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五十章 別忘了菜刀
    “給我滾!滾啊!!!”高軍嚇得渾身哆嗦。
  
      他也就恐嚇恐嚇蘇凌,哪里真的敢動手?更不敢拿刀放血了。
  
      尤其是此刻的蘇凌那么詭異,連聲音里的氣息,都給人一種至極心寒和無盡威壓的感覺。
  
      高軍的腿都軟著在,和蘇凌動手?開什么玩笑。
  
      “不敢動手?呵呵……看來你真的需要我幫忙。”蘇凌的笑容充斥神秘。
  
      繼而,在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眼神下,蘇凌陡然抬起自己的手,握住高軍的菜刀,對著自己的脖子就是狠狠一下。
  
      剎那間,整個機艙內,幾乎所有人的臉色都蒼白到毫無血色,婦女和孩子甚至全都閉上眼睛。
  
      蘇凌那么用力,就是自殺,真正的自殺!
  
      鋒利無比的刀刃在他的撞擊下,一定會沒入脖子。
  
      顯而易見,很快,兇殘驚悚、到處是血的畫面,就要出現。
  
      一些人不由得想到,蘇凌可能是因為料到了自己下飛機后要面對高家人,到時候說不定連死都是一種奢求,于是現在提前自殺。
  
      這不失為一種上上的選擇。
  
      然而,能擁有如此震撼人心的勇氣,卻也是萬分稀少!
  
      至少,機艙內,沒有人能做到,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蘇凌!!!”不遠處,任菲菲先是嬌軀一顫,隨即失聲喊道。
  
      她完全失控了,也懵了。
  
      任菲菲怎么也沒想到蘇凌會選擇自殺,驚恐和愧疚還有對高家的憤怒,快速在心底彌漫,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翻騰。
  
      任菲菲嬌軀搖晃,幾乎要昏過去。
  
      然而,下一秒,突兀的,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快看,他……他……他沒有流血,沒……沒有死!”
  
      此聲音一經出現,須臾之間,那些原本就瞪大了眼睛盯著蘇凌的眸子,又一次狠狠放大,放大到了最夸張的程度。
  
      一個個眼珠子,好似那被炒熟的豆子,瘋狂膨脹,趨于飛出。
  
      “……”任菲菲一下子停滯顫抖的身子,大驚大喜之下,她嬌軀軟軟的,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她捂著自己的櫻桃小嘴,久久無聲。
  
      “我幫你了,用盡全力的幫你了,可是依舊不見血,真郁悶,哎,我都好久沒有看過自己的血了!”
  
      蘇凌搖了搖頭,那淡淡的聲音里,充斥著發自內心的寂寞,一種無敵的寂寞感。
  
      蘇凌的聲音游蕩在機艙內,堪比一口口真空口袋,罩住了每一個人,讓人不能再呼吸。
  
      足足有幾百人盯著蘇凌,怎么也不能挪動眼神,仿佛看到了來自地獄黃泉的鬼王。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高軍才從那無邊無際的恐懼中反應過來。
  
      剛反應過來,他就像被打斷了雙腿,整個人轟的一下跪在地上。
  
      他止不住的磕頭,用盡全力磕頭。
  
      頭都磕破了、流血了。
  
      但高軍仍然不敢停下,反而磕的越來越猛。
  
      一邊磕,一邊語無倫次的求饒:
  
      “放過我!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
  
      “不要殺我,爺爺,祖宗,我叫你祖宗了。”
  
      “我道歉,我給您和任大小姐道歉,是我嘴賤,是我該死,我才人賤_人。”
  
      “不,我連人都不算,我是畜生,該死的畜生!!!!”
  
      “叮……”
  
      蘇凌沒有吭聲,而是隨意的一踢。
  
      驟然間,那把因為恐懼而被高軍扔在地上的菜刀,飛了起來,莫名其妙的飛起來。
  
      且,飛舞的線,是筆直筆直的,眨眼中就在高軍頭頂上方。
  
      接著,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高拋在上的菜刀又極速下落。
  
      速度太快,肉眼幾乎看不太清楚。
  
      一個呼吸后。
  
      “啊啊啊啊……”高軍的慘叫響起。
  
      連續不斷的慘叫聲,讓人心驚膽寒。
  
      在這樣的慘叫聲中,好一會兒,眾人才猛的發現高軍的嘴在流血,刺眼的流血,不能停下。
  
      此外,高軍的嘴上有一道齊齊的口子,那口子很清晰,很精煉,還很直,如世界上最好的裁縫,用剪刀,小心翼翼的剪裁。
  
      見到這樣一幕。
  
      整個機艙內,再無一絲聲息,包括心跳和呼吸,都被凍結了。
  
      恐怖!
  
      實在是太恐怖!
  
      隨意的一踢,就能讓菜刀落在那么細微、精確的位置?
  
      蘇凌是神嗎?
  
      要是換個人,拿著鋒利的匕首,再加上尺子,且用雙手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剪裁,也做不到吧?
  
      “嘴賤,所以,斷裂你的嘴,這是我給你的懲罰。”
  
      “記住了,我叫蘇凌,不要再讓我看到你第二次。”
  
      “不然的話,呵呵,也許,那一道口子不會再出現在嘴的位置,而是脖子。”
  
      寂靜中,蘇凌挑了挑眉頭,淡淡的道。
  
      “是是是……”
  
      蘇凌開口,高軍就是再疼,也不敢繼續嘶吼著慘叫了。
  
      他重重的點頭,和小雞吃米一樣,頭都要點斷了。
  
      “滾吧!”隨后,蘇凌擺了擺手,無趣的很。
  
      高軍如臨大赦,不顧一切的逃跑。
  
      當然,他的逃跑,就是用手和腳撐在地上爬。
  
      他根本站不起來,腿好似是橡皮泥做的,估計都撐不起一根羽毛,何況一個身子?
  
      “站住!”眼看高軍爬跑了十來米了,突然,蘇凌開口。
  
      那一剎那,高軍的身子戛然而止,一動不動,滿臉的絕望。
  
      真真切切的絕望,即使此刻他沒有回頭,可蘇凌的眼神放在他身上,他也能感受到蘇凌的眼神是切實存在的刀劍,一眼就讓他亡了半條命。
  
      下一秒,絕望的湮沒下,高軍轉頭,他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一邊,鄭猛的臉色再次變化,越發的難看蒼白。
  
      他也覺得蘇凌是后悔放過高軍了,要趕盡殺絕。
  
      可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敢為高軍吭聲。
  
      鄭猛同樣害怕面對死亡,這是人的天性,面對一個恐怖的瘋子,勇氣是奢侈品。
  
      “別忘了拿走你的刀,然后再爬滾!”旋即,無與倫比的壓抑中,蘇凌抬起手,指了指眼前落在地上的菜刀。
  
      “呼呼呼……”驟然間,高軍猛的抬頭,大口大口的呼吸,原本已經灰黑絕望的眸子,充滿了對生的渴望。
  
      原來蘇凌不是后悔了,不是要殺自己,高軍激動的想要哭。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