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廢柴逆天:冰山帝尊火爆妃 > 第5章:交權

  以前君不見也恨過這個名字,恨過自己的母親。
  可是在她死后靈魂被封印的上萬年里,她早就覺得這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君不見行了一禮。“臣見過十八皇叔……”
  安云羽和君風崖愣了一下,就連柳姣寒也是,君不見對于安云羽的喜歡所有暗炎的人都知道。
  就連君不見臉上的那道最深的用靈藥都無法治愈的傷,也是在安云羽遇刺時為他擋了一下,才會有的。
  “怎么這么見外!”安云羽覺得怪怪的。
  習慣了君不見的糾纏,突然間的疏離讓安云羽有些失落,明明安云羽自己也是討厭君不見的糾纏不清……
  當然更多的還是不解君不見這突然間的變化。
  是因為她給自己寫的信他沒回,還是其他的什么事?
  莫不是因為這次的事?她害怕恐懼,所以才會突然對他這么疏離?一定是……
  “這次的事錯不在你,我進宮正是為了這事幫你求情的,你不必懼怕!”安云羽說話的聲音永遠是溫柔的,對誰都這樣。
  也容易讓人生出誤會。
  “我不怕,怕的人應該是四皇子……”君不見帶著面具,所以別人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知道她在笑。
  又輕又淺,帶著幾分魔性。
  要不是因為君不見不能修煉,指不定得懷疑她是個魔修!
  魔修為正道修道之人所不恥,也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存在,一但被人認為魔修那么一定死的很慘。
  而在凡世界里,特別強大的魔修根本沒有,因為都沒有來得及成長起來就夭折了……現今只有個血魔還是比較有名的。
  幾人來到大殿之時,里面已經跪了好幾個人。
  坐在正位上的男子這暗炎的皇帝安云哲,與安云羽有二分相似,卻比安云羽要老了很多,說是父子也不會有人懷疑的。
  下面跪著的那個正是安宗軒,四皇子!
  君不見許配的人。
  這人整天留戀花叢,名聲極差,小事辦不牢,大事辦不好,除了青樓最為歡迎他,也就安云羽的王府還能讓他自由來回進出……安云羽對他的容忍度也是大的驚人。
  “臣弟見過皇上……”安云羽愣了一下,立馬行禮。
  “小女子寒兒參見皇上……”柳家是丞相之家,而這柳姣寒一直跟著安云羽,幾乎是身影不離的,所以宮來宮外都很給她面子,就是暗炎的皇帝對她也是格外恩厚。
  “臣參見皇上……”君不見和君風崖同時行禮。
  “平身。”安云哲恢復了一下表情。“今天這事,你們覺得應當如何處理為好?朕不是要怪誰的意思,只是這事……”
  “我不管,反正我不娶這個丑八怪……”安宗軒聽到這話,立馬站起來指著君不見,還打斷了安云哲接下來的話。
  可是當安宗軒看到君不見的眼神時,他又有些害怕的收回了手。“我想你也一定不愿意吧?是吧,君不見!”
  君不見聽了這話,卻不理睬安宗軒,反而又向皇帝行了一禮。“誰不想嫁皇子皇孫,就我這樣的能嫁進去當正妃,當然是求之不得,我為何不愿意?我想在成婚之后,皇上應該會封賜四皇子一個王爺的名號吧?”
  安云哲點了點頭。
  這就是贊同了君不見的說法。
  幾個人在場的都懵了……
  剛才的那些話是君不見說的嗎?要是換了以前她早就鬧瘋了,誰都知道她有多喜歡安云羽!
  “而我被傳已經死了的事,還麻煩皇上對外發布一下消息,就說副將錯把別人當成是我,所以才會有了這些誤會……其他的一切不變,皇上覺得這樣處理可好?”君不見早就在來的路上想好了怎么處理。
  安云哲與安云羽,以及太后,三方把暗炎政權。
  以前安云哲雖然對自己客氣,可是說到底還是很討厭的,甚至還暗地里想要弄死自己,不就是因為自己手里頭的那點兵權嗎?
  上輩子回來后這兵符也因為傳著自己死了,被安云羽拿了,既然都會被收回,那么她這輩子何不主動上交,來換取一些自己的利益?“臣歲自知活不過半百,對于戰場已經厭惡,我想把這兵符交于皇上,從此過上普通人的生活。”
  以前上戰場殺敵,拿捏這點兵權不就是為了安云羽能喜歡自己嗎?可是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現在嗎,她不在乎了,這些東西,她拿了做什么?在她現在看來不過只是一場笑話。
  “你可是我暗炎難得的一名女將軍,失了你那真是暗炎一大損失。”安云哲說這話還真是口不對心。
  明明想要這個兵符已久,卻找不到適合的理由……
  還在裝!
  “我這次雖然能夠活著回來,可是身心都已經疲憊,我怕我再也撐不起任何的戰爭……”那么君不見就陪他裝。
  “你為我暗炎做出那么大的犧牲,朕就封你君陽郡主,賞良田千畝,府宅一座,靈幣萬千,靈石百顆,三日后與南慶王成親,任何人不得有半點意見。”安云哲心滿意足的看著手上的兵符。
  之前他們三方勢力平分秋色,現在他多了君不見的這個兵符就多了一些籌碼,可以培養自己的人……來接任這些兵馬。
  雖然不是很大的一部分兵馬,可是讓自己的人培養起來,還是很可觀的。
  只是安云哲也不明白這個君不見何時如此識相了,他可是知道君不見對于安云羽他這個皇弟的喜歡……
  怎么突然之間說變就變了?
  以前要是叫她嫁別人,她估計寧死不從;可是這次她居然放棄的這么徹底,到底這次她是發生了什么事?
  其實明白人,都知道安云羽對她這么客氣,不過就是因為她的那點帶兵打仗的本事以及她自己培養的這些兵而矣……
  莫不是她自己這次也大徹大悟了不成?
  那還真是天要下紅雨,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不過安云哲不想管這些,他只管他的政權是在他手里就成。
  “這事情就這樣定了,你們先進去,君陽郡主留下,朕還有話要跟你說。”安云哲笑瞇瞇的看著君不見。
  其他人應了聲是就退了出去。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