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四十八章 有驚喜也說不定
    任菲菲驚呆了,傻傻的盯著蘇凌,好久都沒有出聲。
  
      良久,她那絕美的臉蛋上,布滿了快要的哭的表情,她覺得自己真的是遇到瘋子了。
  
      之前,她以為蘇凌既然敢那么囂張的毆打高逸,一定是有所倚仗,現在看來……
  
      是自己想多了,蘇凌完全就是有妄想癥。
  
      后臺就是自己???想到蘇凌的話,任菲菲真不知道說什么好。
  
      深吸好幾口氣,她再度開口:
  
      “蘇凌,等下飛機,你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說。”
  
      “我現在就去聯系我父親,他的面子高家多多少少會給一點,但最多也就是讓你不會下飛機直接被高家人帶走。”
  
      “警察局你肯定要進,監獄你也逃不掉,而且,你進了監獄,高家人很可能會想辦法派人進去殺你。”
  
      “但即使這樣,總比你一下飛機就被高家人帶走、立馬就被殺死的好。”
  
      “我和你保證,你進監獄后,我會求我爸,用一切的力量乘著高家還沒有派人進監獄之前,把你調到燕京的監獄。”
  
      “高家雖然很強,但他們的手伸不到燕京,只要你成功的去了燕京監獄,在里面好好表現,不到一年就會出來。”
  
      “當然,前提是高逸沒有死,如果他死了……”
  
      說到這里,任菲菲咬了咬嘴唇,臉色蒼白了一些,如果高逸死了,蘇凌就是殺人,性質不一樣了。
  
      “如果他死了會怎樣?”
  
      蘇凌強忍著笑,問道,心底也多了一絲感動,為任菲菲的心地善良感動。
  
      她大可以不用管自己,卻依舊不愿意放棄,這樣的女孩,不多見。
  
      “如果他死了,我……蘇凌,對不起,我……如果他死了,你可能短時間里從監獄里出不來,可我一定不會讓被槍斃,我爸是任家人,京城任家,找一些關系能幫到你的。”
  
      任菲菲小聲的道,她的聲音里有堅定,可同樣沒有多少底氣。
  
      因為她知道父親從京城任家離開的那一天,可能就不屬于京城任家的人了。
  
      他肯定不愿意再厚著臉皮,回京城任家找關系。
  
      但她還是要盡最大力量勸服父親,蘇凌不應該死,他對自己有恩,自己要是看著他死,會愧疚一輩子,人命關天。
  
      “好,下飛機再說吧!”蘇凌點頭。
  
      該說的已經說了,他就是說的再多,任菲菲也不會相信自己能夠一個人面對高家人而不死。
  
      所以,一切等下飛機后,任菲菲自然會知道。
  
      “蘇凌,你……”
  
      任菲菲差點氣死,她都要著急的瘋了,蘇凌卻是一點點的情緒變化都沒有,還下飛機后說,那能來得及嗎?
  
      難道到現在,蘇凌還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她解釋的夠清楚了。
  
      “好了,菲菲啊!你不要著急,就是著急,也沒有用!也許下飛機后,我會給你驚喜說不定。”
  
      蘇凌眨了眨眼睛,又靠近了任菲菲一些,幾乎和任菲菲緊貼著。
  
      任菲菲下意識后退,她靠在衛生間的門上,抬著頭,正對蘇凌俊朗陽光的臉和那深不見底的眼神,兩人此刻的樣子像是壁咚。
  
      她有些失神,一方面,此刻她和蘇凌靠的太近,都能感受到蘇凌身上的溫熱了,另一方面,她震驚于蘇凌叫自己菲菲。
  
      “任菲菲!!!”下一秒,就在任菲菲有些羞惱想要說什么的時候,突然,一道憤怒的喝聲傳來。
  
      她美眸一閃,下意識的朝著聲音源頭看去。
  
      那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留著胡子,個子挺高,皮膚有些黑。
  
      此刻,他抬起手,指著自己,滿臉的冷和怒火,還有怨恨。
  
      這個男人,任菲菲認識,叫高軍,是龍航的跟機廚師。
  
      除了這個身份,他還是高家人。
  
      高軍死死地盯著任菲菲,心底都有殺意了。
  
      他就在飛機上啊!
  
      但,少爺被人打的重傷到不知生死,他一定會被遷怒。
  
      而這一切,全是因為那個重傷少爺的人。
  
      所以在得到消息后,他第一時間來找蘇凌,他要擒下這個該死的雜種!!!
  
      只有把蘇凌控制起來,他才好下了飛機和家主交代。
  
      可哪里想到,匆匆忙忙的趕來,卻看到任菲菲和蘇凌幾乎要親到一起的一幕。
  
      “該死的狗男女,任菲菲,你個賤-人,我家少爺對你一往情深,有你的每一趟航班都乘坐,就是為了追你。”
  
      “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要臉,勾結情-夫重傷我家少爺,任菲菲,我保證,你和任家都會凄慘無比!”
  
      高軍聲音噴火,低聲吼道。
  
      “你亂說!”任菲菲的臉色難看起來,也有一些害怕。
  
      “亂說?哈哈哈哈……任菲菲,你死定了,你和你的情-夫,都死定了!”
  
      高軍怒急反笑,眼神先后落在蘇凌和任菲菲的臉上,手里突兀的多了一把菜刀,嗯,他是帶著菜刀來的。
  
      隨著高軍拿出菜刀,機艙里,一些時時刻刻注意著這邊的乘客,一個個臉色大變,被嚇的不輕。
  
      “小雜種,現在就給我束手就擒,不然的話,不要怪爺爺的菜刀不長眼!”高軍直視蘇凌,咆哮道。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