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斗羅之終焉斗羅 > 第157章 想讓我恐懼?

第157章 想讓我恐懼?


  隨著葉羽完全虛化,白骨面具覆蓋面部,身體發生變化,皮膚蒼白,黑發披撒直達腰際,頭頂生出一對白色尖角,雙眼變得金黃。周身的氣息變得邪惡,嗜血,暴戾。
  同時,周身魂環浮現,時年驚駭至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五個魂環,在葉羽周身律動,黑色,黑色,黑色,黑色,紅色!
  時年驚顫的目光,落在葉羽的第五魂環之上,瞪大眼睛,駭然出聲:“十……十萬年魂環?!怎么可能?!!”
  時年驚呆了,眼前看起來十二三歲的少年,竟然是五環魂王,最讓他震驚的是,前四個魂環,全是萬年,第四個魂環,表面隱約有幾道紅色紋路,代表是八萬年左右的魂環,而第五個,更是通體紅色!將昏暗的周圍耀的一片通紅!
  竟然是……十萬年魂環!
  “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時年呢喃自語,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魂環配置?前四個魂環萬年也就罷了,第五個魂環就是十萬年。即便是封號斗羅,幾乎所的封號斗羅第九魂環,都是萬年。第九魂環是十萬年的,他只知道一個,那就是現在的教皇。
  教皇在他認知中是最強之人,也才一個十萬年魂環,并且是第九魂環,而眼前的葉羽,第五個魂環就是十萬年!
  時年驚呆了,別說是他,換做任何人,心境沉穩的封號斗羅,都要震驚到呆滯。
  同時,葉羽左臂,右臂,上身,皆被外附魂骨覆蓋。
  驚駭過后的時年看著葉羽身上的四塊魂骨,雙眼的驚顫被興奮貪婪所代替。
  “竟然是魂骨,并且是四塊!還都是更為罕見地外附魂骨!難以置信!難以置信!!哈哈哈哈……我發達了!”
  時年狂笑起來,極為興奮激動。
  時年難掩內心的興奮,激動道:“你確實讓人震驚,即便是封號斗羅看到,也會跟我一樣的反應,你真是哪一方面,都讓人震驚到呆滯。魂力等級,魂環配置,以及外附魂骨,沒有一個不是驚世駭俗。但,還好你只是魂王,如果是魂帝的話,憑借這樣的魂環配置以及四塊外附魂骨,真能讓你憑借魂帝實力殺死魂圣。但,只是魂王的話,我就不怕了。更何況,我的能力,不是與人戰斗,而你一身力量面對我,將無處可用!我的能力,正好完全克制你!”
  時年周身七個魂環律動,釋放武魂,是一片有形但虛無沒有實質的武魂,宛如一朵灰暗透明的云團。
  時年的武魂,十分特殊稀有,叫殘夢武魂,暗惡屬性,能產生各種幻境,令人在幻境中迷失,恐懼。
  時年是七十二級魂圣,即便是同級面對,也會陷入他的幻境之中。
  時年周身七個魂環全部閃耀光芒,森然道:“原本打算稍微用點力量把你殺了,但沒想到你妖孽到了這種程度,那么,就用全力殺了你!我真是幸運,你實力很強,但正好被我克制,陷入幻境中,你擁有在強大的力量,防御,速度也都沒用!”
  時年周身灰暗之氣彌漫將葉羽吞沒,宛如浩瀚汪洋一般,讓人無法躲避,只能陷入其中。
  瞬間,葉羽精神力遭到沖擊,周圍景色再次變化,幽綠之氣彌漫,無邊無際,如同置身地獄。
  葉羽站在一座橋上,下方是巖漿一般冒著泡泡的血河,里面有萬千厲鬼嘶喊,凄厲慘叫,即便化為白骨,也在朝著葉羽張牙舞爪。
  隨后,各種恐怖厲鬼靠近,有的在地上爬,有的顫悠悠全身抽搐,極為猙獰可怖的靠近。
  各種恐怖的一幕幕不斷浮現,不斷經歷。
  場景不斷變化,周圍變成了圣魂村,葉羽看到了老杰克被武魂殿的人抓住,詢問自己的身份,老杰克隨后遭受各種殘忍酷刑。老杰克的凄厲慘叫聲,在葉羽耳邊回蕩。
  似乎只有老杰克能看到葉羽,呼喊著:”小羽,救我!救我!“
  葉羽身陷昏暗之中,時年看不清葉羽此時的神態,周身第七個魂環黑芒不斷閃耀。
  時年臉上布滿殘忍和詭笑:“我的前幾個魂技,能讓人不斷經歷各種極端恐怖殘忍血腥的幻境,即便承受的住,我的第七魂技夢魘,也會不斷制造人內心中各種恐懼的事情,沒有任何人不會恐懼,即便是封號斗羅也一樣,肯定曾經恐懼過,甚至現在依然恐懼過什么。那么,他現在在恐懼什么呢?嘿嘿……”
  時年很是享受這種感覺,森笑道:“這種方式虐殺折磨,是我的樂趣,死在我殘夢恐懼下的天才不少,而你,是最為妖孽的,遠超那些天才百倍千倍,能殺死你這樣的超級妖孽,我真是太興奮了,你如過成長起來,即便是教皇你也能超越。哈哈哈……想想我殺死了以后可能超越教皇的妖孽,就很有成就感,哈哈哈哈……”
  砰砰砰……
  就在這時,腳步聲響讓時年臉色微變。
  “嗯?怎么回事?”
  時年眉頭緊皺,看向昏暗殘夢中,驟然間,他雙眼瞪大,難以置信!
  只見,葉羽緩步踏出,從昏暗殘夢之中走出。
  “這……這是什么?!”
  時年驚駭無比,看著葉羽被黑氣纏繞的左臂,這股黑氣,讓他心神發顫,內心極為不安,心神,靈魂都在戰栗!
  葉羽面孔抬起,時年的目光對上了葉羽那漆黑的雙眼,頓時,時年下意識驚懼后退,感受到了無盡的恐懼!
  “這……這是什么?為什么我會如此恐懼?”
  時年全身都在發顫,看著毫發無傷的葉羽,一臉的驚恐。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幻境對你無效?為什么你不會恐懼?”
  葉羽雙眼漆黑之氣彌漫,不屑至極:“你覺得你的能力正好克制我?其實,是我克制你。你的暗惡屬性殘夢武魂想讓我恐懼?你覺得本源之惡會恐懼嗎?”
  “本源之惡?”
  時年瞪大眼睛,本源之惡,也就是惡的源頭,最極致的惡!任何的惡,都是從惡之本源衍生,那是世間乃至宇宙中最惡的存在,他的暗惡屬性殘夢在惡之本源面前,就如同人體與一個細胞,大海與一滴水珠,宇宙與一顆星球的差距,相差多少難以想象!
  “怎……怎么會……你身上怎么會有這樣最極致的惡?你……你到底是誰?”
  時年全身發顫,驚恐后退著。
  葉羽左臂抬起一震,極致之惡黑氣散開,涌向全身。。
  葉羽手背上覆蓋有兩片黑色龍鱗的粗壯左手浮現在時年驚恐的視線中。
  葉羽沒有回答,森寒殺意彌漫,森冷道:“我說過,你的命,其實在我的手里!”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