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極品透視小仙醫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的男人
    “云溪,為何我覺得今天的你,和以往都不同?”蘇凌好奇的問道:“我說不上來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可的的確確不同!”
  
      “老公,很快我就告訴你,不過前提是我們喝了這杯交杯酒!”顧云溪眨了眨美眸。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好!”蘇凌點點頭,然后,他一飲而盡。
  
      顧云溪松了一口氣,也一飲而盡。
  
      剛喝下。
  
      蘇凌的聲音變的幽幽:“云溪,為何你要給我下毒呢?恩,你自己的那一杯酒,也有毒!”
  
      “你……老公,你知道?”顧云溪大驚,呼吸都屏住了。
  
      “我當然知道,我能清晰的嗅到毒的氣息!”蘇凌笑著道。
  
      “那你為何還要喝?”顧云溪不明白。
  
      “我信你,你給我的酒,就是下毒了,我也信!!!”
  
      蘇凌露出一個溫柔的笑,然后摟住了顧云溪:“云溪,我愛你!”
  
      “老公,我也愛你……”顧云溪的眼角滿是淚痕,是感動。
  
      自己的酒,就算有毒,蘇凌也愿意喝下嗎?
  
      顧云溪突兀的有種死而無憾的心情,很滿足很滿足,尤其是被蘇凌摟在懷里。
  
      “云溪,我們好像快死了!”蘇凌喃喃自語,把顧云溪摟得越來越緊。
  
      現實世界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
  
      寶兒等的心都涼了。
  
      突然。
  
      “云溪……”
  
      “老公……”
  
      ………………
  
      同一時間,顧云溪和蘇凌一下子睜開眼睛。
  
      這一瞬,記憶如潮水一般的洶涌而來。
  
      思維回潮了。
  
      夢中的記憶,和夢中夢的記憶,蘇凌也全都記起來了。
  
      “老公,我好怕失去你!!!”顧云溪一下子摟住蘇凌,緊緊地摟住,淚水打濕蘇凌的衣衫,她恨不得和蘇凌合二為一。
  
      “云溪,老公也怕失去你……”蘇凌溫柔的笑,這樣的笑容,真的很少很少能從他的臉上看到,是那樣的柔情,那樣的溫暖。
  
      “蘇凌,嚇死我了,你知道都多久了嗎?足足三天了……”寶兒開口了:“我以為你和顧云溪徹底迷失在夢境之中了呢!”
  
      “差一點!”蘇凌苦笑著道,真的就差一點,太危險了,那夢境和夢中夢簡直可怕到了極點,這時候想起,他都忍不住背后布滿冷汗。
  
      也就是自己和云溪之間有締結之蠱了,不然的話,絕不可能成功。
  
      “現在知道夢神族多可怕了吧?這還是記憶缺失的顧云溪,你想想要是記憶完整、全盛的顧云溪,那是怎樣的恐怖。”寶兒感嘆道。
  
      “云溪,不要哭了,我們不是回來了嗎?”蘇凌則是說著情話,安慰顧云溪。
  
      “老公,以后你不要進我的夢境了,求你了,我真的好怕,好怕失去你……”良久,顧云溪抬起那張絕美的臉,認真的道。
  
      “好!”蘇凌點頭答應。
  
      只有玄氣到宗師境,需要頓悟!
  
      以后,他不需要冒著這樣的風險了。
  
      “蘇凌,不過,雖然你差點死了,這次的冒險,簡直膽大包天,可收獲和風險是成正比的!”
  
      寶兒突然笑著道:“現在的你,已經是大宗師境,除此之外,你這個大宗師,是正真的大宗師,絕不是那些靠外力而強行灌輸頓悟的大宗師境,有本質區別……”
  
      “我能感受到我現在的強大,我有自信和海皇大戰,而不敗!”蘇凌自信滿滿的道。
  
      “哈哈哈……好!真好啊!!!蘇凌,你現在的戰斗力,已經到了天尊前期的級別了!”
  
      寶兒開心的道:“距離去虛空世界獵殺魂魔,不遠了……”
  
      “是不遠了!”蘇凌期待的道,繼而,他撫了撫顧云溪的臉蛋,將她的眼淚擦干凈。
  
      “老公,你要離開一段時間,對嗎?”顧云溪突兀的道。
  
      “你知道?”
  
      “恩,老公,我們兩靠的這么近的時候,我隱隱約約能感受到你一絲絲的想法!”顧云溪咬著紅唇。
  
      “我是要去亞馬遜一趟!”蘇凌點點頭:“但我保證,會很快回來。”
  
      “老公,不要說話,愛我!!!”顧云溪道,絕美的臉蛋上全是美的讓人不敢正視的笑容,伴隨著淚水。
  
      蘇凌哪里哪里還有多余的話,抱著顧云溪的嬌軀,就上了床。
  
      一時間,一場情意彌漫、愛意彌漫的戰斗拉響。
  
      足足小半天。
  
      才算結束。
  
      “老公,這個給你,你戴上!”趴在蘇凌的懷里,顧云溪把自己手上的戒指拿掉:“這是一直伴隨我的戒指,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戒指,可是,我的潛意識告訴我,它很重要,你戴著它!”
  
      “既然很重要,云溪,你自己戴著吧!”蘇凌搖搖頭,自己已經有荒龍戒。
  
      “老公,你必須戴上!”顧云溪有了一絲絲刁蠻。
  
      “那,好吧!”蘇凌點頭,拿起顧云溪的那個戒指,戴在了手上。
  
      這枚戒指不分男女,是銀白色的,不是金屬,也不像是玉石,是蘇凌不認識的一種材質。
  
      而且,蘇凌確定,這枚戒指不是空間戒指,很特別、特殊的一枚戒指。
  
      “老公,我永遠是你的女人,無論我身在何地!”顧云溪笑著道,臉上有種莫名的色彩。
  
      “恩,你永遠是我的女人!”蘇凌點頭。
  
      “老公,說你愛我,我想聽!”顧云溪突然抬起頭,盯著蘇凌的眼睛。
  
      “我愛你……”蘇凌沉聲道。
  
      “老公,我也愛你,永遠!!!”顧云溪就像是誓一樣,一字一頓。
  
      而后,顧云溪從床上起來,穿上衣服。
  
      蘇凌也起來了。
  
      “云溪,我要離開了,去亞馬遜。”蘇凌不舍。
  
      “去吧!我的男人!我等你榮譽而歸!!!”顧云溪為蘇凌整理領帶,和個小女人一樣。
  
      蘇凌沒有在說什么,低下頭,親吻顧云溪,好久之后才分開。
  
      蘇凌離開了。
  
      顧云溪幽幽的,美麗的臉上全是笑容,滿足的笑容。
  
      “我的男人,諸天萬界,我等你!”下一秒,突然之間,顧云溪抬起頭,美眸中閃過一抹霸道和驕傲,繼而,她身子一閃。
  
      竟然消失了。
  
      比瞬移還要瞬移。
  
      瞬息后。
  
      她已經站在天穹之上。
  
      身旁是云、彩虹。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