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漫游世界系統 > 第一百零四章 生物型帝具

      賽琉尤比基塔斯面對四個夜襲成員依舊面無懼色,而且臉色有扭曲地快意,仿佛能夠找到夜襲的成員便能將他們懲戒一樣。
  
      瑪茵盯著賽琉無奈道:“既然被發現了真面目,那就沒辦法了。看來只有拼個你死我活了。”
  
      “對哦。如果被他看到我們的樣貌,回去將我們的樣子弄到通緝令上,我們以后就不能大搖大擺進出帝都了。”青藤后知后覺道。
  
      “笨蛋,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你們都想的什么啊,再不快點干掉她的話,到時警備隊人員過來把我們包圍,我們要逃出去就困難了。”胖子急道。
  
      賽琉面目扭曲,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溫柔甜美,她瞪大著眼睛,猙獰道:“面對罪惡一定要給予懲罰,不用顧及性命。爸爸他因為和你們這樣的兇賊戰斗而殉職了。而你們還殺了作為我師父的警備隊隊長。罪不可赦!”
  
      賽琉用手指著幾人道,正義凜然道:“那我就以正義來對你們處刑。”
  
      瑪茵嗤笑道:“看起來沖勁十足啊,那么,先下手為強。”
  
      瑪茵手上的帝具浪漫炮臺直接對準賽琉發射。
  
      一道光速直接快速沖擊。
  
      而賽琉卻絲毫沒有擔憂地翹著雙手,她旁邊那只被幾人忽略的小白狗飛身在賽琉身前。
  
      “吼……嗷……”
  
      光速穿過,一陣煙霧而起。
  
      “干掉了嗎?”瑪茵疑惑道。
  
      當煙霧散開。只見被賽琉叫做小比的那只平時可愛的小狗狗猛地變成了一只兇獸。
  
      一只的直立兇犬,模樣兇神惡煞,巨大的身軀完全檔在賽琉身前。
  
      它胸口上有著一個小洞,正是瑪茵的帝具浪漫炮臺造成的。只是此刻,那洞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
  
      “瑪茵,那個是帝具。”希爾道。
  
      “嗯,而且是個生物型帝具。和塔茲米說的一樣。”瑪茵面色凝重道。
  
      “哇……好大的狗狗啊。”青藤看到變成原型的帝具,非但沒有擔憂,反而蠢蠢欲動,戰斗欲十足。
  
      胖子簡直無語了,這人腦子整天想的是什么啊,為什么敵人變的恐怖了你還這么開心的樣子。
  
      “旋棍統花!”賽琉雙手各一個奇怪的東西,可是一打開,便有飛彈直接四射,向著四人攻擊。
  
      四人都急忙閃躲,除了胖子有些狼狽,其他幾人都輕松閃開了。
  
      “不愧是夜襲的成員,就算是這個距離的槍擊都無法命中。小比,捕食!”
  
      隨著賽琉一聲令下,變成巨犬的小比變得更為兇狠,整個血盤大口張開,沖向幾人。
  
      青藤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地沖上去,一個重拳打過去。
  
      “天馬流星拳!”
  
      一上來便是絕招,雖然沒有穿上圣衣,依舊威力無窮。
  
      只見無數拳影打向巨犬,巨犬的身上立刻出現凹凸不平的拳痕。而希爾此時從旁邊拿著帝具萬物兩斷的超級大剪刀給予漂亮的一擊。
  
      鏘!!
  
      巨犬的脖子上出現一道恐怖的裂痕。隨即便倒下。
  
      “對不起。”希爾習慣性地鞠躬。
  
      “這么快搞定,這也太弱了吧。”青藤看著巨大身影倒下,有些唉聲嘆氣。
  
      “嘿嘿。”賽琉翹著雙手,在一旁冷笑。
  
      當希爾轉過身的時候,那只巨犬已經站了起來,而且身上的傷口肉眼可見般愈合。
  
      同時齜牙咧嘴,更為兇狠地撲向希爾。
  
      希爾一時反應不及,但青藤興奮地再次出手了。
  
      “這才對嘛,可愛的狗狗,我就喜歡這樣的。哈哈。”青藤興奮地大叫,同時一拳打了上去,將巨犬一拳打到旁邊。
  
      正好巨犬落在賽琉旁邊。
  
      “希爾,文獻里有寫著吧,對付生物型帝具不打碎藏在它身體里面的晶核,它就能不斷再生,一般的攻擊是無法消滅它的。”瑪茵道。
  
      “對不起,我忘記了。”希爾一臉迷糊。
  
      青藤看著被自己重拳打凹隨即又恢復如初的巨犬道:“這么變態?看來這只狗狗挺有意思的嘛,是個好沙包。”
  
      “生物型帝具,沒有心臟的話,連赤瞳的村雨也起不了作用。”胖子面色凝重道。
  
      “還真是個麻煩的對手呢。”希爾也心有余悸道。
  
      這便是賽琉有恃無恐的原因,生物型帝具,基本是殺不死的怪物。
  
      “小比,手臂。”賽琉道。
  
      立刻,巨犬的雙手開始變得無比粗壯,雙手肌肉結扎,巨大的手臂差點垂落到地面上。
  
      “還帶變身的?”胖子也是看傻眼了。
  
      “啾啾唔唔……嗷……”巨犬流著口水齜牙,口水流了一地。
  
      “好惡心啊。”瑪茵道。
  
      “粉碎他們!”賽琉指著四人下令道。
  
      巨犬沖向四人。
  
      “還來,看我的。”青藤準備迎上去。
  
      “小心,不對勁。”瑪茵發現異常。
  
      只見那巨犬張開血盤大口,口中光芒閃爍,無數光束發出。
  
      “這是什么,糟了,無處可逃了。”瑪茵驚駭道。
  
      “瑪茵,躲在我后面。”希爾只來得及站在瑪茵前面,將帝具萬物兩斷展開。
  
      萬物兩斷,可以剪斷世界上的任何東西,由于其硬度很高所以也可用來防御。
  
      然而希爾只能護著瑪茵,至于青藤與胖子,她已無暇顧及了。
  
      這光束多的數不勝數,范圍之廣根本無法躲避。
  
      青藤只能無奈將圣衣從系統手表取出,裝載圣衣的箱子便是一種質地極堅固的材料,立刻取出護身在前抵擋,同時立刻穿上圣衣。
  
      至于胖子,他已經被打成栓子,全身上下看不到完整,因為亞人血脈,青藤不至于擔心他,不過希爾和瑪茵并不清楚胖子的具體能力。
  
      “胖子!”瑪茵看見胖子被打成這樣,以為他活不成了,頓時暴怒。
  
      “嗚……好重。”希爾用帝具抵擋住這次攻擊,可是被強烈的沖擊不斷推后。
  
      賽琉在此時拿著一個哨子吹響了起來。
  
      寧靜夜空仿佛被這聲哨子打破。
  
      “可惡,殺了胖子,還叫了援軍。你這該死的家伙。”瑪茵對著巨犬舉起了浪漫炮臺,怒氣值十足地開槍了。
  
      一道恐怖至極的射線直接射向了巨犬。
  
      巨犬用那變得無比粗壯的雙手抵擋,雙手直接被消融了,連著胸口也被打出一個巨洞。
  
      “火力居然上升了這么多?”賽琉驚訝道。
  
      “不過,這種程度,還不夠,小比!”
  
      隨著賽琉大喊,巨犬發出一聲咆哮,身上的傷口快速愈合,連雙手都重新長出來。不過這次因為傷勢較重,愈合的速度變緩了。
  
      “這樣都沒能打死它嗎,生命力真是頑強。”瑪茵哼道。
  
      “不要小瞧我的小比,嘿嘿。”賽琉猙獰道。
  
      “帝具只是道具而已,只要干掉使用者馬上就會停掉的。希爾。”瑪茵道。
  
      “明白。”希爾立刻沖向賽琉。
  
      巨犬想保護主人,一個光束打在它身上,同時穿上圣衣的青藤也再一次攻擊,穿了裝備威力大增,一拳便將巨犬抽飛。
  
      此時希爾與賽琉交戰在一起,賽琉使用出了她的雙手武器,臂刀。
  
      這是她師傅鬼之歐卡所傳授的。
  
      “不要小瞧我。”賽琉面貌無比猙獰,想起自己師傅就是被眼前的人所殺,扭曲的心理便恨不得將他們盡快殺死。
  
      鏘鏘鏘!
  
      希爾與賽琉你來我往,竟然平分秋色。
  
      就在賽琉要再次攻擊的時候,希爾手上的大剪刀發出炙熱光芒。
  
      “x之剪,斬斷!!”
  
      “金屬在發光?這種技能……”賽琉被強烈的光芒弄得睜不開眼睛,只能將臂刀向前抵擋。
  
      賽琉只覺得雙手仿佛被切割一般,下意識地猛然后退,當眼睛能睜開時,自己的雙臂已經不見了一半。
  
      “啊……”
  
      巨犬小比無比擔憂,一心想著回到賽琉身邊保護她。
  
      “喂喂喂,你的對手可是我,我可不會讓你過去的。”瑪茵猛地向巨犬開槍。
  
      不過因為看到賽琉與希爾的戰斗,自己這方處于優勢,所以槍的威力大減。
  
      浪漫炮臺的威力與使用者的情緒有關,越危險時使用威力越大。
  
      怒氣十足的時候使用威力也會增強。而處于安全意識的情況下,瑪茵所發射的光束射在巨犬身上對它傷害有限,它連頭都不回沖向希爾。
  
      “別忘啦還有我啊。”這時青藤又從一邊出來猛地一拳將巨犬打飛,使得它始終無法過去。
  
      而希爾與賽琉的戰斗還在繼續。
  
      賽琉雙手被砍斷,她面貌愈加猙獰,“正義,一定會勝利的。”
  
      只見她的雙臂斷開處竟然有機械轉動的聲音,最后竟然變成兩支臂槍。
  
      “人體改造?”希爾驚駭道。
  
      “這是隊長授予我的絕技,受死吧。”賽琉雙手開槍發射。
  
      希爾立刻用萬物兩斷帝具抵擋。
  
      所有的子彈都被希爾擋住,而賽琉也乘著希爾抵擋的空檔移向小比的方向。
  
      “可惡,罪惡要得到應有的懲罰,就算用了的話小比會因為過熱而數月不能動彈,不過現在也沒有辦法了。小比,絕技,狂化!”賽琉對著小比一聲令下。
  
      還在被青藤狂虐的巨犬猛地站起來,全身變得赤紅。
  
      “啊啊啊啊……嗷!!”無比恐怖的聲浪沖向四方,連穿著圣衣的青藤都被聲浪沖開數米。
  
      希爾,瑪茵兩人只能使勁捂住耳朵。
  
      巨犬變得更為巨大,在它面前,幾個人眼睜睜地看著變大一倍有余的巨犬。
  
      “對手也有這種殺手锏,這次麻煩了。”瑪茵看著狂化的巨犬無比擔憂。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