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天道劍神 > 第216章 玩個游戲
    如果他能得到這兩個強大并且干凈的靈魂,那么他的功力就能上升一千年不止,這是多么大的誘惑啊。
  
      方雨想救小七,但是他剛才的那一擊耗費了太多的,靈力現在連站起來都很勉強,怎么還會有多余的力氣去就小七呢?
  
      方雨深深地明白,就算他們所有人的靈力都加在一起,也未必打得過這個大魔頭,但是無論如何,他都要試試,哪怕,只是為了小七。
  
      他體內僅剩的那一點點靈力遠遠不夠支持他發動一個技能。看來,他只能發動一個劍意了。
  
      對付約瑟,他知道他如果不使出最高的技能,是沒有任何的勝算的。
  
      “碎空斬!”方雨手持著白色石頭幻化出來的劍,用盡剛剛恢復一點點的靈力以及精神力,使出了這個在沒有多少靈力的支持下發揮出來的劍招。
  
      這一個招式是方雨第一次使出來。這一招不同于前面兩招,不但需要龐大的靈力和精神力的支持,還有需要絕對的速度和力量。甚至在這個力量用出來的瞬間,周圍的空間都隱隱的有些震蕩,肉眼可見,這些空間正在一點一點的碎裂,那些裂紋只要觸碰到一點,就會瞬間被吞噬!
  
      方雨這一劍讓剛剛吃了悶虧的約瑟不敢再小瞧,竟然用盡了全力抵擋。只是,當方雨這把劍到了約瑟的面前的時候,卻突然消失不見,方雨直直墜落到地上,再也沒有了爬起來的力氣。這讓已經準備用盡全力的約瑟惱怒不已,覺得自己被耍了。
  
      正當約瑟撤掉防御的時候,方雨的劍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到了約瑟面前,劍鋒含著一股柔和卻強大的力道直擊約瑟的面門,約瑟反應過來,從體內爆發出一股靈力與之相撞,產生了巨大的爆破聲。
  
      “咣當。”方雨的劍掉落到了地上,變成了白色的石頭。方雨趕緊將它收回到了丹田之中,并未被約瑟發現。
  
      剛剛由于靈力供應的不足,方雨只好調動了精神力來補靈力,也就相當于方雨再一次燃燒了自己的精神力。如果這件事情被小七知道了,小七肯定會覺得他非常的變態,別人不要說燃燒兩次精神力了,就只一次都已經快成癡傻的狀態了,方雨燃燒了兩次精神力竟然還可以保持清醒的狀態,可見他的精神力有多么強大。
  
      只是,縱使精神力在強大的他也有支撐不住的時候,沒等他看到結局,就已經與小七一樣暈了過去。
  
      約瑟捂住自己的胸口,他不能容忍一個實力如此弱的人類傷了他,而且還是連續兩次,并且都傷到了同一個地方。此時的約瑟,雙眼中都是帶著一種冷酷的神色,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的約瑟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最開始方雨的那一招雖然傷到了他,但是對他并沒有什么巨大的影響,甚至對于他來說,只不過是給他撓癢癢。他之所以那么憤怒,只是因為面子上過不去。
  
      現在方雨又傷到了他一次,而且……是重創。
  
      約瑟一雙妖冶的眸子充滿了森冷的寒意,他吞下嘴里的血,如毒蛇般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暈倒在地上的方雨。
  
      因為約瑟的心情不好,可以說是很憤怒,就連整個天空都布滿了陰霾。
  
      約瑟現在非常想直接殺了方雨,將他和這條斑斕蛇的靈魂一起煉化,不過他現在身受重傷,是沒有辦法煉化這么純正的靈魂的到時候說不定還會被反噬,就得不償失了。
  
      該死的人類,你等著,我們,來玩個游戲!
  
      約瑟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
  
      當方雨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他的雙手雙腳均被束縛著,動彈不得,渾身上下只有一個眼睛可以動。
  
      方雨打量著四周,這是一個以暗紫色為主調的房間,四周的墻壁上布滿了各種的刑具,他被綁在了柱子的上面,身上穿的依舊,是那天在島上了衣服,并沒有換過。
  
      方雨試圖用靈力沖開身上的束縛,卻被一個譏諷的聲音打斷了:“你就別白費力氣了。以你的能力,是不可能沖破王親自給你加的鎖的,你還是省點力氣吧。”
  
      方雨左側的墻壁憑空出現了一個門,從里面走出了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子,嘲笑的看著他。
  
      “你是誰?這是哪里?”方雨皺著眉頭問道,聲音沙啞。
  
      “你不知道這是哪里?”女子顯得很是驚訝,在確定了方雨沒有撒謊之后,用略帶著一些鄙夷的眼神看著他。
  
      方雨搖搖頭。
  
      “這里是我們魔族的基地,我是王的貼身侍女。”白衣女子出口的話讓方雨有些震驚,他本來以為自己肯定必死無疑的,卻沒想到不但還活著,而且就在那個大魔頭約瑟的地盤上。
  
      “我的朋友們呢?小七呢?”方雨無視了靜脈出來的疼痛問道。
  
      白衣女子嗤笑一聲:“都到什么時候了你還想著他們那些人。”
  
      方雨不置可否的想聳聳肩,卻扯動了那些用靈力幻化而成的繩子,將方雨緊緊的勒住,不讓他逃脫。
  
      “你只要告訴我,他們在哪兒就好。”方雨知道那個大魔頭將他虜來卻沒有將他殺了,說明大魔頭另有目的,就是希望不要是沖著慕容雨澤或者小七去的。
  
      白衣女子有些驚訝于他的執著,不過卻抿緊了唇,沒有吐出一個字。
  
      “想要知道他們在哪?不如親自來問我。”邪邪的聲音自方雨耳邊響起,方雨的臉色驟變。
  
      “你把他們怎么樣了?”憤怒的看著來人。
  
      “沒死呢!”約瑟說道:“我問你幾個問題,只要你老實回答,我就讓你見他們,否則我就殺了他們。”
  
      方雨苦笑道:“我還有選擇的權利嗎?”
  
      約瑟滿意的點點頭,坐在了白衣女子搬來的凳子上,說道:“我問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一個普通人。”方雨答道。
  
      “那把劍是什么劍?”
  
      “普通的劍。”
  
      “你!”約瑟被方雨噎了兩下,拿起一旁的一條鞭子,注入靈力,對著方雨身上抽了下去。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