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九十七章 趕緊說句話
    “沒做什么,只是你那只鐵爪沒入的位置很恰好,它擊中了你身上的痛穴,對了,更為恰好的是,它是一同擊中了三個痛穴,呵呵……所以……”蘇凌笑著道,仿佛在敘述一件簡簡單單的事。
  
      “你個魔鬼,老子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到任何的消息……”
  
      張奎斗眼孔一下子收縮到了極致,他就是傻子,也確定了一件事——自己遠遠不是眼前這個魔鬼的對手。
  
      既然如此,他的選擇就是死!
  
      只有死,才能讓自己知道的許許多多的信息和秘密徹底消失。
  
      也只有死,才能免于自己被活捉后而遭受的生不如死的折磨。
  
      張奎斗大吼之間,就要抬起手,朝著自己的頭顱轟砸。
  
      然而,讓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抬不起自己的手。
  
      他整個人就像是掉入了沼澤地里,渾身上下都被不能抗拒的力量束縛了。
  
      “自殺?我給過你自殺的機會,你沒有珍惜,現在你想要自殺了?呵呵……我同意了嗎?”蘇凌不屑一笑:“也許,當我想要知道的秘密,你全都交代出來,才能贏得一個自殺的機會!”
  
      “你……你……你對我做了什么?”張奎斗驚悚萬分、絕望千萬分,他整個人軟軟的倒地,虛弱到難以置信,他確定,此刻,就是一個普通的十歲孩子,想要殺自己的話,都能輕易得逞。
  
      “對你做了什么?呵呵……不!你錯了,不是我對你做了什么,而是機關對你做了什么!”蘇凌淡淡一笑:“我是這龍組大本營的機關、陣法的締造者,在這一片空間里,不客氣的說,我就是神!!!懂嗎?如果我想的話,我分分秒就能讓你從生到死,從死到生!”
  
      蘇凌那冰冷而又霸道的聲音,清晰的游蕩在周圍,聲音里充斥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威勢。
  
      那股威勢籠罩,簡直就像是天威降臨!
  
      “龍神,蘇……蘇……蘇少到底是誰?根本不可能啊!他……他到底是人是鬼?”徐克擎身邊,牛老小聲的問道,聲音狠狠的抖動著。
  
      牛老這么一問,錢老、王老、以及龍組的其他人,也都緊緊地盯著徐克擎,顯然,他們的想法和牛老差不多。
  
      如果蘇凌真的是人!
  
      那對比起來,他們這些人,這些自詡是華夏修武天賦最優秀的一撥人的這些年,都活在狗身上了啊!
  
      “我也不清楚!”徐克擎苦笑著搖頭,他也只知道蘇凌乃是古老的弟子,僅此而已,關于蘇凌的具體的情況,他還真的不知道,也不夠資格知道。
  
      同一時間。
  
      安家!
  
      安家的別墅的大廳里。
  
      有許許多多人,所有人的眼神都在盯著陳慕涵。
  
      “陳姑娘,您……您倒是說句話啊!”
  
      突兀的,其中一個年輕人開口了。
  
      他只有二十四五歲的樣子,穿著一身名牌,他滿臉的著急之色。
  
      而站在他身旁,還有一個比他高半個頭的男子。
  
      這男子和他年紀差不多大,這個男子滿臉淡漠的笑容,一雙小眼睛盯著陳慕涵,緊緊地盯著,嘴角有一絲絲的冷笑和炙熱。
  
      “安磊,你閉嘴!!!”陳慕涵沒有開口,站在一邊的安琳兒卻喝到。
  
      那個要陳慕涵開口說話的二十四五歲的、穿著名牌服裝的男子乃是她的堂哥,是安琳兒大伯家的獨子。
  
      而那個站在安磊身旁的那個小眼睛年輕人,名為鄧羅。
  
      “陳姑娘,您就趕緊答應了吧!”下一秒,又有一個人開口了,是一個中年人,這個中年人和安磊長得很像,他正是安磊的父親,也是安琳兒的大伯安木業。
  
      “大伯,這個東西是大壞蛋給漂亮姐姐的,誰也別想搶走!”安琳兒擋在陳慕涵的身前,眼神中充斥怒火,盯著安木業:“要不是大壞蛋,整個安家都滅了,你們恩將仇報,不但不保護漂亮姐姐,竟然還為虎作倀,真是可惡,良心都被狗吃了!!!”
  
      安琳兒憤怒極了,她臉色漲紅,渾身哆嗦。
  
      在蘇凌去龍組的時候,她們就來了安家。
  
      本來是好好的,不管是爺爺還是父親、母親或者是堂哥、大伯等人,在知道陳慕涵乃是那個救了安琳兒的神秘人的紅顏的時候,全客客氣氣的招呼。
  
      可好景不長。
  
      幾分鐘前,安家陡然間來了一個人。
  
      就是鄧羅!
  
      安琳兒不認識這個鄧羅……
  
      可大伯、堂哥他們卻一個個又驚又恐,恨不得跪下給人家端茶遞水,就連爺爺、父親和母親,也都惶恐的很。
  
      更沒有讓安琳兒想到的是,鄧羅來了之后,似乎相中了陳慕涵,一直想要和陳慕涵搭話。
  
      當然,陳慕涵一句話都沒有搭理!!!
  
      鄧羅因為被駁了面子,有些惱怒,安磊和安木業乃至自己的爺爺、父母親,全都更加的緊張、害怕了。
  
      而這就算了,剛才,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鄧羅突兀的站了起來,遠遠地站在那里、死死地盯著陳慕涵的手腕,準確的說是盯著那套在陳慕涵手腕上的鐲子!
  
      鄧羅的眼神里全是貪婪和炙熱……
  
      那種貪婪和炙熱,安琳兒從沒有見過。
  
      然后,鄧羅似乎撕破了臉皮,毫不遮掩,直接就開口索要了:“姑娘,你左手手上戴著的手鐲,可以轉讓給我嗎?我可以出高價!!!你想要多少錢都可以!”
  
      陳慕涵依舊沒有搭理。
  
      鐲子乃是蘇凌給的,之前,蘇凌去龍組的時候,交給陳慕涵和安琳兒的。
  
      蘇凌還交代說,一旦遇到什么情況,就雜碎鐲子。
  
      當時,安琳兒和陳慕涵都不懂蘇凌說的是什么。
  
      也沒有細問,安琳兒就謙讓給陳慕涵戴上了。
  
      她現在和陳慕涵的關系很好很好,誰戴不一樣?而且,她的手上本來就戴了兩個手鐲……
  
      沒想到,蘇凌給予的這個鐲子竟然被鄧羅看中了!!!
  
      安琳兒就是傻子,也猜測到這個鐲子是什么寶物,別說陳慕涵不可能同意交給鄧羅,安琳兒也不可能同意。
  
      因為安琳兒的拒絕和陳慕涵壓根連拒絕都懶得拒絕、直接不吭聲,導致鄧羅大怒!!!
  
      也正因為鄧羅大怒,嚇得安磊、安木業逼安琳兒和陳慕涵趕緊交出鐲子。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