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深山中的獨行俠 > 第十章 胡小寶身受重傷 九

第十章 胡小寶身受重傷 九

手中的柳葉長劍緊隨著整個身子慢慢的飄落在十來個十峰派小頭領的身后,而十峰派十三分舵主任文軍手中的長劍直接向胡小寶整個身子由上而下,由左而右,由前而后的揮掃著,而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手中的刀劍依然跟隨著十來個小頭領朝著胡小寶的身子劈砍過來。獨行俠逐漸的向胡小寶靠攏,手中的陰陽寶劍時時纏繞在十二分舵主任長生整個身子揮舞著,而在快馬奔跑而來的同時,再次將自己整個身子直接從快馬背上飛身一躍而彈跳在半空之中,雙腳快速朝著十六分舵主董建輝的胸堂狠狠的揮踢過去,而手中的陰陽寶劍緊隨著整個身子而“唰唰”“唰唰”“唰唰”的向十二,十六分舵主迅猛而快捷的揮掃過去。再次將十二分舵主任長生和十六分舵主董建輝揮劈而散開,獨行俠另一只手時時形成的掌心,快速運用自己功力六程一招羅漢飛沙劈猛虎,掌風再次對著十六分舵主董建輝的胸脯狠狠的劈打過去,由于如同閃電般的連續變換幾招,這讓十六分舵主一時跟不上來,緊隨著“嘣”的一聲在自己的胸脯上響起,十六分舵主董建輝再次被獨行俠的掌心揮劈而飛出十幾米之外“撲通”一聲狠狠的摔倒在地上,連續打了好幾個滾,一口鮮血迅速從嘴里飛濺而噴出,整個身子瞬間躺在地上直直的昏迷了過去。手中的陰陽寶劍直接順著十二分舵主任長生的脖子呼嘯而去,十二分舵主任長生急速將自己的身子向后退了十幾步。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快速揮起手中的刀劍向獨行俠劈砍而來,緊接十二分舵主任長生手中的長劍,直接一招飛鷹旋劍劈猛虎,整個身子迅速彈跳而飛在半空之中伴隨著手中的長劍“唰唰”“唰唰”“唰唰”揮劈而來。而獨行俠飛同步將整個身子彈跳而飛在半空之中,劍身緊緊的結合自己懸飛的身子而一招天女散花劍削飛鷹,另一只手迅速運用自己功力六程一招羅漢飛沙劈群狼,掌風緊跟著自己懸飛的身子對著地面而快速沖過來的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胸堂,狠狠的劈打過去。跟隨著一陣“啪”“啪啪”“啪啪啪”連續十幾聲巨響過后,十幾個跑在最前面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直接揮劈而飛出十幾米之外“撲通”狠狠的摔倒在地上,連續打了好幾個滾,口吐鮮血逐漸昏迷過去。
  
  胡小寶手中的柳葉長劍飛速般的呼嘯在十峰派十來個小頭領和十三分舵主任文軍之間,而十三分舵主任文軍手中的長劍迅速一招飛魔劈劍削猛虎,劍身緊緊的貼在胡小寶整個身子上下左右前后兇狠狠的揮劈過來,胡小寶急速將自己的快馬調整方向,雙腳用力夾了一下快馬,直接避開了十三分舵主任文軍揮之過來的劍。快速將自己的快馬調轉頭來,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柳葉長劍朝著十來個十峰派小頭領勇猛而快捷的揮掃過來,在一陣陣“唰唰”“唰唰”“唰唰”呼嘯而去的劍聲之后,幾個貼近快馬兩邊十峰派小頭領的腦袋緊隨著呼嘯而掃過的劍聲旋轉在半空之中飄浮起來,伴隨著微風而慢慢的飄落在地上,飛濺而噴灑的鮮血快速從幾個十峰派小頭領的軀體中飄灑出來,隨后逐漸的躺在地上,開始不停的呻吟及收縮而慢慢的斃命死去。另外幾個十峰派小頭領瞬間看到幾個弟兄的腦袋滾在了地上,一時嚇得急速向后退開。可胡小寶整個身子直接從快馬背上飛身一躍彈跳在半空之中,而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手中的刀劍“呼呼”“呼呼”“呼呼”揮劈過來,緊接著胡小寶一踢迅速點在一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頭頂上,伴隨著手中的柳葉長劍瞬間彈跳在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身后,劍身跟隨著自己反手而從十幾個峰派跟班成員的脖子上一笑而掃過,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腦袋直接跟隨著一笑而掃過的劍身,飄浮在半空之中逐漸的旋轉起來,緊隨著微風而慢慢的滾落在地上,暴雨般的鮮血逐漸從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軀體中飛濺而噴出,隨后漸漸的躺在地上,開始不停的呻吟及收縮而慢慢的死去。由于,胡小寶經戰時間過長明顯感到自己的體力及反應逐漸的緩慢,當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瞬間倒地之后,自己的眼前突然火星四散一片蒼白,整個身子開始搖搖晃晃的不聽使喚,漸漸的倒在地上,但十六分舵主董建輝正好從昏迷中逐漸的清醒過來,看到胡小寶整個身子逐漸的倒在地上之時,快速的揮起自己的一對大鐵錘兇狠狠的朝著胡小寶的后背砸過來,緊隨著“啪”的一聲巨響,胡小寶整個身子被十六分舵主董建輝的大鐵錘劈飛出十幾米之外。由于獨行俠師傅二人直接挑戰十峰派的信息不斷的傳到遠在峨眉山中萬湘紅的耳朵里,自聽到這一傳聞后,立馬向峨眉派掌門人漂香大師得知十峰派近幾年來,已經集結了好幾萬人馬,擔獨行俠師徒此行必定兇多吉少。固然果斷向峨眉派掌門人漂香大師肯請多派一些弟子前去接應,峨眉派掌門人漂香大師聽到自己最愛的徒弟今日有難,迅速將本派弟子多心樂,高振,張棟杰,常華山,李梅,常鐵武及跟班弟子五十幾人,隨同萬湘紅母子二人前去十峰派駐地十峰山協助陳貴根師徒二捉拿江南大盜陶冶天。峨眉弟子多心樂,高振,張棟杰,常華山,李梅,常鐵武及五十幾個跟班弟子接到掌門人漂香大師的指令后,立馬騎著快馬和萬湘紅母子兩個直奔十峰派駐地,經過十幾個時辰的快馬飛奔,同樣在離十峰派駐地的小鎮上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大家吃過早飯,騎著快馬朝著十峰派駐地十峰山快速奔來。
  
  正好看到胡小寶整個身子懸飛在了半空之中,逐漸的飄落下來,而獨行俠獨自一人奮戰在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和十二分舵主之間,萬湘紅快速從快馬背一躍彈跳而向胡小寶飛來,雙手直接將胡小寶整個身子給接住,嘴里大聲喊道“小寶!小寶。”胡小寶直接躺在萬湘紅的懷抱中,一口鮮血快速從嘴里飛濺而噴出,隨后慢慢的暈睡了過去。十峰派十六分舵主董建輝手中的一對大鐵錘快速朝著萬湘紅和胡小寶再次劈打過來,獨行俠二弟兄高振手中的月陽寶劍伴隨著整個人身而向十六分舵主董建輝狠狠的劈砍過去。劍與大鐵錘時時“呯呯嗙嗙”的碰撞響了起來,高振揮舞著月陽寶劍直接一招排山倒海劈猛虎,劍身如同閃電般順著十六分舵主董建輝的身子呼嘯而去,而另一只手快速將拳頭緊緊的握起來,緊跟著呼嘯而去的劍身,朝著十六分舵主董建輝的胸脯狠狠的劈打過去,而十六分舵主董建輝快速揮舞著自己的一對大鐵錘全力抵擋高振揮劈而來劍,卻無法避讓高振揮之過來的拳頭,緊接著“啪”的一聲巨響過后,十六分舵主董建輝整個身子瞬間被打飛出十幾個米之外“撲通”一聲狠狠的坐在地上,而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快速揮舞著手中的刀劍勇猛而快捷的向高振劈砍過來。高振飛速般將自己整個身子一躍而彈跳飛在了半空之中,雙腳直接朝著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胸堂狠狠的揮踢過去,緊隨著一陣“噼哩啪啦”的聲響過后,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瞬間躺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哎喲”“哎呀”“哦喝”“唔呼”的慘叫起來。
  
  大師兄多心樂看十二分舵主任長生和十三分舵主任文軍及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依然緊緊的纏繞在師弟陳貴根的周圍,刀劍呼嘯之聲連連不斷的向獨行俠揮劈而去,快速揮起自己的風火金鞭狠狠的劈打了過去,在一陣陣“噼噼啪啪”的聲響過后,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瞬間被多心樂手中風火金鞭劈打而散開。獨行俠看大師兄多心樂迅速向自己靠近直接放聲的說:“大師兄!你們怎么來啦。”多心樂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風火金鞭,一邊微笑著說:“你小子年齡也不算少了,怎么這么沖動呢?你現在知道十峰派有多少人馬嗎,就憑你師徒二人想到十峰派去抓人,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獨行俠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陰陽寶劍與十二、十三分舵主對應著,一邊回答大師兄的話說:“我們只是一路追來,沒想到會在半路上就與十峰派的人馬對接了,想盡快將江南大盜首領陶冶天抓住,任憑江南百姓們處治。讓整個江南的百姓放下所有的心來,好好的生活著。”十二分舵主任長生聽到獨行俠這番話之后,同樣放聲的說:“你們這幫峨眉派弟子,個個都是吃飽撐著沒事干,就是愛管閑事,不知江南第一山寨的弟兄們與你們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你們滅門追殺呢?”獨行俠快速回話說:“我們峨眉派弟子原本與江南第一山寨無任何仇恨,只是為了江南百姓而替天行道,一個武士最起碼的做人標準就是正義為先,能看到百姓們長年累月生活在燒、殺、搶、欺壓等恐慌中而袖手旁觀嗎,那樣我們學武還有什么用呢?我還是真誠的奉勸你們一下,最好趕快放下手中的兵器,回去將江南大盜首領陶冶天交給我們,免得給整個十峰山來一聲巨大災難。”可十三分舵主任文軍急著對十二分舵主任長生說:“少跟他們廢話,我就不信,我們十峰派還會干不過他們。”說完迅速揮舞起手中的長劍狠狠向獨行俠揮劈而來,大師兄多心樂手中的風火金鞭快速一招迷魂旋風劈餓狼,風火金鞭直接順著十三分舵主任文軍的身子而呼嘯過去。
  
  獨行俠手中的陰陽寶劍快速的一招百花陰陽劈猛虎,劍身直接順著十二分舵主任長生的身子揮掃過去,而幾十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手中的刀劍兇猛而快捷的朝著獨行俠揮劈過來,緊接著獨行俠另一只手快速運用自己功力六程一招羅漢飛沙劈群狼,掌風直接對著十幾個快速沖過來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胸堂狠狠的劈打過去,瞬間被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揮劈而飛出十幾米之外“撲通”一聲狠狠的栽倒在地上,連續打了好幾個滾,一口鮮血逐漸的從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嘴飛濺而噴出,隨后逐漸的躺在地上直接昏迷過去。師妹李梅同樣快速揮起手中的長劍,“唰唰”“唰唰”“唰唰”的朝著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身子狠狠的劈砍過去,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腦袋瞬間跟隨著李梅手中的長劍直接飄浮在半空之中旋轉起來,緊隨著微風而慢慢的滾落在地上,暴雨般的鮮血迅速從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軀體中飛濺而噴出來,隨后逐漸的躺在地上,開始不斷的呻吟及收縮而慢慢的死去。
  
  二師兄高振手中的月陽寶劍緊緊的盤旋在十六分舵主董建輝手中的一對大鐵錘之間“唰唰”“唰唰”“唰唰”的呼嘯著,而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揮起自己手中的刀劍緊緊向二師兄高振揮劈而來,三師兄張棟杰手中的捕狼雙鉤直接順著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呼呼”“呼呼”“呼呼”的揮掃過去,直接將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抵擋住。緊接著三師兄張棟杰快速一招天地陰陽劈群狼,捕狼雙鉤直接朝著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身子揮之去,隨后一陣陣“哎呀”“哎喲”“啊”“哦喝”“嗚呼”的慘叫聲不斷的從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嘴里傳出來,飛濺淋漓般的鮮血逐漸從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的身體中飄灑出來,十幾個十峰派跟班成員漸漸躺在地上,疼痛的打起滾來。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