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的騎砍世界 > 第七十六章 貫穿世界的黑柱

第七十六章 貫穿世界的黑柱


  戟還有那名剛覺醒的戟兵接下來的動作與他同出一轍。
  皆是俯在馬背上,把自己死死固定在上面。
  緊接著金木只覺身體一輕,驀然向下墜去。
  臥槽……
  這是掉了?掉哪了!
  不知道這種失重感持續了多長時間。
  不過最多十多分鐘,失重感緩慢消失。
  金木剛想回頭看看一眾部下是否跟上。
  變化再生!
  身體猛地一沉,身體受到一股向下的壓力。
  其力之大,就像是有數名大漢竭盡全力向下死死按住他后背。
  猝不及防之下,金木根本來不及做出其他動作,便整個人趴在了馬背上。
  還好馬匹沒直接癱倒。
  而且,令金木感到驚異的是,在這接二連三的變故下,身下的馬的速度竟沒受到絲毫影響!
  依然是以原來的速度奔跑著。
  唔……
  趴了片刻,金木被捂得將近窒息,只得艱難的把頭轉向一側。
  呼吸了幾口空氣,才感覺重新活了下來,身體也逐漸恢復了些力氣。
  金木開始打量起周圍。
  沒有任何變化!
  他還是在草原上,身下的馬也依然在保持原速奔跑著。
  天邊的落日與往日一樣,不遺余力的向萬物拋散著昏黃顏色。
  地上一堆一堆的野草在這黯淡紅色的渲染下靜靜地待在地上,點綴著世界。
  這一切構成一幅日暮下的靜謐之景。
  在這種氣氛的襯托下,之前接連的變故倘若是一場夢境。
  不過背上依然存在的讓他難以動彈的壓力時刻提醒他——剛才的遭遇不是幻覺。
  呼——
  金木深吸口氣,緩慢呼出。醞釀幾次后,猛一提氣,頭猛地一仰。
  順勢轉向身后。
  瞟了一眼,金木迅速轉回脖子。
  呼!
  再次恢復成了原來姿勢,趴回馬背上。
  呼呼喘著氣。
  剛才一瞬的掙扎耗了不小的力氣。
  不過心中的擔憂逐漸放下,戟他們一直跟在身后。
  剛才的驚鴻一瞥,金木發現戟兩人的狀況與自己一般無二。
  倒是那剩下的兩名未覺醒的戟兵,挺胸抬頭,看不出絲毫異狀。
  這是什么原理?
  金木百思不得其解。
  ……
  接下來背上的壓力沒有絲毫降低的意思,反倒是越來越重。
  金木像是張薄紙片一般,被壓得緊緊貼在馬背上,其間幾乎看不到絲毫縫隙。
  這樣的情況不斷持續著。
  壓力越來越大,就在金木以為自己要像個西紅柿一樣被壓爆的時候,周圍的環境終于出現變化。
  有變化,也未必是件好事。
  前方不再是單調的草原。
  而是出現了……深淵!!
  就像是被口徑十數公里的反物質炮轟出的真空地帶!
  看不見任何物質,唯有單調而深邃的黑暗。
  上不見藍天白云,下不見花草土壤。
  像是個沒有盡頭貫穿世界的黑色巨柱。
  不過金木這一頓的時間,身下的馬匹就已經又往前沖了十多米。
  眼前之景頓時變得詳細起來。
  黑柱的邊緣并不規整。
  整個土地就像是一張白紙被生生扯成兩半,不規則的鋸齒蔓延在整個黑柱邊緣!
  不過眼前的黑暗依然純粹無比。
  金木悚然,就要扯住韁繩,叫停馬匹。
  可隨著心念產生,卻做不出任何動作的身體把他喚回現實。
  他現在整個人都貼在馬背上,別說扯韁繩,連之前還能做到的轉下頭部在此刻都是件不可能的事!
  壓力已經達到連維持呼吸都要花費大量力氣的地步了。
  馬距離邊緣的鋸齒處已經非常近了。
  不過十多米的長度。
  在金木一愣神的時間,便已抵達。
  金木偏著頭從側面推斷,自己已經非常接近黑暗的邊緣了。
  不禁屏住呼吸,提起心來。
  可接下來的一幕令金木既驚訝又驚悚!
  身下的馬匹到底還是沒直接沖進黑暗。
  而是沒有絲毫停頓、極其流暢的在原地轉了個直角!
  這怎么可能!
  平日里金木想要調轉馬頭都要繞個一大圈,更別說直接原地轉個直角。有慣性的存在,根本做不到!
  不過這個驚訝很快被金木拋出腦海。
  因為隨著身下馬匹轉了個直角,金木偏著的頭直接正對向那令人頭皮發麻的幽邃黑暗!
  臥槽!!
  金木汗毛一炸,臉都快綠了。
  ……
  隨后身下的馬開始繞著黑暗邊緣奔跑起來。
  它奔跑的過程簡直刷新了金木的世界觀。
  繞著土地鋸齒,每過片刻便會有轉角。
  角度有大有小,小的三四十度,大的幾乎有三百多度。
  可在行進的過程中,馬匹的速度沒有絲毫下降!
  不管怎么轉,速度都沒有絲毫減緩。
  慣性被完全扔掉了……
  “再跑下去,我怕攔不住牛頓了……”
  金木心中吐槽。
  值得慶幸的是,在抵達邊緣后,他背上的壓力便沒有再增加。
  雖然呼吸困難,但起碼不會被直接壓死。
  時間在金木凝視著深淵的過程中流逝。
  除了有點黑,好像也沒什么……
  ……
  終于,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或許是一天,也或許是兩天。
  金木視線中的景色終于有了變化。
  深邃的黑暗逐漸轉出視線,同時熟悉的草原景色映入眼中。
  金木猛地松了口氣,在黑暗中不斷繃緊,如今已經抵達極限的神經緩慢放松下來。
  直視黑暗,絕對是一種折磨!
  特別是始終面對著黑暗,再過一段時間金木怕自己就要瘋掉了。
  隨著馬匹前行,金木背上的壓力竟也在逐漸減輕。
  最后完全恢復原樣。
  不等金木松一口氣,身體又是一沉。
  金木身上又出現一股壓力。
  不過與之前的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金木對此早有心理準備,此刻只是背部微躬便完全承受下來。
  又過了片刻,這股壓力也忽然消失了。
  金木一扯韁繩,拽停馬匹,回頭望去。同時挺著腰,活動著筋骨。
  “咯吱咯吱!”
  身體像是一具生銹的機器,在活動片刻后聲音消失。
  機器再次恢復了運轉。
  “你倆怎樣?”
  金木等了片刻,直到戟也逐漸停下動作才問道。
  戟聞言,回頭看了下旁邊的小弟。
  “我沒事,他……”
  “我也沒事。嘶——”
  那人剛應了句,便疼的吸了口冷氣。很顯然,他的身體在剛才的那種壓力中受了傷。
  金木關切的看了他片刻。
  又把視線轉向旁邊看起來沒有絲毫影響的戟兵。
  “他們為什么不受影響?”
  “小人不知。”
  戟聳了聳肩,順便再次活動了下筋骨。
  “或許是沒覺醒?”另一名戟兵插了句話。
  “有可能。”
  ……
  三人又在原地放松了一會。
  金木喚出地圖,想看一下剛才的那個深淵對自己等人的行程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希望別一個圈把自己等人轉了回去……
  “咦?”
  金木看著旁邊數個陌生的地名,心中微愣。
  隨后靜下心,仔細在上面尋找起來。
  不一會便看到了‘斯摩棱斯克’的字樣。
  不過,他們此處的位置與那里的距離竟已經有大半個‘騎砍世界’的寬度了!
  這樣的距離絕不是兩天的馬程能跑到的!
  或許是那個深淵的緣故?
  想了片刻沒有思緒,金木便把此事埋在心底,開始關注起周圍的環境。
  離這里不遠處有兩個城市。
  分別是……‘切爾卡瑟’,還有……‘哥薩克總部’。
  等等!
  金木看著這兩個地名心中一愣。
  又默念了一遍,相關記憶涌入腦海。
  這里不就是自己之前的目的地——‘禍亂之源’的所在地!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