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的姐姐是我的輪回者 > 116舊神克洛諾斯

116舊神克洛諾斯


      “確實是按正確人物來的,為什么還不行。”洛桐蹙起眉頭有些不解。
  
      在原劇情里獻祭是要通過正確的順序并且將血液和靈魂注入相應的石雕才能成功,而五個石雕分別對應了‘運動員’、‘d婦’、‘學者’、‘傻瓜’、‘c女’五個不同的身份,劇情里的組織成員們從一開始就將所有人的身份都搞混了,所以就導致了無論這五個人死不死這個儀式都已經算是失敗的了。
  
      所以這也是他親自過來并且還兌換了一個高層身份的原因,在之前的屠殺里他就已經按照科特他們死亡的順序更改了石雕的位置使得他們的血液和靈魂得以進入真正相對應的石雕內。
  
      至于會不會是死亡順序不同而導致的,這一點倒是并不會,作為兌換這個身份后自帶的信息告訴他只要將五人的血液注入相對應的石雕,那么儀式依舊生效。
  
      可現在明明已經更改過來了,但依舊沒能成功,這確實有些讓他失望,但也僅僅是失望到不至于說絕望。
  
      按著劇本的話,一會克洛諾斯出來后就會將這顆星球毀滅,他自己倒是可以隨時撤走,只是這個花了一萬本源點抽到的世界很可能就這么沒了,說不心疼那絕對是假的。
  
      他在心里還是有點埋怨克洛諾斯的,要是只蘇醒占領這個世界那他還是有希望的,可偏偏設定的是要毀滅,那他就沒辦法阻止了,能夠毀滅世界的存在怎么看也不是現在的他能夠對付的了的。
  
      “要是把傲天叫來是不是有些勝算”
  
      洛桐想了想還是有些舍不得放棄這個小千世界,他現在手里可是連一個真正的世界都沒有的,唯一能拿的出手的還是一個被分成了三份的殘破世界,更為可悲的是按照他現在的實力說不準哪天幻靈世界的人間界也要丟失了。
  
      “洛博士,怎么樣了?”一個身著淡藍色套裙的老年婦人順著長長的臺階走了下來,她在看到五塊沾滿鮮血的石雕后面色有些陰沉。
  
      “沒有用?你確定中間沒出什么差錯?”
  
      “沒有,但是看起來的確這次是失敗了。”洛桐淡淡的搖了搖頭說道,他覺得這個組織的boss表現的有些反常,雖然看到儀式失敗有些失望但卻并不曾在她的臉上看到半點的驚慌、恐懼之色,只要是人類面對世界即將毀滅這件事一定會感到驚慌活著失望的。
  
      這個boss沒有半點這方面的反應只能說明兩點,要么她不是正常人類要么就是她的手里還掌握著底牌所以就算儀式失敗但依舊能夠保持鎮定。
  
      在大道系統的檢測下她的的確確是一個人類,排出了第一點后那么只有可能是她必定掌握了什么能夠平息克洛諾斯怒火的東西,甚至是能夠封印、殺死克洛諾斯的東西!
  
      “真是一群不讓人省心的人,連這么一點事都處理不好。”老婦人搖搖頭遺憾的說道,“虧得他們還有這么長時間的經驗了。”
  
      “難道還有辦法?”洛桐問道。
  
      老婦人有些驚訝的看了洛桐一眼,“不愧是洛博士,能夠看出這一點。”
  
      洛桐的眼睛微微瞇起,她果然是有其他的辦法,只是他想不通作為人類面對能夠隨意毀滅星球的神他們還有什么辦法。
  
      “舊神從上古便與人類定下了契約而一直到今天,并非是他們對人敗心存善念,只是在忌憚而已。”
  
      “不曾想到,會在我這一任身上出現這種事情”
  
      大地的震動已經開始在地面上傳遞開來,整座山頭都已經開始劇烈的搖擺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地震了?”
  
      于德海穩住自己的身體疑惑道。
  
      他們剛剛好不容易才將最后的那波怪物清理掉,卻不曾想沒過上一刻鐘的時間竟然還碰上了地震。
  
      “這種極不規則的波動可不像是地震。”莊妍說道,“倒更像是”
  
      “地下有東西。”
  
      秋慕白接口道,他站了起來臉色竟然有些凝重,之前那個穿著白色衣袍的批發女人悄無聲息的倒在他的腳旁邊,很明顯已經沒了聲息。
  
      張天生皺了皺眉,秋慕白臉上的凝重自然被他看到了,像他這般的人竟然也露出了這種表情是不是意味著這個地面的震動就是由什么讓他也感到頭疼的東西引起的?
  
      如果是的話那么必然是比那個白衣女人還要恐怖的存在,他可不會忘記剛才秋慕白一臉嘲諷的表情揮手間抹殺那個白衣女人的畫面。
  
      他們對上一個白衣女人都不可能贏,更別說讓秋慕白都不得不慎重對待的東西了。
  
      “這次的輪回世界有些古怪,難道是我之前猜錯了?”他心里默默的尋思著。
  
      照這么看有些不太像是按照他所認為的那樣根據實力來分配任務世界的,現在看著不光這次的新人就連輪回世界里面的怪物,它們的實力都極其不平衡,看起來到更像是隨機選取的,這不得不使他懷疑自己的猜測了。
  
      “轟——”
  
      仿若一道驚雷在眾人的耳邊炸響,巨大的聲響過后又是一陣極其劇烈的震動,在地動山搖間一只山頭一般大小的手臂猛地從地下伸了出來!
  
      無比巨大和山一般大小的手臂上有著密密麻麻的坑洞,陣陣狂躁的氣息肆意的散發著,像一股股熱浪一圈圈的向周圍擴散著,空氣里似乎都彌漫上了一股炙熱的焦味。
  
      “開玩笑的吧,這是什么東西!”方唐嘴巴張了半天才說了這么一句話。
  
      這已經不是他能夠理解的范圍了,一個光是手臂就和山一樣大,要是它整個身體從地下爬出來呢,那又會到什么樣的程度?他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主神出錯了,把他們送進了一個高階大佬才有資格進的世界里。
  
      其他的眾人此刻臉上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幾乎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這從地下突然撕裂大地露出來手臂著實把所有人都嚇到了,震驚的不輕。
  
      張天生瞥了一眼腕表,距離任務結束還有三個小時
  
      他突然開口道:“你有把握打贏這只手臂的主人打嗎?”
  
      他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大伙都知道他這個問題是問誰的。
  
      秋慕白看著那只山岳般散發著不詳的手臂過了半響才沉重的搖了搖頭。
  
      ()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