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諸天復蘇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兩顆金丹 三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兩顆金丹 三

“鏜啷啷……”
  
  刀劍劇烈的撞擊聲響起,克多使出十二分力道,他本想這一刀解決了西林。
  
  但結果卻讓他大驚失色,刀劍相撞,僅一瞬間,他手中的大刀就遠遠被磕飛了出去,克多微微一愣,霎時一陣劇痛從掌心處傳來,“啊……”
  
  他沒有注意的是,在西林揮劍之時,一道極弱的碧綠光華在西林手腕處微微一閃,而就是那時,西林體內的最后一絲力氣,便都凝聚在了那一劍之中。
  
  眼看武器離手,克多連忙抽身而退,但西林好像早就料到他的動作,連帶著剛剛的一劍,順勢向前一遞,橫著削向克多的脖頸。
  
  克多瞪大了眼睛,可他卻無能為力。
  
  就在長劍要削掉他頭顱之時,一聲脆響傳來,不知是何物擊中西林的長劍,之劍整個劍身一振,斷成兩截。
  
  此時的西林雙眼通紅,全然不顧佩劍的損毀,接著向前一撲,右手緊握劍柄,慣性般把剩下的劍身刺入了克多的心臟。
  
  “啊……”一聲撕心肺裂的慘叫聲響起,克多的眼睛依舊睜的大大的,仿佛到死也不會相信西林能夠殺了他,但是那些順著劍槽中汩汩流出的血液,卻已經決定了他的命運。
  
  “嗷嗷嗷……”
  
  經過了短暫的驚訝之后,在場所有的魔族都瘋了似的涌向了西林,克多被殺,如果他們不能帶著西林的人頭回去,那么他們的生命也注定會隨著克多而去。
  
  西林此時正倒在克多的旁邊,劍槽里還不時地流出一些綠色的液體,這是低級魔族血液的顏色。
  
  他當然也聽到了魔族士兵的狂叫聲,也知道他們的目標將會是自己,西林扭頭看了看,并沒有露出一絲恐懼,因為即使他恐懼也沒有用,西林早在心里罵了不知多少回,“該死的,搞什么鬼東西,竟然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西林躺在地上,嘴角微微上翹著,仿佛是在微笑,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那個藏在暗處的家伙,那人的修為至少達到了武者五級甚至是六級。
  
  那些魔族士兵雖然瘋狂,但好在還有奧古斯汀和那個西瑞爾頂著,再加上古爾納特,倒可以應付的過去。
  
  但還是有些家伙繞過他們幾人附近,從一旁慢慢的靠近西林。
  
  “啊……”一聲慘叫響起,西林微微歪了歪脖子,只見一個準備偷襲自己的家伙已經倒在了地上。
  
  西林轉動眼珠,并沒有發現是誰救了自己,但就在西林困惑之際,一個充滿威但略帶著疲憊的聲音突兀間響起。
  
  “魔族人,住手!”
  
  話音未落,又聽得兩聲慘叫,兩個魔族士兵便倒在地上,從他們眉心的血洞來看,絕對是活不成了。
  
  看到這一幕,雙方人都不自覺的停下了打斗,靜靜的看著來人,一個穿著大陸古老裝束的年輕人,他的袖口同樣繡著金色花邊,但仔細看來又與西瑞爾的袖口不同。
  
  “你是誰!”那魔族瘦子顯然成了這些魔族士兵的帶頭人。
  
  還沒等那人說話,西瑞爾便向著來人單膝跪地:“西瑞爾參見執事大人!”
  
  別人分辨不出那金色花邊的不同,但西瑞爾顯然是曉得的。
  
  “西瑞爾閣下,請起!”那人單手輕輕一招,西瑞爾便站起身形,站到了那個執事的身旁。
  
  這個執事并沒有理會那個瘦子的話,他先朝著西林這邊看了看,然后點頭致意,此時的西林已經被奧古斯汀扶了起來,但還是站不住的,只得靠著奧古斯汀的力氣,才勉強不會倒下。
  
  見西林微微還了一禮,他才又重新看向那些魔族士兵。
  
  克多是個棒槌,但那個瘦子顯然并不是蠢貨,他知道,能輕易就殺死兩名神族戰士,這可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你問我是誰?呵呵……”來人笑了笑,顯得有些云淡風輕,“你們真的不該冒犯亞蘭閣,本該全部處死的,但今天我心情好,且饒過你們一命,回去告訴你們的將軍,想必他不會為難你們的。”
  
  那瘦子一直在聽著他的話,聽到最后,他的眉頭已經皺在了一起,雖然他眉頭上也并沒有多少肉,但看得出來,他現在很為難。
  
  “難道你們都像如他們一樣嗎!”來人一聲力喝,可把那瘦子嚇了一跳,也正是這一嚇,那瘦子連忙點頭哈腰的向著通道口出跑去,他這么一跑,剩下的十幾個魔族,自然也慌張的逃了出去。
  
  那些魔族剛一離開,在場所有人都大大的舒了一口氣,各自環顧著四周,就在不久前這里還是一個取樂的天堂,可現在已然變成了修羅場。
  
  一具具的尸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有的地方更是壓了好幾層,人類與魔族的血液混在一起,再加上空氣中濃濃的腥氣,讓每個人都有種作嘔的感覺。
  
  “你們好,亞蘭閣的客人,我叫里斯特,是這亞蘭閣的……呃……主人。”那個年輕執事的羅蘭話并不流利,讓人聽起來總有點怪怪的感覺。
  
  里斯特正向著西林走了過來,然后行禮,貴族的禮儀。
  
  西林看著對方,也微微行了一禮,笑著說道:“里斯特閣下,你好!”
  
  看著西林的動作和舉止,里斯特微微一愣,但隨即便恢復了正常,“這里看起來并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先上去吧。”
  
  里斯特微微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西瑞爾則慢慢移到他的身后。
  
  “呵呵……閣下請!”
  
  西林也虛讓一番,結果二人便同步向著通道走去,奧古斯汀依舊微微扶著西林。
  
  “西林,奧古斯汀,你們等等,我們還在這兒呢。”
  
  說話的是奧布里,只見他現在正坐在地上,他的手微微招著,顯然是想叫奧古斯汀過去。
  
  “還是我來吧。”他一旁的班森倒是淡定,本來緊閉的雙眼慢慢睜開,看了看身旁的奧布里,雙手抓住他的手臂,并不見他怎么用力,奧布里竟然就被架了起來。
  
  “懦夫!”
  
  奧布里的聲音很大,奧古斯汀能聽到,自然有一個人也看到了桌子后面的他。
  
  古爾納特看到這張表面老實,但背地狡猾的面孔,便大步甩開,直直的沖著奧布里走去。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