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透視邪醫混花都 > 第1443章 真相只有一個

第1443章 真相只有一個


  “是誰?”
  
  段炎和鄭少、趙少心中猛然一驚,立刻轉過頭來。
  
  不過,他們并沒有看到洪少所說的那個“人”。
  
  “會不會是姓陳那小子?”這種氣氛下,鄭少有點驚疑不定。
  
  只能將那個“人”將陳軒聯系起來。
  
  如果是熟悉的人,四個富少就完全不害怕。
  
  但是如果他們背后藏著一個陌生人,就算不是兇手,四個富少都會感覺后背發涼。
  
  世界上最可怕的,永遠是未知的東西。
  
  段炎壓下驚異,皺起眉頭道:“洪少,你確定沒看錯吧?是不是一個人?”
  
  “絕對沒看錯,我看到一個人影從我們背后跑過去!”洪少也是強自鎮定下來,掃視一眼天臺,又道,“那家伙說不定還藏在天臺的某個位置。”
  
  “哼,說不定還真是姓陳那小子在搞鬼,想嚇唬我們四個人,沒那么容易!”段炎將那個黑影斷定為陳軒。
  
  而聽到段炎的話,其他三個富少緊張的情緒也緩解了許多。
  
  畢竟他們有四個人,面對一個陳軒有什么好怕的。
  
  “段少,姓陳那小子速度確實快,我看絕對是他!”
  
  洪少定下心來后,膽子又漸漸大了起來,他走到天臺中央,大聲叫道:“姓陳的,給老子滾出來!”
  
  “敢嚇人不敢露面,做縮頭烏龜是不是?”
  
  “快滾出來!看爺幾個不賞你耳光?”
  
  洪少叫了幾聲,天臺上靜悄悄的,一點動靜都沒有。
  
  “段少,看來那小子不敢出來了。”
  
  段炎左邊眼角沒來由跳了一下,考慮三秒之后,他開口道:“一起搜!天臺這么小,那小子能躲到哪里去?”
  
  其他三個富少當即點頭答應。
  
  四人保持兩到三米的距離,從天臺一邊往另一邊搜過去。
  
  不過遇到一些設施的阻隔,四個人就不得不分開了,因為設施遮擋,互相看不到對方的身影。
  
  這種情況,段炎隱隱感覺有點不對勁。
  
  “嗯?”他剛想讓其他三人聚集,突然間眼角余光,看到一個黑影從右邊水塔掠過。
  
  “姓陳的,你以為自己是老鼠是不是?”段炎猛地往那個方向沖過去。
  
  其他三人聽到聲音,也往段炎的方向趕。
  
  段炎率先跑到那座水塔后面,不過他沒有看到黑影,反而感覺鼻子突然吸入一股濕潤陰冷的氣流。
  
  “哈秋!”wavv
  
  段炎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真他媽見鬼了!”他感覺自己剛才有那么一瞬間,仿佛嗆到水一樣。
  
  但是這種感覺立馬消失。
  
  另外三個富少,還沒跑到段炎這邊,其中的洪少就看到一個黑影從他身側竄過去。
  
  “草!什么東西!”
  
  洪少想追,但是他突然間也和段炎一樣,吸入一股冷流。
  
  “哈秋!”
  
  洪少打了個噴嚏,不過并沒有把自己吸入什么東西當回事。
  
  他邁開半步,猶豫一下,又退了回來,還是不敢去追那個黑影。
  
  “段少、鄭少、趙少,那小子剛剛跑到我這邊來,你們過來一起包圍他!”
  
  段炎三人立刻跑過來,在天臺的各種設施里面仿佛捉迷藏似的,追著黑影跑。
  
  不過追了好一會兒,還是堵不到黑影,甚至看不清黑影究竟是不是陳軒。
  
  反而四個人追著追著又分開了。
  
  鄭少跑到天臺邊緣一排粗大的立式管道邊,突然感覺背后一陣陰風吹過。
  
  他渾身寒毛瞬間炸開,想也不想,下意識的揮拳往后打去。
  
  這一下還真打在了實物上!
  
  而且硬邦邦的!
  
  鄭少手臂被震得生疼,他害怕之下,反而更加發狠,轉身就要繼續攻擊背后的“人”,但是下一刻,他就感覺后腰被狠狠踹了一腳!
  
  “啊!”一聲慘叫,鄭少被直接踹出天臺,摔在樓下水泥地上,瞬間死亡。
  
  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沒看清偷襲的人究竟是誰。
  
  而這一聲慘叫,吸引了陳軒和俞飛彤等便衣的注意。
  
  所有人都知道天臺有情況,立刻往天臺趕來。
  
  段炎也終于意識到危機了,鄭少很可能已經被兇手殺害!
  
  “洪少、趙少,過來我這邊集合!”
  
  他話音一落,洪少立馬跑了過來,和段炎四目對視,兩人都發現對方臉色有點發白。
  
  “趙少呢?”段炎問出這句話時,就預感到不妙之處。
  
  “不知道啊!”
  
  洪少搖搖頭,他還處于驚魂未定的狀態。
  
  自鄭少發出慘叫、摔下去死亡之后,天臺上又是一片寂靜。
  
  完全沒有聽到趙少跑步的聲音。
  
  “趙少,你在就說句話!”段炎提高音量喊道。
  
  回應他的是一片黑暗和死寂。
  
  這一下,段炎和洪少兩個人一顆心全都涼了半截。
  
  他們知道,趙少此刻肯定也是兇多吉少了。
  
  突然之間,一個人影速度極快的來到兩人面前。
  
  把段炎和洪少狠狠嚇了一跳。
  
  兩人本來想拔腿就跑,但看清來人不是兇手,而是陳軒之后,才硬生生的止住腳步。
  
  “草,原來是你!鄭少和趙少被你怎么樣了?”段炎冷著臉質問道。
  
  他懷疑鄭少和趙少出事,很可能都是陳軒干的。
  
  而洪少聯想得更厲害了。
  
  說不定在這座小區犯下三起命案的,不是別人,就是眼前的陳軒!
  
  只是陳軒以協助警察破案的名義,重新進入小區作案,誰也懷疑不到他的身上!
  
  洪少只是這么一想,就覺得陳軒這個人太可怕、隱藏得太深了!
  
  其實段炎也立刻想到這一點,這一瞬間,他腦海中浮現很多經典偵探小說中的片段。
  
  兩人不自覺的往后退了兩步,和陳軒保持距離。
  
  陳軒可不知道這兩個家伙正在異想天開,而是冷冷說道:“我還想問你們是怎么回事,你居然還來質問我?”
  
  “剛才那個黑影難道不就是你嗎?姓陳的,其實你就是兇手吧!”段炎覺得自己的直覺很可能是正確的。
  
  而且他對自己的偵探能力很自信,現在看來,真相只有一個。
  
  陳軒就是那個變態連環殺人狂!
  
  “弱智!”陳軒差點被段炎氣笑,隨即右手一揚,又給了段炎一個大耳光子。
  
  抽得段炎瞬間懵住了。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