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期待很久

  郭開元的這句話剛落下。
  “你們想要做什么?!!!”一聲厲喝,在宮落痕她們的房間響起。
  南宮火,來了。
  鄧福祿下意識的看向南宮火,這一看,他又笑了:“你是誰?”
  “鄧家主,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老大,也就是蘇凌,不會死,你要是敢動我老大的女人,你和鄧家,會死得很慘很慘,天上地下,沒有誰可以救你們!”南宮火低吼道。
  鄧福祿臉色一變,實話說,蘇凌在他的心底留下的陰影很大。
  他深深的盯著南宮火,繼而,小聲的問身旁的老者:“王老,蘇凌那個雜種已經死了嗎?”
  “大衡山地陷,整座山都坍塌了,不要說蘇凌,就是換做比蘇凌強大一百倍的人,也會死無葬身之地!”老者毫不猶豫的道。
  鄧福祿又放松了,一雙眼睛里全是陰森,上上下下掃了南宮火一眼:“你說蘇凌是你的老大?呵呵……看來,你也是屬于蘇凌的親朋好友的范圍?”
  “鄧福祿,我是傭兵世家的南宮家的人!”南宮火喝到,眼神則不是的朝著宮落痕、安琳兒、陳慕涵、曦曦那邊看去。
  見她們暫時沒有多少事,南宮火放心多了。
  但,同時,他也無比無比的著急。
  宮家人呢?如果宮家人不出現,今日是必死之局啊!
  “傭兵世家?”聽到南宮火說自己是傭兵世家的人,鄧福祿神色不變,他身邊的老者卻是微微瞇眼,繼而又笑了:“南宮家?沒記錯的話,南宮家只是傭兵世家中的人級傭兵家族吧?并不算什么,尤其是你南宮家只來了你一人。”
  “你……”南宮火咬著牙,雙手攥著拳頭,眼神危險,盯著老者。
  “怎么,想要動手?”老者不屑一笑:“可要想清楚了,我是太洪宗的執事,名叫高峰樺,你要是和我動手,也許會死的很慘很慘……”
  “我管你是誰?放開宮姐!!!”南宮火低吼道,鄧家竟然十個玄氣高手圍著宮姐一人,真是太無恥。
  “年輕人,和長輩說話要尊敬,你很沒有教養,就讓我代替你父母教訓教訓你吧!”
  高峰樺挑了挑眉頭,然后,突兀消失,簡直和一道洪流一般,涌向南宮火。
  “滾!”南宮火雖然只是玄地境修武者,比高峰樺差了十萬八千里,可他還是感受到高峰樺朝著自己攻擊而來,他下意識的一拳轟砸出去,他是胡亂轟砸的,因為,他看不見高峰樺的身影。
  “年輕人,你太弱了,如你這么弱,不應該動手,而是要想辦法道歉、逃跑,懂嗎?”
  旋即,一道玩味的聲音落入南宮火耳朵里,且,伴隨而來的還有咔嚓聲。
  斷了!
  南宮火的左肩膀一下子就被砸斷!
  高峰樺到了南宮火面前,沒有絲毫收斂,一拳砸在南宮火的肩膀上,南宮火的肩膀怎么可能不斷?
  不僅如此,恐怖的力量還像是一高速行駛的卡車,撞在南宮火的身上。
  南宮火倒飛出去……
  狠狠的撞在茶幾上,茶幾都撞碎了。
  “啊啊啊……”南宮火痛的低吼,捂著自己的肩膀,身上和臉上都是鮮血,被茶幾碎片的玻璃扎傷了。
  “年輕人,感覺怎么樣?”高峰樺竟不準備放過南宮火,他轉過頭,面帶笑容,朝著南宮火走去。
  “南宮火!!!”宮落痕臉色更加蒼白,她著急了,她要救南宮火,不然的話,南宮火弄不好會死……
  “美女,你自身都難保……”然而,沒等宮落痕動一步,十個包圍她的玄氣高手,又一次升騰起玄氣,眼神危險的盯著宮落痕。
  “讓開!”宮落痕憤怒的喝到。
  “閉嘴!”龍哥直視宮落痕:“你是不是還弄不清自己的狀況啊?”
  龍哥的手這么一晃動。
  他手里的那把架在宮落痕脖子上的半截短刀,直接就沒入宮落痕的脖子一絲絲……
  鮮血快速的沾染短刀。
  宮落痕的臉色又一次蒼白加劇!!!
  “宮姐,不要管我,堅持,堅持住,宮家人估計很快就來了……”
  南宮火嘶吼道:“你不能死,不然的話,我沒有辦法和老大交代……不要放棄啊!宮家人肯定會來的!”
  正把一切都注視在眼里的宮家一行人,不由得都笑了。
  “母親,那南宮火猜的挺準的啊!我們的確會來,而且早都來了,就是沒有出現罷了!”宮景云得意的冷笑。
  “準備一下,等下我們可以出面了,呵呵……想必,宮落痕已經期待很久了吧?”宮艷秋哼了一聲。
  而此刻。
  高峰樺已經抬起腳,一腳踩在南宮火的臉上。
  那重重的力量,不僅讓南宮火的整個頭都重壓在地面,甚至,把那沾染在南宮火臉上的玻璃都要碾壓到他的皮肉里了!
  “啊啊啊……”極致的疼痛,讓南宮火疼的抽搐、顫抖……
  “年輕人,現在是不是后悔呢?后悔不該摻和到這件事里面來……”高峰樺笑著問道,一邊問,一邊還繼續用力,幾乎要把南宮火的腦袋都要踩碎了。
  “我……我……我~草-你……你全家,你……你有種……有種殺了老子,老大會為我報……報仇的!!!”
  南宮火拼搏全力,每吐出一個字,鮮血就會從他的嘴角溢出來,看起來,非常非常的凄慘。
  “嘴還很硬?”高峰樺瞇著眼,低著頭,盯著南宮火:“你老大會為你報仇?你老大已經死無葬生之地,被埋在大衡山,做泥土養料了,懂嗎?”
  “哈哈哈哈……”遠處,鄧福祿又一次大笑,暢快,看著蘇凌的親朋好友這樣的慘狀,真是開心啊!
  這也只是開始!
  他想,之后,能親眼看到蘇凌的三個紅顏知己生不如死,才是最爽的時候吧?
  “羅兒,爹不會讓你白死的!”鄧福祿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鄧羅的死,對他的打擊非常非常大。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