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斗羅之終焉斗羅 > 第220章 葉羽完全暴走! 五千字大章

第220章 葉羽完全暴走! 五千字大章


  毒控魂師也是極為憤怒,臉色陰沉,他的五個隊友,瞬間全死了!
  同時,看向葉羽,心中驚懼,他知道葉羽的第四魂環來自于什么魂獸了,也明白葉羽為什么克制自己。在葉羽第四魂環閃耀的時候,他隱約看到一道綠色虛影一閃而過,那是九節翡翠!毒性頂尖的魂獸,比毒斗羅獨孤博的碧鱗蛇皇毒性還要高。
  老大憤怒至極,同時心中駭然無比,眼前的葉羽,屢次讓他們震驚到呆滯,用超級妖孽來形容他都是對他資質的侮辱。他的資質恐怖到,無法用任何詞匯能夠形容。
  力量恐怖,防御恐怖,感官敏銳,還帶反傷。最恐怖的是,治療!
  他們心中極為沉重,不是滋味,臉色難看跟吃了大便一樣難看,葉羽的能力恐怖又讓他們感到惡心。
  葉羽的治療,就如同游戲中打BOSS,辛苦半天BOSS殘血即將通關,斗志昂揚,興奮期待,覺得BOSS要被斬殺了,可是瞬間卻滿血,任何人面對,都要氣的吐血。
  現在,兩人便是這種感覺。
  “嗯?!”
  驟然,兩人面色驚變,感應到有數道強大氣息在快速靠近這里。
  向后遠方一瞥,他們臉色難看,知道救援來了。
  不過,什么時候放出的信號,難道是……
  他們想到了星羅帝國皇室高層擁有的一種呼救信號彈,是無聲無色的,發射出去根本察覺不到,只有帝國專門戴著獨特眼鏡的人可以看到。
  這兩種都是魂導器。
  老大看向戴沐白,咬牙切齒:“可惡!是他發出的信號。”
  戰斗開始的時候,戴沐白便悄悄放出這無聲無色信號。
  “小子,我必須將你們殺死!下去給我的兄弟們陪葬吧!”
  驟然,老大身上第八個黑色魂環閃耀,葉羽頓時嚴陣以待,顯然要使用最強攻擊力的一招了。
  老大憤怒至極,雖然感應到了支援的氣息,但還有兩分鐘時間才能到,所以一定要在兩分鐘時間解決葉羽三人,不然,虧大了,他的兄弟們不能白死。
  此時,百里遠處,三道黑衣老者快速靠近,這三個黑衣老者氣息都要比那老大氣息強,皆是魂斗羅,魂技等級分別是八十七,八十八,八十九。
  無聲無色彈,是皇室高層專用,一旦發出,說明受到極大危險,對方戰力起碼是魂斗羅。所以皇室看到后,立刻通知他們三人。
  他們已經想到了是誰發出的,因為皇室高層都在帝國,皇子們也都在,參加高級魂師大賽的太子也回來了,那么,只剩下一個人呢,那就是戴沐白。
  他們已經知道了戴維斯在團戰中落敗,敗給了戴沐白所在的戰隊,所以皇室按照規定已經決定皇位繼承者成為戴沐白。但如果戴沐白死了,那么繼承者自然依舊是戴維斯。
  距離百里遠,已經感應到遠方的氣息,他們心中皆是一驚,因為五道氣息,突然消失了。
  三人快速靠近的同時相視一眼,眼中皆是駭然,瞬間消失,就是說明這五人已經死了。
  他們心中震動,之前感應,發現十道氣息,其中兩道氣息皆是魂王頂峰以及六十一級魂帝氣息,讓他們心驚,知道這兩個氣息可能就是戴沐白和朱竹清,竟然擁有如此強的戰力。
  他們心中欣喜,戴沐白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優秀,但面色極為沉重,因為對方七人的氣息,三道六十九級魂帝氣息,三個七十五級以上魂圣氣息,還有一個八十級出頭的魂斗羅氣息。
  他們愕然,雖然看到這信號,距離這里最近的一座大城池的他們瞬間出動,但出動到感應到氣息時間,過了兩分鐘。面對這樣的隊伍,三人竟然沒死。
  他們感應到了戴沐白一方的氣息,發現是魂圣實力氣息,覺得可能是戴沐白和朱竹清的老師,但是,只是魂圣而已,面對這樣的陣容,也不可能堅持這么久,換做他們魂圣實力時,一分鐘不到就會死。
  所以,敵方五道氣息突然消失,讓他們震驚。
  原本覺得還沒趕過去,戴沐白就要死了,但現在看到了希望。
  中間的八十九級魂斗羅老者眉頭凝起:“再堅持一會兒!馬上就到!”
  此時,戰斗處。
  使用了第八魂技的老大,六只如巨大鐮刀般的綠色螂足,竟然融合在一起,變成了單足螳螂。鐮刀螂足并沒有擴大,而是大小不變,但更為鋒利,只是看著,就讓人脊背發寒。
  “第六魂技!曼陀蛇控!”
  驟然,葉羽面色陡然驚變,突然地面崩潰如同火山爆發般噴射,他的身體被震的脫離地面,想要快速穩住身體,但驟然一條綠色蟒軀從地底竄出,直接纏住自己的身體。
  纏住的瞬間,驟然緊縮,葉羽全力要掙脫,但發現短時間掙脫不開。
  毒控魂圣聲音憤怒又森寒:“去死吧!我的第六魂技是最強的控制技能,雖然附帶的麻痹效果對你沒用,但蛇軀可以將你控制。我的第六魂技與大哥的第八魂技配合,連八十五級魂斗羅都斬殺過。小子,臨死前能拉我們五個兄弟一起死,你真是值了!”
  “去死!”
  老大怒喝一聲,驟然發出一道璀璨刺目的綠芒斬擊,威力極強!讓葉羽瞳孔驟然一縮,這一道斬擊,比剛才六道疊加在一起造成的傷害都大!
  頓時,葉羽感受到了濃濃的危機感!被這道斬擊命中,輕則受致命重傷,無力再戰,重則死亡!
  蛇軀緊緊纏住自己,并不是密封,而是露出一道縫隙,更好能讓這斬擊斬在自己身上。
  “不好!”葉羽臉色沉重至極,已經無法躲閃反抗,危機降臨!
  就在這時,沐白和竹清從毒霧幻境中掙脫出來,看到這一幕,瞳孔驟然一縮。
  嗖嗖!!
  兩人全速沖了過去,在斬擊即將斬到葉羽的同時,沐白和竹清突破極限,潛力爆發,爆發平生最快的速度。
  驟然,葉羽瞳孔收縮。
  短暫的一秒,似乎變得漫長,如同時間放滿了無數倍。在葉羽收縮的眼瞳中,時間一絲絲流過。
  剎那間,戴沐白和朱竹清沖到自己身前,一前一后,張開雙臂,用身體擋在自己身前。
  葉羽面色大變,驚呼出聲:“不!!”
  轟!
  噗!
  噗!!
  兩道鮮血濺起,血滴濺在他的臉上。
  斬擊落在沐白身上,即便吸收了奇茸通天菊,擁有金剛不壞之身,但也無法扛住這八十二級魂斗羅的最強一擊。
  沐白匈膛鮮血飛濺,完全承受這道斬擊,向后倒飛,口吐鮮血。同時沐白身后的竹清被砸到,帶著一同飛出,雖然沒有承受斬擊,但斬擊的鋒芒讓竹清也被斬傷。
  砰!
  沐白和竹清撞在將葉羽纏住的蛇軀上,反彈墜落倒在了葉羽腳下。
  葉羽低頭看著眼前,沐白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上身左肩至右腹部有一道觸目驚心的深長血口,血肉模糊,可見白骨。
  竹清雖然沒被斬擊正面命中,但也是趴在地上,一襲黑衣被鮮血染得一片暗紅。
  “不……不……”
  葉羽呢喃自語,雙眼漸漸空洞。
  倒地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戴沐白和重傷虛弱的竹清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回頭看向葉羽,這生出的最后一絲力氣,只為確認葉羽有沒有事。
  削弱回眸一瞥,兩人臉上皆是綻放一抹放松的笑意。
  “羽哥沒事……那就……好……”
  驟然,葉羽腦海轟然一片,雙眼朦朧,身在顫,心更顫。
  “啊啊啊啊!!!!!”
  葉羽內心如同被撕裂一般痛,悲傷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看著這一幕,魂斗羅與毒控魂圣皆是冷笑起來。
  “真是生死之交般的情誼啊,讓人感動,哈哈哈……”
  兩人狂笑起來,這一幕讓他們心里舒服了很多,但驟然面色驚變,周圍空間極為壓抑,兩人心頭驟然不安顫動
  只見,濃郁至極的黑氣不斷從葉羽體內暴涌而出,一部分在體外縈繞,一部分被吸入葉羽脖子上帶的吊墜中。
  隨著吸收,吊墜愈發漆黑,黑芒閃動。
  “啊啊啊啊!!!”
  葉羽憤怒咆哮,悲傷而又怨恨,殺意滔天。
  咔嚓!
  怒火中,葉羽掙脫蛇軀纏繞,蛇軀轟然爆炸碎裂,同時,葉羽右手抬起抓住了脖子上的封惡吊墜,直接一扯!
  封惡吊墜直接被扯下,頓時,葉羽完全暴走!
  “怎……怎么回事……”
  葉羽暴走,體內黑氣不斷涌出,化作一道道黑色小龍在周身游走。同時左臂被濃郁至極的黑氣包裹,涌出的黑氣,大部分涌向葉羽的左臂。
  也不知葉羽左臂膨脹還是因為團團黑氣的包裹而顯得龐大。
  隨著葉羽左臂一震,黑氣涌向全身,左臂呈現。
  葉羽左臂發生巨大變化,左臂伸長半尺,左臂再次膨脹,整條左臂看起來極為粗大,不再是人類的手臂。手也變成了爪狀,手與手臂上覆滿黑色的鱗片,看起來更為威然猙獰。
  看到葉羽的左臂,魂斗羅與毒控魂圣面色大變:“龍臂?!!”
  赫然,葉羽左龍臂再現,自覺醒武魂時再次暴走!
  然而,這種狀態下,葉羽不斷提醒自己,救沐白和竹清。
  最后的一絲理智即將崩潰前,因為暴走而生出的魂力,可以使用第一魂技治愈。
  兩片治愈海棠花瓣落在沐白和竹清身上,兩人傷勢快速好轉,悠悠醒來。
  做完這一切,葉羽直接怒沖向魂斗羅!沖到一半途中,最后一絲理智消散!腦海中,唯有殺!
  竹清清醒,驚愕發現傷口已經愈合,然后結痂,然后一點疤痕都沒有,傷勢從極重傷到了微輕傷。而沐白也醒來,從將死重傷變為輕傷,上身的觸目驚心傷口已經不見,只有一道疤痕。
  兩人醒來站起,看向葉羽,頓時面色一變。
  看到葉羽沖向自己,魂斗羅心中極為不安,這股氣息太過恐怖,讓他的內心顫抖,靈魂都在戰栗。
  并且,他能感覺到,葉羽的氣息,提升了很多!看著殺氣滔天,面無表情的葉羽,以及轟來的猙獰黑龍臂,他竟然怕了。
  “老二,快來幫我!”
  毒控魂圣無視沐白和竹清,直接暴沖而上,到了控制范圍后再次使用第六魂技。
  曼陀蟒軀再次纏住葉羽,然后瞬間隨著葉羽一聲低吼,便掙脫開來,蛇軀直接炸裂,如同布條碎裂,蛇皮漫天飛舞。
  “怎么會……”毒控魂圣駭然失色。
  魂斗羅瞳孔收縮,葉羽的速度快到他完全躲不過,再次使用第八魂技,近距離斬出!
  頓時,沐白和竹清擔心,這道斬擊威力太強了,連八十一級魂斗羅都能瞬間斬殺,即便自己金剛不壞,但剛才正面扛住這斬擊,讓他瞬間重傷將死,感覺如果沒有治愈,兩三秒后就會死。
  然而……
  咔嚓!
  斬擊斬出,葉羽猙獰龍爪呼嘯拍出,大氣如同鏡面崩碎,同時斬擊也直接被拍碎!
  頓時,魂斗羅眼睛瞪大,瞳孔驟然收縮至針尖大小。
  “怎么可能?!”
  轟!!
  一聲天雷般的震耳爆鳴,龍爪狠狠拍在魂斗羅身上,猙獰的龍爪直接完全覆蓋他的上半身。
  恐怖的力量肆虐,周圍地面大范圍崩碎坍塌,同時魂斗羅的身影如炮彈般倒飛出去,足足飛出千米遠。
  所過之處,撞到的巨樹,巨石全部崩碎。
  魂斗羅落地后在地面翻滾數十圈才停下,直接大口鮮血噴出,匈前衣服完全崩碎,露出血肉模糊的胸膛,隱隱可見森森白骨。
  “咳咳!!噗!!”
  魂斗羅面色蒼白,劇烈咳嗽,大口鮮血不斷咳出。
  遠遠看到這一幕,毒控魂圣驚愕至極,一擊就把大哥傷成這樣?
  葉羽全身黑氣翻涌,漆黑的雙眼中不斷冒出縷縷黑氣。
  “哈……”
  葉羽神色漠然,暴戾,猙獰,除此之外不夾雜絲毫感情。張口吐氣,都是吐出一團黑氣。
  完全暴走的葉羽,目光掃過毒控魂圣,然后掃過沐白和竹清。
  沐白和竹清被這目光注視,內心都為之一顫,不安。
  砰!
  一聲悶響,葉羽身形閃動,如同原地消失一般,驟然毒控魂圣全身一僵,內心極為不安,眼睛瞪大,定格在原地,全身發顫。
  “哈……”
  一口黑氣沿著耳邊冒出,他的全身哆嗦的更厲害,瞳孔一陣收縮,他知道葉羽在他的身后!
  沐白臉色沉重:“竹清,我們快走,羽老大情緒失控,完全暴走了。”
  朱竹清擔心:“羽哥這樣不會有事嗎?”
  “不知道,但我們必須趕緊離開這里,剛才他看向我們的目光都是漠然沒有一絲感情。我們趕緊走,你也看到了,羽老大這種狀態下的實力,不會有事,有事的只會是我們,你不想讓羽老大醒來發現咱倆被他殺了,那羽老大會內疚一輩子。”
  竹清聞言心頭一震,頓時與沐白全速逃離這,朝著趕來的援兵方向全速靠近。
  朱竹清遠離后回頭看了眼,那魂斗羅與魂圣正被葉羽殘忍吊打。
  “羽哥,希望你殺了他們后能清醒過來。”
  竹清面露擔憂,心里覺得可能無法清醒。
  “啊啊啊啊!!!!!”
  全速遠離數千米遠,還可以聽到那凄厲至極的慘叫聲,痛苦又恐懼的慘叫。
  全速逃離三十秒,兩人與趕來的三個魂斗羅碰面。
  見到戴沐白褲子被鮮血染紅,以及竹清的衣服也被鮮血染得暗紅,但仔細一看,沒有受傷,讓他們愕然。
  “皇子,你沒事吧?”
  戴沐白搖頭:“我沒事,你們去救救我兄弟。”
  “嗯?你兄弟?”
  三人愕然,不應該是老師?
  三人皺眉,看向遠方,轟鳴不斷。
  “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你老師的氣息突然極為恐怖,遠遠地我都感覺到了極惡之氣,內心不安。”
  戴沐白不耐煩:“沒時間解釋了,你們快過去!或許打暈羽老大,就能讓他停止暴走。”
  雖然不明白,但三人卻是猶豫起來。
  “太子,你們已經沒有危險,你的兄弟也會沒事的,我能感覺到那魂斗羅與魂圣氣息越來越微弱。并且,說實話,我們不敢靠近,這么遠這氣息都讓我們不安,難以想象靠近后我們會怎樣。并且,你兄弟的實力氣息,讓我都忌憚,可能強于我,所以我們三人靠近,也沒把握制服,甚至會讓太子以及我們五人陷入危機。”
  戴沐白心中駭然,這么恐怖?
  “嗯?”
  驟然,三個老者臉色齊齊大變,感覺到魂斗羅與魂圣的氣息已經完全消失了,顯然已經死了。
  轟隆隆……
  驟然,前方遙遠處大樹成片倒下,為首老者面色驚變:“快走!他在朝這里快速靠近!攜帶著極端恐怖的殺戮氣息!”
  戰斗之處,葉羽已將把魂斗羅與毒控魂圣虐殺,場面極為殘忍,殘肢斷臂每一處都是,兩人的腦袋如同西瓜般碎裂,身體也成了肉泥。
  葉羽殺了兩人后,內心唯有殺,感應到周圍有生命氣息,漠然看向沐白所在的方向,口吐一口黑氣,便暴沖過去。
  此時,三個老者帶著戴沐白和竹清全速逃離,但發現沒有跟身后的恐怖氣息拉開,反而越來越近。。
  為首的老者皺眉:“你們兩先帶太子和朱小姐回去,我來攔住他。”
  兩人點頭:“嗯,那你小心。”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