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九十六章 是人是鬼
    “哈哈哈……狂妄無知的小子,給我死吧!!!”張奎斗哪里在意蘇凌那不知所謂的話,突兀的抬起手,手里的鐵爪,化為一道刺眼的白,堪比疾風閃電,幾乎不攜帶影子,朝著蘇凌攢動而來,那鐵爪經過的弧線,空空蕩蕩,完全沒有摩擦,因為,鐵爪的力量太恐怖,以至于,強行把空氣都碾壓碎了,沒有了空氣,哪里還來的摩擦?
  
      “該死!!!”
  
      “不……”
  
      “蘇凌,躲啊!”
  
      ………………
  
      也就是那一秒,徐克擎、錢老、宮落痕等人,全都失聲大喊道。
  
      在張奎斗一出手的瞬間,徐克擎等人就感受到了絕對的不可敵!!!
  
      太強大!
  
      那鐵爪不是鎖定他們的,更沒有沖著他們來。
  
      可即使如此,鐵爪隨隨便便泄露的那么一點點的殺意和氣息,就已經讓徐克擎等人差點吐血……
  
      這……這……這也太強了,超乎想象的強。
  
      可想而知鐵爪的目標——蘇凌,將會受到怎樣的攻擊?
  
      “躲?躲得了嗎?”張奎斗不屑哼聲,至今為止,他還沒有遇到過能夠躲過他的鐵爪的人。
  
      “誰說我要躲了?”電光火石之間,蘇凌那幽幽的聲音,突兀的蕩漾而出。
  
      唰!!!
  
      蘇凌抬起了手。
  
      而后。
  
      時間仿佛停止,空間仿佛靜止,一切都定格了……
  
      與此同時。
  
      肉眼可見。
  
      蘇凌那看似輕飄飄的抬起的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正夾著一個東西——鐵爪的一個爪指!
  
      更加仔細的觀察,會發現,被蘇凌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夾住的那個爪指位置,有變形!
  
      張奎斗張大了嘴巴,都能吞下一顆雞蛋了……
  
      他就那么怔怔的楞在原地,只覺得整個人都脫離了現實世界,思維處于混沌。
  
      何止張奎斗?
  
      徐克擎等人更是停滯呼吸、心跳、眼神,停滯一切能夠動的,成了雕塑!
  
      只剩下腦海里那翻山倒海的轟鳴……
  
      “很不錯的鐵爪,材料竟然是千赤鐵!”死一般的寂靜中,蘇凌掃了一眼那被自己接住的鐵爪。
  
      對!
  
      就是千赤鐵!
  
      普通人世界用的鐵,事實上含有許多的例如碳之類的雜質,并不是特別的堅硬。
  
      而千赤鐵卻是修武者通過千錘百煉,將一塊足有千斤重的普通鐵塊砸成一斤重的鐵。
  
      這一斤重的鐵,乃是鐵的最精華,精鐵中的精鐵。
  
      精鐵分為百赤鐵、千赤鐵、萬赤鐵……
  
      萬赤鐵幾乎屬于傳說中的了,這個世界上有沒有都不一定,千赤鐵有倒是有,卻鳳毛麟角,沒想到今日倒是見到了。
  
      “你……你……你是人是鬼?”張奎斗終于開口了,他一開口就是顫顫巍巍,盯著蘇凌,極具驚恐。
  
      正如蘇凌所說,他的那鐵爪,乃是千赤鐵打造啊!
  
      先不說蘇凌一動不動,站在那里,就接住了他的鐵爪,需要怎樣的力量、眼力和精準度。
  
      就是把千赤鐵捏變形這一點!!!
  
      足以讓張奎斗癲瘋……
  
      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啊!
  
      “呵呵……張奎斗,來而不往,非禮也!”蘇凌并沒有回答張奎斗那幼稚可笑的問題,而是眨了眨眼睛。
  
      聲音落,蘇凌手臂微微彎曲,看似沒有怎么用力的情況下,鐵爪脫手而出。
  
      鐵爪攢動出去的那一瞬,包括龍組的那些精英隊的成員乃至預備成員,都看的清晰無比。
  
      對比之前張奎斗扔出的一爪,在速度上,似乎差了很遠很遠!
  
      然而。
  
      張奎斗的臉色卻陡然之間蒼白到毫無血色:“不!!!”
  
      他的聲音剛落下。
  
      噗……
  
      那千赤鐵鐵爪一下子沒入張奎斗的肩膀。
  
      鮮血彌漫、張奎斗的肩膀一下子就耷拉下來了。
  
      到了此刻,龍組的那些人才突兀的反應過來,剛才蘇凌扔出鐵爪的速度,不是太慢了!!!而是太快……
  
      以至于殘影滯留,換句話說,就是鐵爪的速度快到他們的肉眼眼神沒有跟上的地步。
  
      “蘇……蘇……蘇少的實力到底到了何種地步?”徐克擎喃喃自語,渾身都抽搐,蘇凌的戰斗力完完全全的刷新了他的認知。
  
      “他……他原來這么強?”宮落痕的美眸中,全是苦笑,但也有一抹驕傲,她一直以為蘇凌當年拒絕她,兩人年紀小事一回事,更重要的就是當時的自己還不是玄氣高手,配不上他,所以,這五年來,她修煉的很努力,也成功的步入了玄地境,她本以為自己和他的差距縮小了,沒想到……
  
      自己和蘇凌的差距,從來都是橫跨海洋的距離啊!
  
      而自己卻天真的以為游過了一條河,就和他拉近了……
  
      “不過,蘇凌,我……你……就算我只能看到你的背影,但,我還是不會放棄,我認定了,認定了你就是我的男人,五年前就認定了,從未改變!!!”
  
      宮落痕喃喃自語,聲音不大,卻很堅定,她已經不愿意稱呼蘇凌為老大,因為,那個稱呼,讓她覺得自己永遠成為不了他的女人。
  
      宮落痕的目標是,不久以后,她稱呼他為凌,而他喊她落痕。
  
      “啊啊啊……”同一秒,張奎斗不顧一切的嘶吼,像是瘋了一樣,更像是走火入魔了,全身上下彌漫著極致暴躁的氣息:“你對我做了什么?為何如此的痛?!”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