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乃大后期 > 280 恐怖的真相

280 恐怖的真相

“家園?小師妹別說笑了,自從爹與大哥進山打獵一去不回后,我就沒家了……”江辰收回思緒,瞬間代入了前身,滿臉苦澀笑笑道。
  
  “哦噢,對不起師弟,既然師弟你不想家,那你這又是在想什么呢?”女孩歪著頭,盯著江辰看。
  
  “還有,我都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小師妹,我不比你小,我可比你這個剛入門的煉氣期強多了……”小師妹不忿又加了一句。
  
  或許青云峰人太少了,自從江辰一上山,這位小師妹總是受纏著他,期待他多說一些山下的故事。
  
  “想什么?”
  
  “師姐,我這些天一直都在想,為什么其他峰都有那么多門人弟子,偏偏我們青云峰只有咱們與顧叔幾丁人,而且大家都說我資質愚笨,師傅老人家為什么偏偏又看中了我,把我帶上來了宗門。”盡管江辰降生的前身年齡比青蕓大,但修真世界講究的是達者為先。
  
  整個青云峰上,也就只有兩個親傳弟子,如今他是剛上山沒有多久,自然只能入鄉隨俗,對眼前這峰主之女喊一聲師姐了。
  
  經過這兩日試探,江辰異常恐怖地發現,眼前這個看似純粹單調的進修世界,與他以往經歷的考核世界充滿了大不同,最為明顯的探索結果,那就是這個世界的力量天花板,完全超脫了江辰的認知,充滿了一切不可思議。
  
  比如就數眼前的小師姐,一個十四、五歲的女孩,由于自小跟從峰主修煉養氣,實力境界層次就已經很強了。
  
  小小年紀就已經越過了煉氣期,如今已邁入筑基境。
  
  如果用玄武星的武斗家等階實力去劃分,那么你就會十分驚人地發現,這么一個小女孩,便等同于十級武斗家以上的武尊實力。
  
  又如果用赫爾西塞文明的原力武士體系來對比,那么這就是一位已經踏入星域級的強者,而筑基期這個境界,在這里也就才僅僅只能算正式踏入修行之門而已。
  
  在江辰徹底弄清楚了這個修真世界的力量境界劃分后,他實在被震驚到了。
  
  煉氣,筑基,結丹,元嬰,化神,煉虛……
  
  青云宗,據說每一個峰主,最低都兼備著元嬰境的神力,而青云宗的一些護宗長老人物,甚至一身修為進入化神境。
  
  如同境界的名字一樣,化神,一旦達到這個境界,就如蛻變化神,從人化為神,因此一般在這個世界,山下的人們都稱化神境的修真人物,為陸地神仙,神仙一般的人物。
  
  如果把這個修真世界的力量等級,與江辰之前經歷過的玄武星與赫爾西塞文明來對比,那是何等的零人震驚。
  
  青蕓才剛剛踏入的筑基境,便差不多等于武祖與星域至強者這個層次,那么青云峰峰主,也就是江辰現在的師尊,他的實力又達到了何等前所未有高度?
  
  而且根據江辰暗中打聽,據說這個修真世界,在一些頂級超一流的大宗門中,竟然還存在煉虛以上老怪物存在,這簡直就是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
  
  這早已不是一個高武世界能夠容納的天花板了,甚至還超越了高武以上的超武,直接一步到位,邁入到了神話中神魔位界。
  
  因此,江辰正是因為這兩天打探原因,他完全斷絕了任何武力發展,企圖沾染這個世界賺取收益的想法。
  
  而是一直在考慮,到底要如何,才能從這個難以想像的神鬼世界中,挖崛獲取到這個世界背后所隱藏的資源。
  
  而現在,對于青云峰主之女,小師姐便是他降生以來首次的試探。
  
  很明顯,青云峰,既然作為曾經整個青云宗的嫡系傳承,卻沒落到如今這個田地,必然就是一條十分明顯的線索。
  
  青云峰,竟然在整個青云宗里面,隱藏著什么秘密與往事,它又能給自己帶來什么機緣?
  
  功法,功與法?
  
  江辰很快就在第一時間排除了,因為透過這兩日,他對于前身早已修練上的青云一氣決,便早已得知,這根本就是一門依賴當前天地世界靈氣,所修煉的修真法門。
  
  與他們的降臨者,直接走魂體超蛻性生命類型,并不吻合,而法同樣也是如此,這是屬于這個修真界特定而創生的法。
  
  一旦失去了這個世界的靈氣調動加持,那么所修煉的法力招式,全都會被大打折扣,甚至是修真者,在失去了這個世界的特有靈氣調動加持,實力也會大幅度削弱。
  
  僅憑降臨者自身魂力,所模擬出來的修為,是難以發揮修真者真正的威能的,說白了,修真者,他們很強很強。
  
  傳聞,這個世界最頂尖的宗門大派,還殘存著大乘期的恐怖人物存在,可是他們這一系列的修為等級,卻是必須要依賴當前世界的力量調動的。
  
  一旦離開了本世界,他們的力量就像一條魚離開了水,成為無根之萍。
  
  很明顯,這就是一個依靠世界之力而發展起來的體系,修真體系很強,強到哪怕江辰目前所知的青云宗最高境界的煉虛境,似乎都能夠比擬降臨者的遠古尊者級人物,比擬降臨者系列的真正神柢神明。
  
  可是他們卻仿佛是自成一界的,與真正的位面、時空脫離,獨立于一界。
  
  甚至就連地心界蓋亞靈也是一樣,似乎對于眼前這個修真世界,只能悄悄地塞人來進修,而沒有更大能量手段干預其規則運轉。
  
  否則的話,眼前這個就不是特定的進修世界,而是早已被蓋亞靈打上了征伐的旗號,變成可以隨便主宰的考核世界了。
  
  那么問題卻又來了,地心界把一些有潛力可培養的降臨者,悄悄安排在這里進修,那又有什么意義呢?江辰一直想,直至現在,仍然是想不通。
  
  更甚者,他還發現了眼前的這個修真世界的地圖,還被地心界變相地牢牢地限死住了,因為整個青云宗,都存在一道規矩。
  
  但凡上山拜入山門的弟子門人,只要修為一天沒有踏入結丹境,那就一天不能下山,因為你若然達不到這個修為境界實力,你連青云宗的守山結界也沖破不出去。
  
  根據這條情報信息結合,很快,江辰便認清了一個事實,整個青云宗山門地域,就是他此次作為降臨者可以活動的地圖。
  
  哪怕整個青云宗占地極廣,然而降臨者降生下來,卻被牢牢限制在一個門派勢力范疇里,這樣的事情,當真是聞所未聞。
  
  僅限于青云宗這個山門,降臨者到底能夠從中獲得了什么?畢竟,以僅只有短短一年的時間進修期限來說,江辰其實早已經計算過。
  
  一年的期限,他哪怕全天候不吃不喝不睡,都把時間花在修練上,恐怕也邁不過新手入門的煉氣期,更別想踏入筑基期了。
  
  如此一來,依靠循規蹈矩的修煉,一步步上位,同樣也已變成了空話。
  
  一時之間,哪怕江辰伴隨著命運之主這個命賦,越來越無往不利,如今也被卡死在了這個小小的修真門派勢力范圍里。
  
  如今,他只能企望眼前這位小師姐能夠給力些,從她身上套出一些有用的線索,否則的話,接下來他想要做什么,走什么路線也是毫無頭緒。
  
  果然,很快之后,江辰便知道,自己把小師姐青蕓當作突破口,是無比正確的。
  
  因為接下來,少女的回答,完全出乎了江辰所有預想內。
  
  “因為死人……但凡以往歷屆被我爹收入門中的親傳弟子,結果他們的下場都一一死掉了,哪怕之前被視之為最有希望打破咱們青云峰詛咒的步驚龍大師兄,他都沒有撐過五年,而以你的命格,恐怕會更短……”小師妹猶豫了半晌,用一種憐憫與同情,又夾雜著無奈與慚愧的目光,面向江辰這位初來報到的師弟,終究還是沒忍住道出了實情。
  
  “死人?你爹青云峰以往收來的弟子,全都死光了……?”江辰瞠目結舌,深吸了一口涼氣。
  
  不可否認,在這個似乎蓋亞靈也難以干預太多的修真世界,江辰確實從降生之始,便沒有感受到這個世界原有意志的針對與惡意。
  
  他的敏銳感應中,似乎感受到當前這個修真世界的意志,如水一樣,充滿了包容,并沒有因為他是外來者,而產生了惡念。
  
  亦或者,是一種骨子里的自信,而不擔心他的外來者。
  
  然而就在這一刻,江辰卻渾身發涼,頭皮一陣發麻,他感受不到當前世界的惡意,可卻一下子,發現了一股前所未有,來自非降臨世界的惡念。
  
  而這股惡念,竟然是來自一手一腳培育他的地心界,來自于地心界的蓋亞靈!
  
  它這是……想借眼前這個修真界的環境,徹底弄死自己??
  
  因為地心界蓋亞靈突然發現,它沒能力弄死自己,現在就借一個超脫于它掌控之外的世界力量,來如對付他了?
  
  一瞬間,江辰似乎想透了這一切。
  
  但是這么做是為何?為什么啊?難道他的特殊命格,當真達到了天地宇宙不容么……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