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乖,叫夫君 > 第15章 落水
春桃明知她故意找茬卻也只得忍著,聞此忙跪在了地上,下面的石子路硌得她雙膝疼痛,使得她下意識握緊了拳頭,嘴上卻道:“才人錯怪奴婢了,奴婢只是擔心您的身子。”
  
  韓才人冷哼一聲:“少在我跟前裝,以前咱們一起在清池宮里同為奴婢時,你在貴妃娘娘跟前比我還要得寵些,如今我成了主子,你仍是奴婢,且還屈居我之下豈會沒有怨言?你春桃會膽心我的身子?笑話!”
  
  春桃低著頭:“才人這是說得哪里話,跟著才人這么久,春桃早就是才人的人了,以前雖然多有得罪,可現如今奴婢對您可是真心的。否則,奴婢也不會給您出主意讓您接近圣上最寵愛的安福郡主啊。”
  
  韓才人望著跪在地上的春桃沒有言語,接近安福郡主博得圣寵的主意的確是春桃出的,她也覺得有幾分道理。
  
  韓才人自打那一夜后被圣上賜了個才人的位分,圣上就再不曾召見過她。而她又膝下無子,如此下去豈不注定老死宮中?
  
  她還年輕,如何能夠認命呢!
  
  聽聞安福郡主現在被陛下寵若珍寶,若她能跟安福郡主拉好關系,必然能得圣上另眼相待。到時候,她重新獲得寵愛,再為圣上誕下個一子半女的,這輩子也就安了。
  
  她彎腰將春桃拉起來,拍了拍她的手背:“既然你認清了自己的身份,你放心吧,若我當真得了圣寵,必然不會虧待你的。”
  
  春桃頷首回道:“多謝才人掛懷,春桃別無所求,只愿永遠待在才人身邊,為您出一份力。”
  
  主仆二人正說著話,韓才人側首瞧見了從前面岔路口蹦蹦跳跳往這邊走來的漪寧,身后只跟了兩個宮女和兩個太監,除此以外再無旁人。
  
  韓才人唱著歌兒在湖邊站著,歌聲引起了漪寧的注意,她小跑著走過來,仰臉看著她:“你是誰啊?”
  
  韓才人眼見漪寧過來,笑著對她行禮:“臣妾韓才人見過郡主。”
  
  才人是什么漪寧不懂,既然要對她行禮,便只當是級別比較大的宮女,于是也沒太注意她的身份,只是好奇地看著她手里的小瓷壇,指了指問她:“這是什么?”
  
  韓才人笑著把小瓷壇放低了些給她看:“回稟郡主,是魚食,妾身在喂小金魚。你快過來看,魚兒們爭食的時候在打架,可好玩兒了。”
  
  漪寧站在原地沒有動,韓才人站在湖邊,離湖水太近了。她想了想搖頭:“我不過去,一不小心會掉下去的。”說著又指了指西邊,“你看太陽都要落下去了,我和太后娘娘約好了要學功夫呢。”說完,她繼續蹦蹦跳跳的就要離開。
  
  韓才人原本和春桃計劃的是讓安福郡主失足落水,春桃會水再跳下去把人救上來。春桃是她的婢女,郡主必然記得她的恩情,主動同她接近。如此一來,還能讓圣上念著她救了郡主的事對她寵愛幾分。
  
  可人到跟前兒了她才知道,這小丫頭別看才四歲,還真有些不好糊弄。眼瞧著人就要走了,她一時情急,下意識“哎呀”了一聲。
  
  漪寧聞聲回頭,詫異地望過來:“你怎么了?”
  
  韓才人面上露著難以掩飾的欣喜,對著漪寧擺手:“郡主快來看,這兒有條藍色的魚,身體還會發光呢。”
  
  漪寧不相信,站在原地沒動:“宮里才沒有藍色的魚呢,你騙人!”
  
  韓才人訕訕笑了兩下,又一副很真誠的樣子:“妾身真的瞧見了,不信郡主問春桃。”說著給旁邊的春桃使眼色。
  
  春桃笑著附和:“回郡主,剛剛的確有條藍色的魚跟小金魚一起搶食吃呢。”
  
  “真的嗎?”到底是小孩子,正是對什么都好奇的年紀。漪寧的腳步明顯一點點又折了回來,藍色的魚,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呢。
  
  韓才人見她過來,笑瞇瞇對她伸了手:“郡主快過來跟妾身一起看。”
  
  漪寧猶豫了一下,還是壯著膽子過去了。但似乎天生警惕,她到底沒站湖邊太近,只是探著腦袋仔細看著:“藍色的魚在哪兒呢,我怎的沒有瞧見?”
  
  韓才人見她還沒放下戒備,柔聲笑著哄道:“郡主別急,再等等,興許一會兒就出來了。”
  
  漪寧又耐著性子站了一會兒,嘆了口氣:“我不看了,奶奶還等著我呢。”說著轉身又要走。
  
  人好容易過來了,韓才人哪里肯放過,便拉著漪寧的胳膊哄著:“郡主再等等,一會兒真的會出來的。”
  
  漪寧不認識她,也很排斥她這樣拉著自己,于是努力的掙扎,明顯很不喜歡這個樣子:“我真的要走了,你不松手我會咬人的!”
  
  韓才人卻仍不肯撒手,還在柔聲哄著她。
  
  旁邊的春桃在一旁看著,突然將腳下的一顆石子往前一踢,圓滾滾的布滿綠蘚的石子好巧不巧滾落在韓才人的腳底下,她腳下頓時打滑。身體下意識的往后傾,搖搖晃晃著“噗通”一聲掉進了湖里。
  
  在落進湖水中的那一刻,韓才人的大腦都還是懵的,怎么一切都跟她計劃的不太一樣?
  
  猛灌了幾口湖水之后,她才漸漸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急得在湖中奮力掙扎著:“救,救命啊!春桃救我!”
  
  漪寧也有些被嚇著了,她好像也沒做什么,就拉扯間好像推了她一下,可是她才沒那么大力氣呢,這個人怎么突然自己就掉下去了呢?
  
  在她恍神的功夫,春桃已經跳進湖里去救人了。
  
  春桃也不知力氣不夠還是怎的,在湖里與韓才人二人翻騰了好久,愣是沒把韓才人給拖回岸上。漪寧看得著急,對宮女太監們喊:“你們快幫忙啊!”
  
  宮女太監們也急,可大家都不會水,誰敢上去幫忙啊。方才有個小太監已經跑去叫人了,她們只能在一旁等著,還有就是看緊了郡主,千萬別讓郡主再掉下去。否則,他們幾個小命都得玩兒完。
  
  兩名宮女更是已經上前將郡主護在自己身后了。
  
  太后下午歇了會兒晌,不料一覺睡到了此時,她醒來想到與孫女們的約定,便急著往御花園里趕。結果看到小太監慌里慌張的,她上前一問才知道是韓才人落水了,跟著就跑了過來,眼見韓才人在湖里掙扎,她想也沒想的跳下湖去救人了。
  
  一旁的宮女太監嚇得不輕,紛紛跪在了地上:“太后娘娘!”太后若有個三長兩短,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好在太后力氣不小,水性也好,又有春桃的配合,兩人總算是把已經昏迷的韓才人給弄回了岸上。
  
  巡邏的侍衛也已經趕來,看到這樣的局面紛紛跪在地上。
  
  太后急著罵道:“沒眼色的,跪什么跪,趕緊把這個什么才人弄回宮里去,再傳了御醫給她瞧瞧。”
  
  太后懿旨侍衛們自然不敢違背,抬了地上的韓才人走了。
  
  太后渾身濕漉漉的,卻也渾然不在意,只是彎腰問漪寧:“阿寧沒事吧?”
  
  漪寧搖搖頭,臉色卻有些發白,花瓣兒一樣的嘴唇微微顫動:“我不知道那個人怎么掉下去的,她說有藍色的小魚讓我過去看,我沒看到就說要去找奶奶練功夫,那個人拉著我非要讓我看,然后我不想看就掙扎,她就掉下去了。”她說的語無倫次的,明顯有些被嚇著了。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