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透視邪醫混花都 > 第1825章 攀交

第1825章 攀交


  
      
  
      “軒轅戰這家伙,以為自己是誰啊,居然敢挑戰我們家邪帝大人!”張芷澄很不爽的說道,然后看著陳軒的眼睛,“陳軒,你快應戰,讓軒轅戰知道自己有多么不知天高地厚!”
  
      陳軒笑了笑道:“不急,先晾著他。”
  
      對于軒轅戰的邀戰,陳軒并不是不敢接。
  
      只是到了他這種級別,并不是誰的挑戰都必須接受的。
  
      否則今天跳出一個高手揚言挑戰,明天又跳出一個,難道他還得一個個接過去?
  
      這樣對陳軒來說既浪費時間,也是掉自己的身價。
  
      雖然這個軒轅戰不是一般高手,也許真的有挑戰他的資格。
  
      但接不接就完全看陳軒自己心情了。
  
      張芷澄很不理解:“為什么不接啊?你不知道這個軒轅戰多囂張,之前都發好幾條微博說要挑戰你了,而且每條微博都很陰陽怪氣,間接貶低你是縮頭烏龜,不敢應戰,準備白白讓出華夏第一高手的名號,下面的水軍評論更是惡心,全都是吹捧軒轅戰的,看得我快氣死了。”
  
      “芷澄,你干嘛要因為這種人置氣?軒轅戰想挑戰我,還得掂量一下自己夠不夠資格。”陳軒笑著摸了下張芷澄的玉頸,“而且我沒說我不接戰,只是不是現在,等時候差不多了,我自然會出手的。”
  
      “那你得早點決定哦,不然這個家伙肯定會越來越囂張,而且原本支持你的粉絲們,也會因為你避戰而感到失望,甚至脫粉,到時候你會承受很多罵名的。”張芷澄說的話,完全是為陳軒著想。
  
      陳軒也知道張芷澄是關心他,當即含笑而道:“我不會讓世人久等的,放心。”
  
      “那就好。”
  
      張芷澄說著,開始翻看軒轅戰微博下面的評論,一看之下,果然又被水軍控評了。
  
      這條微博發揮出來半個小時,網民們見邪帝沒有任何回應,都有些失望。
  
      在某個秘密基地里的軒轅戰,正準備再發一條微博,嘲諷陳軒一下,他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軒轅教官,請問現在方便通話嗎?”電話里傳出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軒轅戰不冷不熱的問道:“老高,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的,我朋友、也即是國內頂級富豪戴望,他的兒子戴經賦有事想求您。”這個中年男人每一句,都說得小心翼翼,且非常恭敬。
  
      軒轅戰聞言,頓時有些不悅:“我是什么身份,戴望是什么身份?他兒子夠資格求我嗎?”
  
      “這個……”老高被訓斥得語音一顫,但還是硬著頭皮繼續說道,“戴望說了,如果您愿意出手的話,戴家將獻出十個億作為酬謝,而且戴經賦所求,與那個陳軒有關……”
  
      “與邪帝陳軒有關?”
  
      軒轅戰一聽,立馬來了興趣。
  
      他這陣子正在培養屬于自己的秘密部隊,需要用上大量資源。
  
      而培養高手消耗的資源,與金錢是掛鉤的。
  
      所以錢這種東西,當然是多多益善。
  
      但真正讓軒轅戰感興趣的,還是陳軒。
  
      “讓戴經賦打電話給我。”
  
      聽到軒轅戰這句話,老高內心一松。
  
      緊接著便趕緊讓戴經賦撥打軒轅戰的電話號碼。
  
      接通之后,戴經賦克制著興奮欣喜之情,語帶敬意的問道:“軒轅教官您好,我是戴經賦,是這樣的,我最近想收拾一個叫陳軒的家伙,但是陳軒有邪帝當靠山,所以我才想到了您,您現在是華夏新的第一高手,邪帝肯定不是您對手,如果您愿意為我們戴家出一次面的話,不用您親自出手,我就可以把陳軒那小子給收拾了。”
  
      軒轅戰一聽,覺得十分好笑。
  
      敢情這個頂級富少,還不知道陳軒就是傳說中的邪帝。
  
      “戴經賦,實話告訴你吧,你想收拾的陳軒,其實就是邪帝。”
  
      軒轅戰一句話,讓戴經賦嚇得險些手機都掉下來。
  
      而他身邊的戴望則是瞬間臉色煞白。
  
      陳軒就是傳說中的邪帝?
  
      也就是說他們得罪的其實是邪帝。
  
      剎那之間,戴家父子倆都被嚇慘了。
  
      他們戴家雖然在國內很有能量,但邪帝哪里得罪得起?
  
      “怎么,被嚇壞了?”軒轅戰在電話里冷笑,“你們戴家就算得罪了邪帝,但有我在就不會出事,不過我要求的報酬是一百億。”
  
      現在世界各國在培養官方頂級高手上面,花費的巨資是普通人難以想象的。
  
      最強大的米國,每年都要花費上千億美金培養超級戰士,作為戰備。
  
      所以軒轅戰要求戴家出一百億,聽起來很夸張,其實并不算特別多。
  
      戴經賦聽到這么多錢,還很猶豫。
  
      但他的父親戴望卻是想也不想,立刻搶過手機答應道:“軒轅教官,您說的一百億沒有問題,我隨時都能準備好。”
  
      “你是戴望吧?既然你愿意提供一百億酬金,那行,以后你們戴家的事,就是我軒轅戰的事。”
  
      聽到軒轅戰的承諾,戴望和戴經賦欣喜若狂。
  
      原本還很擔心軒轅戰不好說話,畢竟軒轅戰從表面上看是一個很高傲囂張的人。
  
      但沒想到軒轅戰這么爽快就答應他們了。
  
      雖然一百億很讓他們肉痛,但是有軒轅戰當靠山,就不怕遭到邪帝陳軒的報復,這一百億花得太值了!
  
      “多謝軒轅教官!”戴望感激涕零,然后試探性的問道,“陳軒現在就在云東省會,您是不是要……”
  
      “我不可能去云東省找他,應該是他來找我!”軒轅戰傲然而道。
  
      他的意思,是要陳軒自己來挑戰他。
  
      戴望連連稱是:“瞧我這嘴巴,說錯話了,請軒轅教官大人不記小人過!您怎么可能屈尊來云東省找陳軒呢,就應該那小子去挑戰您。”
  
      軒轅戰可懶得聽戴望的阿諛奉承,他應了一句之后,就掛斷電話,繼續監督自己的部隊進行魔鬼特訓。
  
      ……
  
      深夜,張芷澄在客廳里刷微博,刷著刷著有點困了。
  
      香蝶蜜則是春水蕩漾的看著陳軒,似乎在暗示著什么。
  
      陳軒也看得出香蝶蜜的意思,這個狐媚子今晚又想要了。
  
      然而香蝶蜜還有另一層意思,她語氣撩人的道:“陳軒弟弟,你那雙修的法子那么好用,怎么不讓芷澄妹妹也試一下呢?”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表