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斗羅之終焉斗羅 > 第150章 上場

第150章 上場


  葉羽只是半面虛化,然而即便如此,依舊驚呆所有人。
  葉羽周身的五個魂環,全成了黑色,并且他們的目光集中在葉羽的第五個魂環上。此刻的第五魂環雖然依舊是黑色,但隱隱射出紅色的光芒。
  呼延絕三個魂帝知道,這是接近十萬年的魂環,起碼是九萬年!
  看著葉羽面部的半張白骨面具,左臂的金色骨甲,他們心中震動,兩個魂骨。
  他們眼中滿是貪婪,但即便很想要,但也沒那個膽。
  “你……你是哪個家族的?”呼延絕驚駭問道。
  “無門無派,平凡家庭出身。”
  葉羽的話,讓所有面面相覷,平反家庭出身?怎么可能?
  他們臉色沉重,已經沒有了對葉羽動手的想法,跟七寶琉璃宗那個少女是朋友,并且,他們覺得,這個少女應該就是七寶琉璃宗寧風致的女兒。
  他們覺得,少年背后,肯定有強大的存在,不然怎么可能會獲得這樣的魂環。
  “我們走!”
  呼延絕帶隊離開,尋找其他魂獸。
  白衣男子跟光頭強自然也快步離開。
  “算你們識趣。”
  葉羽收回武魂和魂骨。
  原本想著他們如果貪婪想爆自己的魂骨,就全力以赴使用所有底牌將他們全殺了,但既然選擇離開,那么也就不需要動手了。
  魂師第四個魂環年限極限是九千年,所以寧榮榮吸收起來并不容易,葉羽給寧榮榮護法。
  一個小時過后,寧榮榮從痛苦中支撐了過來,吸收成功,很是開心。
  “我也是四十一級魂宗了。”寧榮榮覺得自己追上了馬紅俊他們。
  寧榮榮開心道:“我的第四魂技,果然是增加防御的,基礎增加百分之十,四個魂環,總共增加百分之五十的防御。前三個魂技的增幅,也都達到了五十。”
  葉羽點頭:“嗯,不錯,我們離開吧。”
  葉羽跟寧榮榮離開落日森林,帶著王圣前往天斗城。
  一天多時間過去,回到天斗城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王圣看到唐三和小舞后,也很開心。
  給二龍說了一下,王圣便直接進入學院,資質足夠。
  唐三道:“羽哥,明天我們的對手,是象甲宗的戰隊。”
  “象甲宗?”葉羽想到了昨天遇到的呼延力他們。
  “羽哥,我想到時候我,竹清,榮榮,京靈,黃遠,絳珠六個人上,還有一個空缺,你覺得讓誰上好?”
  葉羽道:“我上吧。”
  聞言,唐三猶豫:“這個……老師說過,決賽前,你最好不要上場,并且,我想著咱們七怪一妖,最多上三個。”
  葉羽道:“沒事,上去后我不動手,就占個位置。”
  唐三點頭:“好,那明天就我們七個上。”
  商量好后,便各自回房間休息。
  翌日清晨。
  吃過早飯,然后葉羽等人悠哉的走向天斗大斗魂城,葉羽和寧榮榮戴著面具,其他人并沒有戴。
  奧斯卡好奇:“羽老大,榮榮,你們戴面具干什么?”
  “隱藏身份啊,畢竟觀眾席上有一些人認識我。”
  “哦哦。”
  葉羽等人進入休息室開始等待。
  今天,天斗大斗魂城貴賓臺不再是空座位,跟開幕式時一樣,坐著的都是帝國高層。
  雪夜一如既往端坐在中間,兩側則是帝國高層。
  左邊位置坐著薩拉斯,在薩拉斯旁邊,坐著一個高大男子,足有兩米五,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皮膚黝黑,眼如銅鈴,須發皆白,但依舊壯實。
  這是象甲宗宗主,呼延震。
  七大宗門,下四宗都跟武魂殿走得很近。
  右邊位置坐著寧風致,左右兩側則坐著七寶琉璃宗兩大長老,劍斗羅以及骨斗羅,古榕。
  古榕聽過寧風致和劍斗羅談論史萊克,特別是葉羽,道:“看來史萊克今天要認真一些了,如果是第一場的陣容,不好贏。”
  寧風致表示贊同,覺得史萊克確實會認真一些。
  此時,比賽即將開始,葉羽拿了一副撲克牌。
  寧榮榮好奇:“羽哥,你拿撲克牌做什么?”
  葉羽道:“待會上去我什么都不做,所以自然得找點事做,上去后,你給小三他們加個狀態,然后跟我還有絳珠咱們三個斗地主。”
  寧榮榮忍俊不禁:“好啊。”
  此時,象甲戰隊休息室。
  知道對手是黑馬史萊克,他們這次打算七個最強的上,不保留實力,全力以赴,打敗史萊克,鼓舞氣勢,然后一路高歌猛進。
  “待會史萊克也肯定會全力以赴吧?不知道他們真正的實力有多強。”
  “不管是不是全力,不管有多強,但肯定強不過我們,老七已經獲得了第四個魂環,雖然獵殺魂獸時出了點岔子,沒有獲得那更好的九千年鱗甲獸魂環,但八千年綠龜的防御也不比鱗甲獸差不多。”
  “我們七人全都是魂宗了,這次比賽,一定要拿前五名!為象甲宗爭光!”
  七個人拳頭碰撞一下氣勢很盛,隨著裁判高喊比賽即將開始,他們準備進場。
  一分鐘后,雙方隊伍各自從左右兩邊門走出,出來的第一時間,便是各自打量對方。
  呼延力眼睛瞇起:“果然換人了。”
  “這應該是他們最強陣容吧?”
  “嗯?為什么有兩個人戴著面具?有什么可隱藏的。”
  “怕被人出來?哼,在小斗魂場戴面具還可以理解,但在這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大賽還要戴面具,故作神秘。”
  此時,寧風致驚詫,他能看得出戴面具的兩人分別是葉羽和榮榮心中道:“葉羽這么早就出場了?即便是象甲宗,其他七個出戰便足夠了,怎么會……”
  這是讓寧風致沒有想到的。
  雙方上臺,象甲戰隊七人都是身高馬大,極為健壯,都是兩米高的大塊頭,如同七座小山屹立在那里。
  “喂,戴面具的小子,把面具摘下來,有什么可隱藏的。”
  “人家女孩子戴面具可能是為了遮掩美貌,你大男人戴什么。”
  “怕自己太優所以才戴面具?放心,這里是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每一個參賽的人都很優秀,不用遮遮掩掩。”
  “摘下來吧,能參加這樣的比賽,就是來拋頭露面大放異彩的,可別好不容易參加一次比賽,卻沒有露臉的機會。等會被我們打敗了,你說不定就沒有上場的機會了。”。
  象甲戰隊的人諷刺著,極為鄙夷,在他們眼中,覺得對方就是在裝。
  葉羽聲音壓低,顯得低沉讓他們聽辨不出來,道:“摘下面具,怕嚇到你們啊。”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