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的騎砍世界 > 第一百零一章 穹頂之上,真實世界

第一百零一章 穹頂之上,真實世界


  我金木到底何德何能,命運要這么折磨我!
  往事如快放的鏡頭在金木眼前閃過。
  可以說‘祂’的出現就是他人生的轉折點。
  遇到‘祂’之前,一切都很正常。
  雖然學習成績稱不上好,但起碼一家人能夠過著安全且平凡的生活。
  可如今,遇到‘祂’之后,就像成了一只在十字路口的蟲子,進退維艱,時刻徘徊在死亡的邊緣。
  一次次從絕境中發掘希望,又一次次陷入更深的絕境。
  MD!死就死吧,總比現在像一個小丑一樣被反復玩弄要強得多!
  伴隨著靈魂狀態下身體的融化,他的意識也隨之變得渙散。
  “咻!”
  在金木腦海中靈智彌留的最后剎那,看到了更加絕望的一幕。
  自己恍若一顆流星,扎進了一道流光溢彩的光幕內。
  緊接著便陷入無邊的黑暗。
  ……
  “……所以這孩子只是用腦過度?麻煩您再看一下!我也有用腦過度的經歷,可他的反應劇烈多了。聽他室友說,當時他可是直接癱倒,失去了意識……”
  班主任的聲音恍若從另一個世界傳來,模模糊糊、斷斷續續。
  金木凝神想要聽個仔細。
  頓時感到一股痛徹心扉的疼痛自大腦中產生。
  “啊……”
  痛!
  潮水般的痛感,一波波拍打著金木的防線。
  雙手緊握,手臂上的血管肉眼可見的凸起,看起來好像要爆開一樣。
  同時整副軀體所有肌肉緊緊繃起來,像是只正在被煮的大蝦,時而彎曲,時而挺直。
  “哎?醫生!你看!”
  “呃。”
  剛剛恢復些許意識的金木再次陷入昏迷。
  身體上的肌肉依然緊繃,身體時不時的抖動一下。
  ……
  “醫生說只是單純的用腦過度,其他方面沒有什么問題。”
  班主任一邊說,一邊把從路邊買的紫薯粥遞給了金木。
  “哦。”
  金木的情緒顯得低迷,無意識的伸手接過他遞來粥。
  “謝謝。”
  是感謝粥,也是感謝他的照顧。
  “唉~”班主任嘆了口氣,拉過一旁的板凳坐了下來。
  “說實話,你這孩子我是真的看不透。”
  金木沒有喝粥,也沒什么心思喝。
  聞言扭頭看向班主任。
  他全名叫杜志強,班級里有幾名成績好的學生,暗地里會以強哥稱呼。
  “首先,就是你的成績的突然增長。
  說增長都不準確,你那就是在突變!
  開始我還懷疑是不是抄襲,可這到后來……也沒人能讓你抄出這個成績啊!”
  “呵呵呵。”
  金木聞言低沉的情緒稍有緩解,搖頭笑了笑。
  “所以這樣一來,我就更奇怪了。學習這種東西根本就是循序漸進,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你怎么會有這么大幅度的變化呢。”
  說完,強哥看向金木,一副求教的樣子。
  金木迎著班主任的目光。
  “就是看書刷題唄。”
  “……那不說這個了,這次是怎么回事?
  你室友說你當時是突然軟倒在床上,直接就不省人事了。
  那大半夜的,你室友借宿管手機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可把我嚇得半死……
  問醫生,還硬說是用腦過度!用腦過度能是這個反應?!”
  金木眉頭微皺,情緒再次恢復低沉。
  遲疑了片刻。
  “我也不知道。醫生說是用腦過度那應該就是用腦過度了。”
  “行,你剛醒,粥喝完在這里多睡會。
  我今天還要在學校值班,不能在這里多待。”見金木情緒有些低沉,班主任頓時明白現在不是追根究底的時候,打算退去,給金木一些休息的時間。
  “現在是?”
  “哦,現在早上7點,你也就昨天昏了一夜的時間。”
  班主任整理了下衣服,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要不要打電話給你父母講一聲?叫他們來個人陪陪你。”
  “不用了。老師您一會把賬單給我,等到晚上回教室我把醫藥費給你。”
  今天是星期天,下午放假。
  班主任笑了笑,也沒有答話。
  “我走了,有什么事就叫醫生。
  他說睡一覺就可以了,平常生活時要注意一下。
  你睡醒后就直接回家吧,晚自習不來的話給我打個電話就成。”
  隨后便轉身出了病房。
  ……
  這是金木高中附近的一家診所,旁邊就是大量飯店,金木高一時經常混跡此處。
  對于此地此景早已經爛熟于心。
  打眼一掃,周圍幾座病床全是空著。
  整個診所好像只有自己一人。
  轉個身,昏沉睡去。
  ……
  中午,在經過醫生一陣叮囑后,金木離開了診所。
  并沒有恢復多少,還是精神萎靡,不過再呆在那里也沒什么意義了。
  走在路上。
  用腦過度?
  回想起自己最后關頭的慘狀——靈魂破碎、神志迷亂。
  說是用腦過度倒也貼切。
  在旁邊街道上漫步,金木滿腦子想著一個問題——自己是怎么回來的?
  有現在這么嚴重的后遺癥,說明之前的經歷肯定不是幻覺。
  那自己肯定也扎入騎砍世界上空的那個物體中了。
  可如今怎么回到了現實世界?
  難道在自己失去意識后又發生了什么異變?
  抬頭看了眼附近的建筑,心不在焉的拐了個彎。
  還有一個可能。
  自己此刻就是在那個未知物品中!
  想到此處,金木走路的姿勢頓時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整個身體微躬著,一步一步,如同一只隨時準備撲出的猛虎。
  想要判定是不是在幻境并不難。
  走了一段路,金木一拐,進入一家書店。
  從書架上拿下本開了封的教輔資料,翻看起來。
  很快,一章看完。
  閉眼回味片刻,把書放回原處,金木輕松地走出了書店。
  是現實。
  那這就稀奇了。
  莫非……騎砍世界上方的那個龐然大物就是自己現在的現實世界?
  金木思索片刻。
  好像有點道理啊。
  自己當時是往天上飛,可換個角度,不也正是往那可龐然大物飛么。
  退出游戲時,從騎砍世界飛到現實世界似乎合情合理啊!
  揉了揉兩邊的太陽穴,把這件事放進心底。
  深吸口氣緩慢吐出,又狠狠搓了搓臉。
  馬上要到家了,得高興起來。
  原地蹦跶幾下,隨后嘴角噙著微笑,龍行虎步向著自家水果攤走去。
  ……
  事實證明,即使從昏睡中蘇醒了過來,昨夜異變遺留下來的影響依然很重。
  在家里的一下午,除了吃飯洗澡,全用來睡覺了。
  即使如此,等到晚自習抵達教室的時候,還是有些萎靡不振。
  “積木,怎樣了?”曲華池看到金木這幅樣子,有些擔憂的問道。
  “小事情,醫生說是用腦過度。”金木裝作一副有些無奈的樣子。“對了,當時謝謝你們了。”。
  “咱幾個還用得著說這些。倒是班主任,大半夜從家里趕來,又緊接著忙活了一夜,一直沒怎么睡覺。
  你等有時間最好去感謝一下。”
  曲華池有些感慨,估計也是第一次見到班主任這樣的一面。
  “嗯,我知道。”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