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十七章 都要滴血了
    第十七章都要滴血了
  
      兩人結伴進入小區。
  
      因為這個小區是天海大學對面最為高檔的存在,所以房價很高,足有七八萬元一平。
  
      而且,雖然打出的名號是公寓,可事實上,小區的房子全是大戶型的別墅面積。
  
      每一套房的價值,基本都在千萬元以上,能買得起、住得起的人不多,所以小區里的人很少,也很安靜。
  
      “距離學校好近!”鄭婉小聲道:“以后去學校方便的很!”
  
      “是很近,我住在十二樓,站在窗戶邊,能看到咱學校。”蘇凌說著,已經領著鄭婉走進電梯,按下第十二層按鈕。
  
      很快,到第十二層了。
  
      蘇凌的公寓,就在電梯旁,他拿出鑰匙,打開門。
  
      鄭婉走了進去,站在客廳,忍不住愣神。
  
      好奢華!
  
      真的好奢華!
  
      她一眼掃去,所有的家具,都是世界名牌,且,全是嶄新的,有的甚至還沒有拆封。
  
      此外,這套房的面積,比想象中大好多,足有三四百平吧?
  
      整套房加上奢華的裝修、家具、電器等等,沒有五千萬估計下不來。
  
      鄭婉家雖然也有錢,可資產就五個億的樣子,還只是保有值,流動資金連五千萬都不一定拿出來。
  
      她家的別墅,滿打滿算價值六七百萬,和蘇凌這個公寓,不可同日而語。
  
      “還是公寓嗎?別墅中的別墅!”鄭婉不由得苦笑。
  
      不過,想到蘇凌的強大、神秘,她也就釋懷了。
  
      可能對于蘇凌來說,金錢什么的只是一個數字!
  
      “我們去臥室!”一進入公寓,蘇凌開門見山:“我的臥室很不錯,光線好,床也大,你躺在上面應該很舒服!”
  
      明知道蘇凌的話沒有其他的意思,畢竟她要被治療,就要躺下,需躺在床上。
  
      可鄭婉還是害羞的臉色通紅,兩只小手緊張的擺弄自己的裙擺,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害羞,這里沒有其他人,又不是在學校!”蘇凌沉聲道,很認真:“而且,你得做好心理準備,之后還要脫了衣服,上午在學校的時候,我只是為你緩解疼痛,即使隔著衣服也可以,可要為你根治的話,上衣是必須要脫的!”
  
      “我……”鄭婉的心跳越發加速:“我……我能去一下衛生間嗎?”
  
      “衛生間就在那邊!”蘇凌指了指衛生間。
  
      鄭婉趕緊朝衛生間走去,進入衛生間,她關上門。
  
      她根本沒有想小解,只是太緊張了,所以找個要上衛生間的理由,緩解一下情緒。
  
      鄭婉站在鏡自前,看著鏡子里的臉蛋,紅的都要滴血了,她咬了咬自己的紅唇,美眸中稍有一絲猶豫。
  
      胸口還上下起伏,呼吸的節奏明顯不對。
  
      “鄭婉,你不要瞎想,蘇凌只是為你治療!”小一會兒,鄭婉這么對自己說,一邊說著,一邊大口大口的深呼吸。
  
      總算是平靜下來一點,她整理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出衛生間。
  
      “進來吧!”此刻,蘇凌已經在臥室。
  
      鄭婉走進臥室,正如蘇凌所說,他的臥室很不錯,干凈、嶄新、大,尤其是床,估計是定制的,足有三四米寬、三四米長。
  
      蘇凌站在床邊。
  
      “我……我該怎么做?”本來鄭婉都說服自己,要配合蘇凌、不要瞎想,可進了臥室,面對蘇凌,氣氛似乎還是變味了,多了許許多多的曖-昧和尷尬,她還是忍不住局促。
  
      “先把上衣脫掉,然后躺在床上,閉上眼,剩下就沒有你的事了!”
  
      蘇凌倒是不尷尬,他露出自信的笑容,只要鄭婉配合,給她根治寒毒,簡直不要太輕松。
  
      “……”鄭婉的腦子有些懵,脫衣服?真要當著蘇凌的面脫衣服,她只穿了上衣,脫了的話,只剩內衣。
  
      “婉兒,還不快點,愣什么神?”
  
      “這……我……我脫”鄭婉想了想,最終還是拿定了注意。
  
      一方面,她相信蘇凌。
  
      另一方面,她的小腹經常疼痛,每一次都疼的很厲害,她發自內心的想根治,要不是對醫院有恐懼,早去醫院了。
  
      下一秒。
  
      鄭婉顫抖著白皙的小手,開始脫上衣。
  
      簡簡單單的一件上衣,她脫的很慢很慢,主要還是太緊張……
  
      蘇凌就站在旁邊,雖然神色沒有什么變化,可眼神還是不由自主的放在鄭婉的美背、鎖骨、香肩上。
  
      一個字,白!
  
      兩個字,光滑!
  
      三個字,很性-感!
  
      背如珍珠、肌膚賽羊脂,最吸引蘇凌的是鎖骨。
  
      鄭婉的鎖骨非常非常漂亮,美的炫目,如同藝術品,讓他完全挪不開眼神。
  
      或許是因為脫了衣服,沒有安全感,鄭婉雙手摟著自己的嬌軀,頭都要埋在胸口了。
  
      那嬌羞的模樣,清純的好似水蓮花,讓蘇凌看了恨不得直接撲上去。
  
      鄭婉不知道,她越是這樣的害羞、放不開,吸引力越是大。
  
      “婉兒,不要太緊張,你躺在床上。”旋即,蘇凌深吸一口氣,強行拋開那些紛雜的心思,指了指床,道。
  
      “恩呢!”鄭婉好像是不會說話了,只知道點頭,她顫顫巍巍的趴在床上:“可以嗎?”
  
      她背對著蘇凌,蘇凌忍不住苦笑:“婉兒,你需要根治寒毒的地方是小腹,你背對著我,我還怎么治療?”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