,他喚出鐵精,擒在手中,勁力到處,鐵精化薄,許易飛速在林中穿行一圈,折下無數樹枝。
  
      方做好一切,尋了一株大樹,在樹下穩穩坐了,閉目調息。
  
      不過小半盞茶的時間,一個紫衣大漢,一個玄衣長者,大搖大擺,行了過來。
  
      “跑啊,怎么不跑了,嘿嘿,你小子著實令本座大開眼界,以鍛體巔峰之境,耍弄一眾氣海境強者,數百年來,廣安江湖聞所未聞,無論如何算個人物。若非連老子也栽在你手下,說不得本座還得將你引入宗門,沒準兒還能培養出一個絕世天驕呢,可惜,沒機會了!”
  
      柳風逐朗聲說道,氣色好了不少,因為他看出來了,對面的小子知道逃不掉了,只要不遁逃,就憑自己的實力,還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把東西交出來吧,你自行了斷,你放心,老夫葬你就是,如此古墓,也算風水寶地了,沒辱沒你!”
  
      水中鏡聲音很冷,冷得不夾雜絲毫的感**彩。
  
      的確,今天經歷得太多,半輩子的歡喜和失落,高光和丟人,都在這一天用完了。
  
      甚至,水中鏡發現自己的心境都圓融了許多。
  
      “你二位哪里來得自信?就憑這個,你二位若想殺我,總得留下一個,誰來,老柳來,還是中鏡你來!”
  
      許易手中揚起一枚赤色的珠子,面帶微笑。
  
      柳風逐氣勢為之一滯,先前的得意瞬間煙消云散,的確,即便此人有天雷珠,兩大氣海后期強者要殺他,也是手拿把攥,關鍵是,誰愿意打先鋒,而打先鋒的,必然受到重創。
  
      偏偏他和水中鏡各有心機,只不過為收拾許易,暫時走到一處,待許易滅亡,遺下諸多寶物,兩人說不得得斗上一場。
  
      如此一來,只怕兩人誰都不愿去打這先鋒。
  
      “你是許易!”
  
      水中鏡暴喝一聲,瞪圓了眼睛,腦子嗡嗡直響。
  
      “中鏡”二字,此生他只聽兩人叫過,一個是水家老祖,一個便是許易,是以,印象極為深刻。
  
      此時,許易不似假扮道士時,刻意改變聲音,原來的聲音露出,“中鏡”二字一入耳來,水中鏡便猛地一驚,怔怔許久,才敢確信眼前這人乃是許易。
  
      “終于認出來了,怎么樣,中鏡,既然是老熟人,幫我一忙,咱們一起干掉老柳,平分財寶如何?”
  
      許易沒打算再隱瞞,今日之事,注定無法善了,要么自己永遠躺在這里,要么水中鏡再也走不出去,不會有第二種答案,所以無需隱藏自己身份。
  
      此外,對戰之時,那對晶石翅膀,則是不可或缺的臂助,必然用到,水中鏡識得這對翅膀,自然能認出他來,自也無法隱藏身份。
  
      柳風逐萬沒想到這兩人竟認識,身形一閃,滑開四五丈,戒備提到了最高。
  
      “還要害人!嘿嘿,也好,在此處遇到你,也算老天開眼,新仇舊恨一并解決了吧。”
  
      水中鏡莫名地從心底涌起一陣輕松。
  
      若在這世上選兩個他最恨的人,假老道和許易能并列雙雄,此刻,二人合一,能一次收拾了,水中鏡覺得這是賊老天坑他許久后,終于難得開了一次眼。
  
      聽聞此言,柳風逐才明白,原來這二人是敵非友,不過今天的經歷太過吊詭,他不敢信任任何人。
  
      “老問題,一顆天雷珠,你們二人挑一個來嘗,挑好后,和許某一道上路便是!”
  
      許易在手中將天雷珠顛來倒去,面容平靜至極,似乎不像陷于死地,而是在坐而論道。
  
      “許易,別他娘的裝神弄鬼,你豈是坐以待斃之輩,有什么詭計,掏出來吧,今天老夫要你知道,什么陰謀詭計,在絕對實力面前,都不堪一擊。”
  
      水中鏡和許易打過多次交道,無不灰頭土臉,他絕不信這家伙會坐以待斃,定然藏了什么后手。
  
      許易冷笑道,“吃了這么多虧,中鏡你終于有些長進了,的確,老子自不會自尋死路,不過眼下的局面,逼得老子不得不放手一搏啊!”
  
      “放手一搏,哈哈,好大的笑話,說來聽聽,本座倒要看看你怎么個放手一搏法。”
  
      柳風逐仰天打個哈哈。
  
      “很簡單,單打獨斗,咱們戰一場!”
  
      許易真的說出了個笑話。
  
      這下兩人反而不笑了,冷冷盯著他,好似見了鬼。
  
      許易道,“別以為許某人瘋了,我一個鍛體境,二位皆是氣海境,隔著一道天塹,但若二位不用真氣,咱們戰上一場,也未必不可能!你二位應該不會沒這個膽量吧!”
  
      “不用真氣,你說了算?”
  
      水中鏡冷哼一聲。
  
      “我說了的確不算,但它說了算!”
  
      許易又將天雷珠亮在了眼前,“要么你們挑一個出來,跟老子以命換命,要么別用真氣,真刀真槍的干一場,自己選吧!”
  
      “你!”
  
      水中鏡氣極,心中陡然冒出不好的感覺。
  
      說來非是他怕了對戰,鍛體境和氣海境的差距,并不只在能否放出真氣上,雙方的身體強度,力量,速度,都要著顯著的差距。
  
      就是肉搏,氣海境也擁有壓倒性的優勢。
  
      但水中鏡還是涌起了不好的感覺,只因為他最不愿被許易牽著鼻子走,眼前的小子實在太奸詐,你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在哪里又藏著毒計。
  
      “好!好小子!”
  
      柳風逐卻是興奮得不行,連連拍手,“若是旁人,本座說不得要罵他傻,但你小子出此言,卻是豪氣驚人,老子應下了!”
  
      說得豪邁,內里實則大笑不止,不似水中鏡吃過許易太多的虧,柳風逐卻將之作了難得的解決許易的機會。
  
      無他,那枚天雷珠實在太可怖,既能避開天雷珠,眼前這小子使什么招數,也絕不在他柳某人眼中。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