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家別墅穿諸天 > 第八十九章 茅山十劍

第八十九章 茅山十劍


  阿青和阿紫本來也在昏昏欲睡中,這時候突然一句話引起了她們的注意力:“什么?返老還童,容顏不老!”
  這紅蓮慈悲喜舍妙法竟然能讓女人返老還童,容顏不老。
  她們倆立刻提起了萬分精神,猛地認真聽講起來。
  烏那摩念一段紅蓮慈悲喜舍妙法,又念一段大慈大悲的經文,再念一段紅蓮慈悲喜舍妙法,嗡嗡嗡地聲音中,又過去了一個時辰。
  “早課結束,爾等自散!”
  他垂下眼瞼,淡漠又不大的聲音傳遍整個院子,但是在眾星宿弟子的感覺中,就像是在耳邊響起一樣。
  氣勁松開,所有的星宿弟子跌倒在地,然后驚喜地爬起,活動著手腳。
  這個早課,從雞鳴開始,足足上了三個時辰。此刻已經日漸正中,星宿弟子們散去一會之后,只怕又要開始午課了。
  阿青阿紫恭敬地立在烏那摩的面前,求教紅蓮慈悲喜舍妙法。
  “此法需要突破色相,悟得紅顏骷髏、觀音妙相的含義,以大慈大悲之心,布施窮人,最后成就正果,容顏不老。”
  “乃是本佛尊端坐高峰,飄飄渺渺間看到的女修法門,如果有資質、有悟性者,勤于修煉,憑此法能夠于修持三世之后成就元神。”
  “但是悟不透無邊慈悲之意者,自然就落入下乘了,永無成就正果的希望。”
  烏那摩吐出了一段話,然后閉上了眼睛。
  三世之后成就元神?
  悟不透無邊慈悲之意者,落入下乘?
  阿青阿紫聽的一知半解,但是不敢多問,躬身退下了,各自處理瑣事不提。
  等日上正午,星宿弟子們還沒有休息了一會,又是根根粗大的氣勁滿院子各個房屋到處卷人,然后臺下列成整齊,午課開始了。
  自此,烏那摩通過早中晚三課將星宿派弟子收拾的服服帖帖,他每日里念經,念完之后就開始念大力金剛尊者功和紅蓮慈悲喜舍妙法,反復念來,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
  ***
  “掌門,您請看,十把龍泉寶劍都在這里了。”
  茅山大殿內,陳盛和玉玄子圍繞著地面上鋪開的后世現代錳鋼工藝打造的十柄龍泉寶劍查看,嘴里嘖嘖贊嘆。
  “好劍,好劍啊。”
  玉玄子手一伸,一柄龍泉寶劍自動飛入他的手中,他將劍拔出,只見一汪秋水出現在他的眼前。
  精美造型華麗典雅低調,后世科學錳鋼材質無敵此世,機器工藝一絲不茍花紋完美。
  玉玄子臉上動容不已。
  這是陳盛飛回別墅取回來的龍泉寶劍,打算賜給茅山弟子用的。
  “若是將那些星力加入進去,只怕立刻要成為不亞于千古傳頌的神兵利器啊。”玉玄子閃過一絲念頭,立刻說道:“老道再將星力煉入,此劍足以在未來大劫中大放光彩啊!”
  “這十柄寶劍以后可以稱為茅山十劍”,陳盛呵呵地在一旁笑著說:“只要是有潛力的茅山弟子,不分宗派,無論親疏,都可以執掌一劍。”
  玉玄子仿佛看見了未來茅山弟子們手持十劍,縱橫江湖,驍勇奮戰,攜手共同抗擊大劫的情景。
  “好,好。老道今晚就開壇做法,煉入星力。”
  玉玄子有茅山的煉劍之法,可以開壇,趁著周天星辰,勾引星力,淬煉寶劍,使寶劍染上靈性,而且玉玄子在早幾天陳盛斬殺完顏阿骨打的時候得到不少。那天星力暴漲,不計本錢地落入阿骨打體內,阿骨打死后,這些星力四散,玉玄子就趁機收取了一些星力,如今正好打入茅山十劍中,使它們成為真正的神兵利器。
  玉玄子非常滿意。茅山十劍,注定要在未來大劫中聲名鵲起。
  “掌門,您幫我打聽的青萍劍派怎么樣了。”陳盛想起了一件事,連忙開口問道。
  陳盛的《七十二河行氣注疏》是一本殘篇,只有前四層的功法,如今他已經四層圓滿了,該修煉第五層了,卻沒有了功法。
  青萍劍派是隋唐時期陳致虛真人夢中得授仙人的一招劍法所創立的門派,在清末的茅山世界中早已經絕跡。但是這里是北宋年間,想必有蹤跡可尋。
  “老道問了幾名老朋友,他們均說沒有聽到過。”
  玉玄子的回答讓陳盛心中一沉。
  以玉玄子的能力,他的老朋友們都沒有聽說過,難道這真的是一個隱世門派不成?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平行世界?
  如果是平行世界,那么每一個世界都是一個獨立的世界,茅山世界的發展完全跟娑婆天龍世界不同。青萍劍派在茅山世界中出現過,不代表它在其他世界出現過。
  只不過這樣一來,后續的功法難以得到了。
  “您問過紫陽派沒有,他們金丹一脈應該是傳自青萍劍派的道統。”陳盛不由地發出了疑問。
  玉玄子悠悠說道:“金丹一派他們的道統是傳自青城道人。青城道人傳鐘離權,鐘離權傳了數代,又傳至今,傳給了石泰。”
  陳盛心中閃過一絲驚訝。
  青城道人?青萍道人?
  這兩位莫非有什么關系不成。
  看來需要在真君大典那一天問問石泰了。
  ***
  混沌之中,也不知道是什么世界,一片無窮佛國之中。
  其中有一個泛著濃烈黃光的國家,位于無窮佛國中的不起眼位置。
  一道金光射入這個國家內,顯出身形,正是一個容貌秀麗,頭上梳著三個道髻的雍容貴氣女子。她輕移蓮步,緩緩地走在這個國家的最大的城市內。
  只見這個城市到處花團錦簇,人人喜樂安詳,街道之上過往行人均面帶笑容,熱情好客。
  貴氣女子跟隨著行人一路行走,最后停在了一間宏偉巨大的寺廟前。
  貴氣女子容貌不凡,身穿素紗,但是一路走來,所見的路人仿佛沒有看到她一般,沒有一個人露出異樣。
  這座寺廟前人來人往,非常熱鬧,信徒僧人不時出入。
  貴氣女子微微一笑,跟著眾人進了寺廟。
  她一路行走,逐漸行人越來越少,最后走了一路也沒有見到一個人,她一直走到了最里面的一座金殿面前。
  金殿門前,立著兩名小童。
  貴氣女子一步一步地踏上臺階,來到金殿大門前,合十行了一禮,柔聲說道:“煩請仙童稟告你家羅漢,就說他的師姐來訪。”
  兩名小童本來有一點瞌睡,見了這名女菩薩,頓時覺得極其和藹可親,連忙回禮。
  “見過女菩薩,寺主出門訪友,已經多日未歸了。”
  貴氣女子微微一愣,師弟竟然出門訪友去了?不應該啊。
  兩名小童又行了一禮,說道:“女菩薩有什么話可以說于小奴們,待寺主回來,再轉告于他。”
  貴氣女子柔和一笑,說道:“也無什么大事。”她轉過身,緩緩地下了臺階,心中閃過一絲念頭,師弟會去哪里訪友了,莫非是去了那個地方了嗎?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