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九十四章 好像很厲害
    走了不知道多久。
  
      突然,遠遠地,一道蒼老、憤怒的聲音傳入蘇凌等人的耳朵:
  
      “該死!!!我怎么又回來了?啊啊啊……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為什么我怎么也走不出去?”
  
      “是張奎斗!”徐克擎趕緊道:“找到他了!”
  
      蘇凌則是一聲不吭,繼續帶著龍組的人以詭異的路線朝著前面走去。
  
      很快。
  
      一道蒼老的人影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那人影看起來有些狼狽,氣虛喘-喘的,不過,的確沒有受傷。
  
      他滿頭白發,臉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但,他的確不算太老,至少,臉上的皺紋比錢老等人少多了。
  
      張奎斗的手里拿著一個爪子,那爪子是精鐵煉制,森寒刺眼,爪子散發著冰冷血腥的氣息,距離很遠都能聞到。
  
      張奎斗正處于氣急敗壞之中,氣息很不穩定。
  
      他猛地轉頭,看向徐克擎和蘇凌,低吼道:“你們真敢找來啊!!!華夏的雜碎!”
  
      “張奎斗,你……你竟然真的是島國彎刀閣的人?”張奎斗此話一出,錢老臉色狂變,痛心疾首:“你……”
  
      “錢東海,你的手臂,知道是怎么斷的嗎?哈哈哈……拜老夫所賜!”
  
      張奎斗猙獰著臉,吼道:“還有韓守邦,你知道當年你所在的那只精英隊是怎么被包圍,然后慘死七人的?哈哈哈……那也是老夫做的。”
  
      “張奎斗!!!你該千刀萬剮、灰飛煙滅、死無葬生之地!”
  
      得到真相,錢東海因為太憤怒,狠狠的顫抖,他盯著張奎斗,恨不得吃人:“枉我還抱著一絲希望,以為你是被冤枉的!”
  
      王老、韓老等人,也都幾乎要失控,死死地盯著張奎斗,眼睛一眨不眨,身上更是氣息暴躁。
  
      “哈哈哈哈……現在說什么都遲了,徐克擎,你真不應該帶人過來啊!更不應該困住我張奎斗!”
  
      張奎斗哈哈大笑:“老子是玄天境中期的實力,你們全要死,全要死啊!”
  
      繼而,他猛地抬起手里的那個刺眼森白的爪子,瘋狂的大笑,白色的毛發都要豎起來了。
  
      也就是那一秒,一股一股恐怖的氣勢就如排山倒海一樣的風暴,從張奎斗的身子里散發出來,不顧一切的向四周沖擊。
  
      “你以為你們這么多人就能夠擒下我?玄天境中期的實力,不是你們這些螻蟻能夠想象的!”
  
      徐克擎的臉色快速變化,他身后,不少龍組的精英隊成員,全都控制不住的后退,一個個臉色蒼白、驚恐萬分。
  
      這是氣勢!
  
      僅僅是氣勢啊!!!
  
      竟然就如此如此的恐怖?
  
      玄天境中期,真當強大到這個地步?
  
      饒是徐克擎這樣見過風浪的人,都隱隱有些心驚膽戰,莫名的多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徐克擎,現在知道害怕了?這些年,如果不是因為忌憚天武山,你以為龍組還能夠存在,我一人就能將你們全部滅了,你真覺得龍組是多么的厲害呢!”
  
      張奎斗大聲喝道,聲聲如雷,灌耳鎮響,他一邊大喝,一邊朝著龍組這邊邁步走動。
  
      “咚咚咚……”
  
      那一步一步,聲音太響了。
  
      好似大錘子夯擊在地面之上!
  
      而那股從張奎斗身上洶涌的氣勢,更是堪比滾滾當當的大山,壓迫一切。
  
      “龍神,我……我們和他拼了,拼了……”錢老嘶吼道,眼眸中全是視死如歸。
  
      “對!拼了!”
  
      “和他拼了!!!”
  
      “一定要殺了這個雜碎!”
  
      ………………
  
      錢老的嘶吼聲,激勵了許多人,一個又一個龍組之人強忍著那股壓迫,站了出來,全都抱著必死的決心。
  
      “好,那我們就拼了!”徐克擎突兀的也什么都不怕了。
  
      也許,今日就是龍組的滅亡之日。
  
      但以這樣戰死的方式滅亡,徐克擎心滿意足。
  
      至少,龍組不是被那種齷齪的下毒手段毒死的。
  
      “還想要戰?真是可笑!都給我跪下吧!!!”
  
      張奎斗已經到了眼前,他像是貓戲弄老鼠一樣,根本不著急,暫時沒有動手,而是繼續增強他的氣勢。
  
      “咯吱!”
  
      “咯吱!”
  
      “咯吱!”
  
      ………………
  
      終于,有一些實力弱的龍組的人被壓迫的幾乎要跪下了,膝蓋都發出摩擦聲。
  
      嘴角更是溢出鮮血!
  
      僅僅是氣勢,就到了這種地步!!!駭人驚悚。
  
      “蘇少,快逃,快逃,快逃啊!我們阻止不了他多久的,把消息帶給古老,為龍組報仇啊!”
  
      徐克擎大吼道,不顧一切的大吼。
  
      他已經確定,龍組要完了……
  
      “快走,落痕一直愛你,以前,現在,來世,不變!!!”宮落痕那絕美的臉蛋上多了絲深情的笑容,她看著蘇凌。
  
      “老大,以后,多給我燒點紙!”南宮火大聲道,到了生死時刻,依舊不忘搞怪。
  
      “想要他走?呵呵……可能嗎?誰也逃不走,尤其是你,破壞了閣主的大事,最該死的就是你!”張奎斗盯著蘇凌,不屑的道。
  
      “那個啥,我有說過要走嗎?”蘇凌莫名的摸了摸鼻子。
  
      同一秒。
  
      蘇凌的身上,也多了一股淡淡的氣勢,那股氣勢,不浩大,也不威壓。
  
      可就是這股氣勢,卻如一只無形的手,輕松的退了張奎斗的氣勢。
  
      頓時。
  
      整個龍組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能呼吸了,就好像是被人從湖底救了上來,不再處于溺水之中。
  
      “徐組長,我一個人搞定他,你們別弄得好像生離死別一樣,我要你們過來,只是看戲,僅此而已,玄天境中期,好像很厲害似的?”
  
      繼而,蘇凌看向徐克擎,苦笑道。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