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玩壞世界的垂釣者 > 第199章 她回來了 六更求訂閱

第199章 她回來了 六更求訂閱


  莊淼他們調查到的這些信息,紕漏的東西很清楚也很直白,那就是中潤醫藥公司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他們的日子過得非常艱難。
  莊淼道:“不過,這家公司最讓我動容的,還是他們對于研發的重視。
  縱然財務上已經捉襟見肘,但對新藥品的研發,他們依舊沒放棄,或許,他們的高層覺得這才是唯一能拯救他們的出路吧。
  不過,據我們調查到的信息顯示,他們要想從新產品方面實現突破,扭轉困局,非常之難。
  他們主要的實驗室有兩個,1號實驗室由劉永昌主持研究減肥藥物,2號實驗室由許斌帶領團隊進行生發藥物方面的研究,但似乎都沒取得太大的進展。”
  莊淼頓了頓,繼續說:“除此之外,我們這邊還調查到他們的總經理李方晨,在暗地里進行過一些有損公司利益的交易,而且這事兒他們的股東好像也知道,但并沒有對此做出處理。”
  “還有這種事兒?”江博皺了皺眉。
  莊淼點頭道:“我們拿到的信息是這樣的,但具體是真是假,還有待考究。
  不過,在整體的企業信用方面,這家公司還是沒問題的,如果選擇對他們進行收購,不用擔心會承擔他們之前留下的法律責任。”
  兩人針對中潤醫藥公司的情況,進行了大半個小時的問答。
  之后,江博吩咐道:“這樣吧,你這幾天先讓人去中潤醫藥公司走一趟,提提收購的事情,先探下他們高層的口風。”
  反正中潤醫藥公司,還有兩三年才發跡,江博倒也不急著在這一時半會兒直接吃下他們,時間還長,可以慢慢來。
  不過,在此之前,該作的準備還是不能少了。
  莊淼點頭說道:“我也正有這個意思,按照我的打算,先主動去接觸一下他們,把暗地調查直接轉移到正面來。
  如果說,我們開出的價格,他們覺得可以談判之后,我就可以趁機提出做法務、財務和業務等方面的調查。
  直接正大光明地對他們的法律、財務、環境、政治、社區、生產安全、環保、匯率甚至天氣地質災害等風險因素的應對措施,進行評估。
  也能把之前沒有調查到的東西都挖出來。”
  “可以。”江博微微點頭。
  莊淼的條理很清晰,雖然之前兩個多月的調查,已經基本算是把中潤醫藥公司摸了一遍,但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地方漏下或被誤導了。
  所以,進行一次正規的進場調查,很有必要。
  聊完公司的事情以后,江博又聊起了生活上的事情。
  當得知莊淼幾人住的居然是十分廉價的快捷酒店之后,江博有點無語了。
  既然是來收購中潤醫藥公司的,那派頭和檔次肯定不能落了啊,牌面這時候很重要。
  雖然他們的開銷公司那邊可以報銷,但江博也沒在意那么多。
  直接來到陸家嘴金融大廈的柏悅酒店,給他們開了幾間豪華單間,而他自己,則開了間位于88樓的主席套房,一晚上十萬塊,時間都是一個月。
  一起算下來,輕輕松松就敗了三百多萬。
  劉浩和溫佳靜一路上跟在江博身后,目睹了他的這種行為,但兩人什么也不敢說,什么也不敢問。
  ……
  作為全滬上最頂級的五星級酒店之一,柏悅酒店的檔次和規格,其實已經超越了普通的五星級酒店。
  站在88樓高的金融中心大廈上,看著傍晚時分外灘的景色,喝著一杯不知道年份的勇闖海角,江博的身心在這一瞬間變得十分愜意。
  默念一聲‘打開’,一面淡藍色的半透明屏幕浮現于視野之中。
  積分1640點,消費值1665點,賬戶余額依舊還有3.4億+。
  次日,在溫佳靜的帶領下,江博去到中潤醫藥公司附近的區域轉悠,直到飯點才離去。
  吃過午餐,他閑得無事,便出了酒店,沿著一條人行道逛了起來。
  下午三點鐘的時候,正津津有味地看兩個身材**的抖音網紅在街拍熱舞的江博,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電話通了之后,對面半晌沒出聲,江博以為是電信詐騙,直接掛了。
  但沒過十秒鐘,對方又把電話打來了。
  “你哪位?”江博接通電話后,不悅道。
  “你猜猜我是哪位?”電話對面傳來了一個甜潤的女音。
  江博沒好氣地罵道:“神經病吧,我怎么還知道你是……嗯?”
  話音未落,他的神色卻突然呆滯了下來。
  不對,這個聲音,好像有點熟悉。
  以前的時候,日日夜夜都在聽,什么版本都聽過,可以說這個聲音他已經聽到骨子里去,都聽吐了。
  心里一個咯噔,江博目光閃動了幾下,哼道:“原來是你,你那兒來的我電話?”
  “蔣飛給我的。”對面的女生慢悠悠說道。
  她不是別人,正是江博的前女友顏煙。
  一個曾經對江博窮追不舍,百般討好,言聽計從,但追到之后卻展現出強大的氣場,想把他變成她的專屬小奶狗的女人。
  “這混蛋……”江博心里咒罵蔣飛那家伙縮短兩厘米,不是讓他別透露的嗎,這貨的嘴果然一點都不嚴實。
  “說吧,你打電話什么事?”江博道。
  說句實話,他現在不是很想面對顏煙,過去的事情就該塵封了,一味地回頭只會讓人躊躇不前。
  可很顯然,顏煙還放不下,她給江博打電話不是為了約他出去聚一聚,他敢把腦袋削了當球踢。
  “我已經回滬上了,想和你見一面,我們約個時間吧,地點你定,不管是你來滬上,還是我去陽城,都可以。”顏煙道,她的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來什么波瀾。
  她老家是滬上的,只是當初大學時候在陽城上學,從蔣飛那里,她也得知江博現在還在陽城。
  “沒什么好見的,既然都已經分手了,那就別磨磨唧唧糾纏不清了,行嗎?”江博道。
  顏煙沉默一陣,語氣幽幽道:“你確定不和我見一面嗎?如果真的不,那我就天天打電話騷擾你,拉黑就換號繼續打,別想著換號碼,你就算換了號碼,我也總有辦法知道你的電話。”
  “你和我耍起無賴了是吧?”江博被她的話氣笑了。
  “你可以這么認為。”
  “那很抱歉,我不吃你這套。”
  ……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