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要做城主 > 0228 打造圣母

0228 打造圣母


      “老實說,我沒真沒什么信心。”
  
      “你只要同意,剩下全部交由我來辦就好,只不過將來會有很多事需要你拋頭露面,如果你能夠承受得住,堅持個兩三年,我保準你會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會長。”
  
      舒小星陷入遲疑,目前魂十欣欣向榮的發展情景,她也是看在眼里,如果有肖曉幫忙把持方向,那么就算會長是自己,也必然差不到哪里去的。
  
      “那我就試試,如果搞砸了,你可不許讓我擔責任。”
  
      為了保險,舒小星先把責任給甩開了。
  
      “放心,你只要負責把愛帶給人間,剩下都交給我就好。”
  
      “等下什么是把愛帶給人間”
  
      “想個喜歡的行會名字,記得明天告訴我。”
  
      肖曉沒有正面回應,說完便轉身走了,留舒小星一人在哪懵逼在原地。
  
      第二日,一個名為星月盟的行會,在青林城主府注冊成功。
  
      面對身穿天師長袍,以道士頭盔遮面的舒小星,此事經由胡廣親自辦理。
  
      “城主,我猜這事,百分百與肖曉有脫不開的關系。”
  
      等人走后,蘇巡很是確定的說。
  
      “這小子,一天不搞事他就難受。”
  
      胡廣也是無奈。
  
      天尊道袍跟法神披風,沒事就在青林城現身一下,這次又來件天師長袍,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搞的鬼。
  
      “渣渣輝,我現在是會長了,我要如何招收成員呢。”
  
      一進肖曉的房間,舒小星解開天師長袍的束腰,氣喘吁吁的說,顯然這件戰神遺物對現在的她而言,還是有點負擔不起。
  
      “你現在可是星月盟的會長了,天師長袍怎么能隨便脫呢。”
  
      肖曉隨即指出了她的錯誤行為。
  
      “可是真的好重呀。”
  
      “多堅持適應一下就好,以后這件衣服你就要天天穿了,現在給你講一下你的人設。”
  
      肖曉當即開啟了一段很不尋常的會長指導。
  
      舒小星聽的一愣愣,最后思索許久,說:“我的人設是圣母,而圣母就是宣揚用愛包容一切的人。”
  
      “沒錯,你要做的就是給人感覺純良,心善,并且樂于奉獻。”
  
      “這樣就能當一個稱職的會長了”
  
      舒小星顯然不相信這套奇葩理論。
  
      “這個套路,在史料中被稱作心靈雞湯,對于已經幾百年沒被心情雞湯洗腦過的瑪法眾人而言,效果絕對會好到爆炸。”
  
      “這不是欺騙別人么,我不想做。”
  
      舒小星不悅的說。
  
      “對就是這種感覺良,心善,并且樂于奉獻。”
  
      “我不想用善意的幌子,去欺騙別人。”
  
      “你可能誤會了,我沒讓你騙人啊,你本身就是善良的,你把善意傳達宣揚出去,何談欺騙呢并且注冊行會的姓名,就是你舒小星啊,除了你是我徒弟這一點旁人不知道,剩下全部都是公開透明的啊。”
  
      “呃好像還真是這樣,不過你將來會不會利用星月盟,做一些很過分的事情。”
  
      舒小星恍然說。
  
      “到那時候你覺得什么不合適,你不照做不就好了。”
  
      舒小星這次是真沒話說了。
  
      魂十行會議會上,幾位核心成員聽到肖曉的決定,都是一臉的莫名。
  
      “暗中援建星月盟倒是沒什么,可意義到底在哪呢”
  
      趙青峰攤手說。
  
      “我支持肖曉。”
  
      李二石舉手表態說。
  
      蠻庚跟夏傳奇對視一,一起發聲表示支持。
  
      賬房總管周遠干脆就沒表達意見,直接說所需資金,他負責給調撥。
  
      真在建設的傳送法陣,關乎魂十的未來,在這個節骨眼上抽調資金去扶持星月盟,趙青峰的質疑也是有道理的。
  
      肖曉知道他也是心系行會,便找他單獨聊了一下。
  
      安撫完趙青峰的情緒之后,肖曉還沒忘給胡廣打聲招呼,畢竟搞出事之后把人晾在哪瞎猜,換誰心情都不會好的。
  
      又過了一天,肖曉集結會中戰士精英,湊夠八位最頂尖的之后,便一齊撕扯回城卷軸,來到了比奇城的傳送法陣。
  
      無數眼線探子,天天再次日夜蹲守,天師長袍的現世,又怎么會不引起他們注意。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舒小星在八位戰士的護送下,一起沿街直行。
  
      道路兩旁的眾人,無不側目圍觀。
  
      一路行到了城東的宣講臺,一位隨行戰士搬來椅子,舒小星端坐于宣講臺之上,給人一種出塵脫俗質感。
  
      之后由夏傳奇假扮的隨行戰士,便在臺上高聲宣讀起了星月盟招收成員的邀請。
  
      本來這種光是靠嗓門喊的招募方式,是很難招收到成員前來了。
  
      不過有一位身穿天師長袍的會長就坐在旁邊,想沒人追隨都是很難的。
  
      加上星月盟的入會條件相對較低,
  
      很快臺下負責登記入會的戰士身前,便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當然如此露臉的機會,很多人明知道一個弄不好容易出糗,卻還是勇敢的來找了些小麻煩。
  
      質疑天尊道袍真假的,要求舒小星與之比試的,還有質問其身份的,總之是各種刁難。
  
      不過等比試時,見到代為出戰的夏傳奇,接連挑翻數十位挑戰者之后,找麻煩的人數便銳減了下來。
  
      之后城中幾大行會的門面人物,都過來看了看情況。
  
      其中國上國的道宗顧北海,算是最有心機的一個。
  
      他名義上對星月盟的新會成立,表示自己是代表國上國,特意來恭賀的。
  
      但口中問出的問題,卻都是暗藏玄機,一個回到不好,就有現場翻車的風險。
  
      這種情況被肖曉猜中,而他給出的方法,就是照實說。
  
      只有不觸及肖曉與她的師徒關系,其余的隨便的說。
  
      于是在一番試探詢問之后,舒小星是越說越起勁,顧北海卻是越來越膽寒。
  
      來自白日門,身懷秘術召喚月靈,被天尊親手贈予天師長袍。
  
      舒小星所經歷的際遇,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至于說是否有編造的可能。
  
      白日門是天下道宗正統,是公認的道術發源地。
  
      比奇國或許敢當眾罵國王的不少,但敢當眾罵天尊的,卻是沒幾位。
  
      至于說敢如此胡編亂造,僅圖多收幾個低階成員的,顯然是得不償失。
  
      顧北海這次可以說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非但沒有給舒小星深挖出什么不可告人隱秘,反倒是被人家當做了踏板,直接很自然的講出了身份跟經歷,順理成章的給舒小星增光添彩了一下。
  
      國上國道宗都被弄得灰頭土臉,眾人一看這舒小星的經歷極大概率可能是真的,于是有入會打算的人數再度飆升了起來。
  
      鎮守赤月峽谷的天尊都將天師長袍親手奉上,這女道士的潛力肯定是不可估量的。
  
      眼下會內沒幾個人,一般不會有勢力爭斗,只是踏實肯干,戰力就算差點沒準也能混個堂主當當。
  
      若是將來星月盟崛起,一飛沖天,那這身價猛漲的堂主之位,可就不是尋常人能夠惦念的了。
  
      在顧北海的助力之下,眾人再度雀躍起來,以至于都需要城衛軍前來維持秩序了。
  
      星月盟公開招募成員的當天,就收了三百多位成員。
  
      自打百盟解散,眾家的日子都不是太好過。
  
      對于擴張和成員招收,便都有些懈怠。
  
      所以縱然星月盟沒有魂十那般優厚待遇,仍舊是招收到了不少優良的成員。
  
      第二日,星月盟的騷操作便開始了。
  
      看望城中孤寡老人,給孤兒院送糧油米面,總之是好事做盡。
  
      當然之前一些新建的行會成立,也是會搞一些類似的賺名望的名頭,來對弱勢群體進行幫扶。
  
      但與之不相同的是,星月盟是首個以行會之全力,踐行此道的。
  
      換句話就是別的會長往往都是在裝樣子,但舒小星卻是打心眼里喜歡做這些好事。
  
      一個星期之后,舒小星這好事做的,連自己都有些心虛了,便只得向肖曉請教。
  
      換裝來到芙蓉山總部,舒小星直奔三樓客房。
  
      “渣渣輝,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會內現在每天花銷都在六七十萬達幣的樣子,再這樣下去,早晚是要倒閉的。”
  
      肖曉放下茶盞,沒有著急回答,而是找出了一份文稿,遞給了舒小星。
  
      “空閑時就念念,每次做完好事以后,就當眾讀一讀,盡量讓自己語言的感染力強一點。”
  
      有些莫名的舒小星拿過文稿,從上至下掃了一眼,輕念了幾句。
  
      “作為汲取國王養料而滋生的行會,應該更多的回饋國民,而不是只想著單純的索取,以武力壟斷民生產業,我舒小星以星月盟會長的名義,號召大家每年將行會盈余的三成捐出,用來救助需要幫助的比奇國民”
  
      舒小星覺得這個理念是好的,但就是有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怎么樣,這不違背你的良心吧”
  
      “是倒是,不過渣渣輝,我感覺你好像再給別人挖坑。”
  
      舒小星試探問。
  
      “這可不怪我,很多坑一直都存在,只不過沒人發掘罷了,對了,等你照著稿子念出去之后,星月盟會迎來一陣成員退會潮,不過不用擔心,很快便會有與你志同道合的人來予以補齊的。”
  
      既然是做好事,舒小星當然沒理由拒絕。
  
      第二天在去軍部,看望過那些因戰傷殘的老兵過后,舒小星便將記下的文稿,聲情并茂的當眾宣講了出來。
  
      這種為弱勢群體發聲,從行會割肉的做法,很快便引起了在場傷殘老兵們的堅定支持。
  
      比奇國能如此繁榮昌盛,多年不受妖獸和外敵侵犯,憑的是什么,還不是軍部多年的征戰。
  
      等日子好過了,大把賺錢的卻是行會,這些傷殘兵眾如何能夠認可。
  
      借著眼下超高的關注度,舒小星的理念很快便傳遍了比奇城。
  
      不到半天時間,便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響應舒小星的號召。
  
      第一個給出回應了芙蓉山主人,當即便宣布捐贈星月盟1000萬達幣,助其行善,同時也愿意對外公布芙蓉山的賬目,將行會一年所得的三成無條件捐出。
  
      但如肖曉預料的那樣,事后星月盟果然是爆發出一陣退會潮。
  
      舒小星言論公布的一天之內,便流失了約有100多位原有成員。
  
      原因無他,這些人加入行會,為的就是更好的生活,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功成名就,榮華富貴。
  
      你現在告訴他會長是一個成天救危助困的大善人,對方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但相對的,愿意入伙的行會成員也是在猛增。
  
      所以在成員的去留上,星月盟展現出一種十分詭異的景象。
  
      一邊是成群結隊的退會,一邊是堅定不移的加入。
  
      比奇天瀾商會總部,奢華的會客廳內,四位在比奇國極具名望的行會人士,圍繞圓桌落座。
  
      玄姬,徐有風,張文瑞,顧北海。
  
      這四人除了玄姬帶著黑鐵頭盔,看不清面容外,其余人的臉色,皆是不太好看。
  
      “我派人去白日門查過了,這個舒小星所有過往都是真的。”
  
      經顧北海這么一說,扳倒對方的最后一點希望,也隨之泯滅。
  
      因為所有信息匯總下來,無一不表明,舒小星和身后站的人就是天尊。
  
      其實這也沒什么,畢竟人家天尊鎮守赤月那么多年,從未讓妖禍在大陸作亂。
  
      已經是無上的義舉了,現在想入駐比奇國撈些好處,只要不太過火,相信就是比奇國王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兩大超級行會也必然會配合,大不了就是少賺點。
  
      可這個舒小星,卻是不知道犯了什么病,就算巨虧也要賺名聲。
  
      最不能接受的是,竟然提倡讓行會來反補國民,這一無人敢觸碰的利益雷區。
  
      其實就星月盟那點規模,只要金主愿意輸血,割讓就六七成都能活蹦亂跳的,但對于天瀾商會跟國上國,割讓三成收益什么概念,運營過行會的人自然都懂。
  
      更為陰險的是,舒小星這套做派,完全是就是殺人不見血啊。
  
      人家根本一個字都不用提,自然就會有人將矛頭指向超級行會。
  
      這種情況放在局勢一片混沌的盟重省,根本算不上什么事,但在國泰民安的比奇國,卻是格外的扎眼。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