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聊齋世界大反派 > 第52章 你敢出千?

第52章 你敢出千?


  要是肉眼,肯定無法看清胡金華和其同伴的出千方式。
  但是通過【直視圖】的監視,李飛卻知道了兩人的出千辦法。
  【直視圖】就相當于監控器,將所監視的影像傳輸回李飛大腦,并且還可以像電子視頻那樣調慢影響速度。
  在調慢速度之后,李飛發現,兩人出千的辦法總共有兩種。
  第一種,在洗牌的時候直接將牌碼好,所有的大牌都會派到對方手中。
  第二種,在出牌的時候,以極快的速度,直接換牌。
  因為這兩人換牌的手法極快,所以李飛一直不動聲色,而是暗自記清他們換牌之時的小動作。
  每個人都有小動作,那是下意識的,這些小動作,就連胡金華和其同伴自己都沒有發現。
  但李飛在放慢的影像中,不斷的反復觀看,卻將這些小動作記下來。
  比如胡金華,當他準備換牌之時,會下意識的撇嘴。
  而胡金華的同伴,卻習慣性的摸摸胡子。
  李飛洗了牌,牌派完之后,中間還有八張牌。
  “小兄弟!這一把你先擲骰子!”胡金華笑呵呵的道。
  李飛也不謙虛,將骰子輕飄飄的擲下,落下一個三。
  胡金華笑呵呵的道:“擲得不錯!”
  李飛一展手中折扇,翻了個白眼,心道:“什么就擲得不錯?夸人能走點心嗎?”
  胡金華將骰子拿過,卻擲出一個二,他擲出一個二后,將骰子遞給牛二。
  牛二卻擲出一個一,胡金華那個同伴見此,果斷擲出一個二。
  “小兄弟,這把你是莊家!”
  李飛把玩著手中的折扇,心道:“這下三斗一,有意思了!”
  因為是李飛洗的牌,而且發牌過程中,對方并沒有換牌,所以四人所得的牌差別不大。
  李飛丟出一張索子花色的一,牛二出索子三,其他兩人分別跑了兩張索子。
  幾圈打下來,李飛一直在輸,眼見中營之上,只剩下最后兩張牌。
  要是這一圈,李飛再輸,那他就得支付贏家一人三兩。
  可李飛卻好像絲毫不在意,依然把玩著手中折扇,
  “也不知道這小子手里,有沒有萬萬貫?”胡金華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萬萬貫是馬吊牌之中最大的,有這張牌在手中,只要壓著不出,最后一圈再出,就可以處于不敗之地。
  于是,他那同伴從旁邊的兩人使了一個眼神,讓那兩人去偷窺李飛的牌。
  那兩人收到暗示,悄悄來到李飛身旁,而這一切,卻被【直視圖】看了個真著。
  李飛卻裝作好像沒有看見一樣,依舊將牌拿起,輕輕一抹。
  雖然速度很快,但是那兩人卻還是看見了。
  胡金華幾人極有默契,通過兩個同伴的一些手勢,便知道了李飛手中的牌。
  這下子,兩人心中都是冷笑,因為他們認為,李飛的所有牌都被他們知道了。
  胡金華心中暗道:
  “這小子手中竟然捏著萬萬貫,不妙不妙!
  這最后一圈如果被他贏了,我們就是勝了七吊,也沒什么用。
  看來得想辦法從他手中換走那張萬萬貫。”
  胡金華于是給同伴使了個眼神,同伴立刻明白,打開房門走出去,叫來兩個姑娘。
  一會兒功夫,兩個身材微豐、鵝蛋臉,美艷至極的女子走進來。
  她們一進來,立刻媚眼如絲的看向胡金華,走到胡金華身邊,吊在胡金華身上。
  “胡爺!您可算是想起人家了,讓姐妹們這一通好等!”
  胡金華很是豪邁的道: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吊在我身上算怎么回事,我叫你們進來,是為了陪陪我這小兄弟!”
  兩女子看了李飛一眼,驚訝的道:“這么小?”
  李飛正要出牌的手不由得微微一顫,臉不由得發黑。
  那兩個女子雖然震驚李飛的年齡,但還是很快就帶著職業笑容走向李飛。
  這兩女子走來,將李飛的心神打亂,然后胡金華乘機將李飛的牌換走。
  剛才胡金華那兩個朋友暗示過萬萬貫這張牌所在位置,所以只是一瞬間,就將那張牌換走。
  他們以為李飛不知道,但李飛早就通過【直視圖】看得一清二楚。
  也正是這個時候,李飛也憑借九十萬貫贏了一吊,將桌子上上最后一張牌摸起,正是萬萬貫。
  他笑呵呵的將萬萬貫甩出,贏了最后一圈。
  雖然他之前才贏了一圈,但是馬吊牌的規矩是,只要最后一吊贏了,就可以反敗為勝。
  看見李飛甩出來的那一張牌,正是萬萬貫,胡金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被他換過來的這張,卻是八十萬貫。
  胡金華只感覺腦袋仿佛被重錘砸了一下,他猛地一拍桌子,咬牙吼道:
  “小兔崽子!你特么敢出千!”
  胡金華的忽然暴起,讓那依偎在李飛懷里的兩姑娘嚇得尖叫,臉色也慘白。
  但面對胡金華的憤怒,面對那猙獰的面孔,以及空氣中淡淡的殺意,李飛的表情,還是很輕松。
  旁邊的牛二,卻冷汗掉落,臉色蒼白。
  雖然胡金華呵斥的是李飛,但是牛二卻還是感覺心驚肉跳。
  李飛笑道:
  “呵呵!到底誰出千,只怕你比我更清楚!行了,不逗你們玩了!我得走了!”
  說著,李飛就想將面前的銀子撿起裝走,好像真的要腳底抹油,逃之夭夭。
  雖然這一把李飛贏了,但是因為他之前輸了七把,所以這一把只能說是不輸不贏,沒有賺錢。
  所以他也沒有向胡金華等人要銀子。
  可是李飛才剛剛站起,就被胡金華極其暴力的按回椅子。
  好家伙!他們剛剛為了釣魚,可是每個人都舍出去兩三錢了,現在李飛要是走了,那還不虧死?
  胡金華臉上冷笑道: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來頭!也不管你家里多有錢有勢!在我面前,最好放老實點!”
  李飛故作疑惑的道:“什么意思?”
  胡金華裂開了大嘴,眼神如同欲擇人而噬的野狼,而李飛就仿佛是一只即將要被撕碎的小綿羊。
  旁邊的牛二,被面前的畫面嚇得直接打冷擺子。
  李飛卻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一展手中的折扇,道:
  “你敢殺我嗎?”
  胡金華聽聞此言,卻不由得一愣,因為李飛的表現,和他心目中的劇本不同。
  他本來以為,李飛會被嚇得如同旁邊牛二一般,可是李飛眼神中,卻沒有絲毫的畏懼,有的只是平靜。
  就算牛二,也是滿臉驚愕的看著李飛,李飛這小孩,面對胡金華這等狠人,卻是云淡風輕。
  他實在想不通,李飛的膽子,為何這般大。
  胡金華則是瞬間為難,看李飛的穿著打扮,他猜想李飛絕對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現在看李飛那眼神,平靜得如同一潭深不見底的湖水,更讓他堅定了這個想法。
  “這小子家里絕對很有權勢!”
  他胡金華雖然狠,但是不傻,要是他真的殺了李飛,那對他可一點好處都沒有。
  再說,這青樓的幕后老板,也不會允許。
  和這青樓幕后老板相比,他胡金華就是個屁,他可不敢得罪。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