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無量錢途 > 277 僵持不下
    
  
      那些死去的黑手黨徒,分別是兩種不同的死法。
  
      雖然二人一個是師父一個是徒弟,卻似殺豬捅屁股,一人一個殺法。
  
      一種是一刀切斷喉嚨,這顯然是黃一刀的刀功。
  
      另一種呢,死得非常安靜,卻沒有外傷。
  
      這些人是死在呂怡蓁的手下。
  
      呂怡蓁,就是那個小巧玲瓏的護士。
  
      外號“一針”。
  
      和師父一刀一針,相得益彰。
  
      黃一刀殺人的時候,近處的,小刀一抹,直接切斷了喉管。
  
      遠處的,飛刀一閃,也是直接切入喉嚨。
  
      小姑娘呢,一手拿著一支小型注射器,遠處的呢,一個激射,泚那些來犯的黑手黨徒一臉!
  
      近處呢,小姑娘如同穿花蝴蝶,直接就扎進了他們的身體!
  
      別管是遠處泚,還是近處扎,只要挨上,立刻就沒有命了。
  
      原來注射器里面,有兩樣東西混合,一個是強度乙醚。
  
      另一個是綠化鉀!
  
      這些東西,都是治病的好東西,但是一超過限量,立刻成為殺人的利器!
  
      黃一刀作為名望卓著的醫生,當然有權利購買這些藥品,有權利使用它們,更有權利決定使用多大計量,尤其是在特殊情況下。
  
      今天算一個特殊情況。
  
      這些人黑手黨徒對他們見面就痛下殺手,從哪個標準說也是喪心病狂,予以人道消滅,絲毫不違背他的醫德
  
      故此,師徒二人,就來一個殺人比賽。
  
      倒不是他們嗜殺,是在也是迫不得已,你不殺了他們,只能等著被他們殺掉。
  
      新來的這波人還有些不信邪,十多個人一起沖了進來!
  
      紅一刀不慌不忙,嘿嘿一笑,欺身而上,小刀一閃,就是一個人斷掉喉嚨倒下。
  
      小刀又一閃,又是一個人倒下。
  
      接著又一閃,沒有人了。
  
      另外九個人都被他徒弟干掉了!
  
      那小護士下手的速度可是快如一陣風,只要進屋,都是她動注射對象。
  
      和黃一刀不同,他是等到敵人攻到面前,才小刀一閃,解決麻煩。
  
      姑娘卻是主動服務,只要是進來的,上去就是一針!
  
      等那些人沒有一個站著了,小姑娘一手一管注射器,里面的藥液剛剛下去一半。
  
      果然效率比師父高多了。
  
      “師父!下次再來人,您老人家完全不用動手了,看著徒兒我干他們就行了!就這么小貓三五只,還不夠我殺的!要不,讓我出去殺個痛快?”
  
      小姑娘跟師父請求道。
  
      黃一刀搖搖頭,語重心長地說:“醫者父母心,不要那么見到殺人就興奮!希望那些人知難而退吧!只要不進這個屋,你就不要出手,我們絕不會主動出擊的!”
  
      一針怏怏地說:“好吧,聽師父的!可是,師父,我餓了!”
  
      一刀無奈地說:“好吧!如果一個小時以后,他們還不走,我師徒二人就殺出去,吃飯!”
  
      這醫務室是守住了,可是其它囚室就沒有這樣樂觀了。
  
      雖然越來愈困難,還有陸陸續續有七八個囚室被黑手黨攻了下來
  
      無一例外,里面的男女全部被殺死。
  
      無一例外,黑手黨至少付出了二倍以上的代價。
  
      無一例外,里面沒有單眼毒龍。
  
      杰斯也是沒有辦法,只要沒有找到解救的對象,他就必須打下去!
  
      否則,以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更重要的是,找不到單眼毒龍,他就只能絕望!
  
      因為希特凌就會順理成章地成為黑手黨黨魁,手握大權,他再也沒有翻身的余地。
  
      雖然他也知道,即使救出了單眼毒龍,他的這支支持前黨魁的唯一力量,也是損失慘重,不足以和希特凌抗衡。
  
      但是救出來,總有一線希望;救不出來,就一切都免談了。
  
      正在尋思不定,希特峰進來,轉達父親的命令。
  
      要求他們必須在一天內攻下監獄,救出單眼毒龍!
  
      否則,耽誤了整體大計,絕不輕饒!
  
      希特峰說完,就和葛朗樓離開,也不聽杰斯的回應。
  
      杰斯差點沒有氣炸!
  
      這不明擺這不讓人活嗎?這個時候,作為黨魁,你應該派人來支援才是!
  
      我他奶奶的到現在為止,人死了三分之二了,你知道不知道!
  
      不過,發怒是發怒,他也只好按照命令,繼續攻打。
  
      同時,他自己的目標是救人,單眼毒龍何時沒有找到,他就要死戰到何時。
  
      于是,他把自己的護衛全都派了下去督戰,只留下十個護身。
  
      又是一輪更加慘烈的爭奪囚室戰斗開始!
  
      這時候,喬直還和獨眼龍、監獄長、粉黛絕姬在一起,還有一個,就是單眼毒龍。
  
      這四個人都知道,單眼毒龍被找到的那一刻,就是他死亡的到來時刻。
  
      單眼毒龍早就知道這個結局,所以把知道的情況,都和獨眼龍講了。
  
      現在,他幫助獨眼龍防守,實際上就是救自己的命。
  
      現在他們的所在地,出于監獄的中心,就是監獄的管理中樞,一個辦公室群房區。
  
      沒有高樓,都是一座座平房。
  
      和普通平房不同,這些平房都防護嚴密,每一個平房,都是一個碉堡。
  
      它們雖然分開,卻能夠互相照應,類似一個戰略碉堡群。
  
      建筑物都很堅固不說,這里還布置了重型武器,就是十挺重機槍!
  
      喬直一看這個布置,就知道,哪怕那些黑手黨徒攻下所有的囚室,也攻不破這這最后的防區。
  
      也就是說,他們救不走單眼毒龍。
  
      于是,喬直交代了幾句,讓他們一定要托住這股敵人,他就要離開。
  
      可是,粉黛絕姬依依不舍了!
  
      這一段時間二人一直在一起,甚至手拉手,讓粉黛一顆飄蕩的心,似乎找到了久久尋覓的港灣,落在他的身上。
  
      這姑娘敢想敢干,見到喬直要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大聲說:“我也跟你走!”
  
      聲音決絕,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氣概。
  
      監獄長一愣,這個要求有點出格吧?
  
      當初似乎你只要求見到中意的,可以馬上洞房花燭,我是同意了;可是出監到別出去,這個似乎我沒有那么大的權力呀!
  
      剛要說不行,獨眼龍底下踢了她一下,向喬直輕微努了一下嘴。
  
      這兩個人近來打得火熱,自然心有靈犀一點通,趕緊停下,聽喬直定奪.
  
      (未完待續。)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